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仿《世说新语》】巴山雨录·其三

#伪书 其一  其二

#有(伪)嫡母梗 注意避雷

#少量曹荀提及

光合四年,泰山郡丞诸葛珪之妻章氏有孕,后梦日薄于山阳,天冥冥至晦;继而满月出,天地复明。章氏既寤,语其夫,珪恐,以为不祥。适邻郡有异士名周宣,善占梦,珪乃往请解之。宣曰:“月满而明,照亮天下,其仪贵也。若得一子,或为相;若得一女,或为后。”珪甚异,遗重金以谢。即秋,得一子,遂名曰“亮”。亮即武侯。

后章武元年,先主即帝位,武侯以丞相录尚书事,假节。时宣事魏文,闻之,叹曰:“日出,则月为梦矣;日薄而月出,则万物皆为梦矣。纵华灯盛景,振策宇内,浩浩一梦,终有尽时。”[1]

——《巴山雨录·术解》

武侯喜着素纱广袂,简纹饰。行则流云波转,止若身被月华,萧萧然指麾三军。宣王尝睹其仪容于渭,亦赞曰:“可谓名士矣。”

时荆襄人士以为奇雅,多仿其服冠。登楼面街市而眺,熙熙攘攘,月白一片。见者或谓为“月城”。

——《巴山雨录·容止》

仲秋,先主邀武侯放舟赏月于锦江。是夜,人被月锦,船压星河。武侯望月而感曰:“操尝有诗云,‘明明如月,何时可掇’。盖求之不得,释之不忍者,其心皆若此,意远而甚佳。”先主行事每与魏武反,闻武侯赞之,心不悦,故饰词*曰:“操欲揽月而不得,福薄也。”武侯知其意,笑曰:“如若洪福绵长,当何如?”先主嘿然拥武侯,曰:“明明如月,此时可掇。”

——《巴山雨录·言语》

(*饰辞:托辞掩饰。【仅限此处】你也可以意译为“吃醋”。)

建安二十年,魏武于邺闻先主易其文,怒嗔曰:“竖子无耻之尤!前空赚吾香五斤,犹不为足,竟复窃吾诗文!”

时坐上先万岁亭侯荀彧子恽,魏武于无意中忽睹其容,佁然目以恽,既而强笑曰:“然讥吾福薄,其信也。吾月不复照亦久矣。”遂进恽为虎贲中郎将。[2]

——《巴山雨录·伤逝》

建兴三年秋,武侯平南中,还成都。仲秋,后主于宫中筵,以彰其功。会天雨,遂命群臣作赋以娱。武侯善章草,且工于属文,然平生不以藻饰骈赋为巧。众再三请之,方允。

即书“明明如月”,武侯忽觉心悸动,哽咽难平。后主遽止之,曰:“本无月,朕亦知其难为咏月赋,丞相无泣。”

宾客闻之皆莞尔,武侯亦复展颜,遂罢。

其赋虽未成,阅者皆以为其辞质朴,意味深长,不忍卒读。晋武素崇武侯,尝以千金购,藏于宫中。后佚。[3]

——《巴山雨录·文学》



【(伪)嫡母梗避雷预警】



孙夫人既归,性骄且扈,内室有侍婢百余人,皆配刀剑,先主亦畏之,顾其室而不入。

后主幼,垂髫之年。先主尝嬉之曰:“愿孙夫人为汝嫡母乎?”后主怵然问曰:“如不愿,或可易否?”先主顾左右无孙夫人婢,遂曰:“愿何人为汝父妻?”后主喜,切曰:“中郎将性良善,愿其为之!”

时武侯亦在侧,大窘。先主咥*,曰:“稚子无知也。既如此,当勉励之,否则无堪为其子。”

后命后主以师礼事武侯。

——《巴山雨录·言语》

(咥:大笑)


章武三年夏,四月癸已,先主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蜀中民嚎啕数日不止,如丧考妣。先主与武侯素意笃,既除丧,武侯言谈若常,略无哀戚意。宫中府中,事无巨细,必躬亲之。越明年,百废俱兴,政清民安,若先主在时。

先时,权尝以嫡妹仁妻先主,仁刚烈,后与先主多不睦,建安十六年还吴。即讣闻于吴,仁亦投江以殉先主,权使报武侯。

武侯闻之,沉吟不语,久曰:“死之,不易。然生之,犹胜其难。”遣尚书邓芝往武昌吊仁,并修好。

——《巴山雨录·伤逝》


建安十六年,先主入川。即行,夜访武侯,执其手惘然曰:“今一别,或经年不复见也。所虑者蜀道遥而险,尺素往来不便,纵思卿念卿,心与卿同,难得音讯。”武侯慰以戏言曰:“尝研奇门遁甲术,或可呼风唤雨。但见巴山夜雨,思刘郎也,犹鸿雁至。”

即建安十八年,武侯并西乡侯飞、顺平侯云,将兵溯流定白帝,与先主会。至营中,见一帐藏尺牍甚众,几充溢而盈其室。召从事,问所出,从事言为先主所书。武侯以为战事驿书,遂取数卷阅之,然其所记者皆毛举琐碎,似家书。怪之,遂以询先主。先主初顾左右而言他,武侯固请之,乃赧颜曰:“但逢巴山夜雨,辄以为得卿书耳。然不似孔明知之多也,无以使荆襄雨,故惟书所思所见于尺牍,以复之卿心。”

武侯亦腼腆,默然笑曰:“巴山雨何其多。”[4]

——《巴山雨录·宠礼》

建兴九年,大将军维时任征西将军,从武侯复出祁山,刈麦于上邽。武侯登祁连面旧都而眺,曰:“是夜巴山当雨。”大将军曰:“上邽去巴山千里,丞相何知巴山夜雨?”武侯失笑,继而怅然曰:“戏言耳,不足信。”

大将军性笃诚,兼素敬慕武侯见微知著之能,遂致书巴郡郡守以询。后得郡守书,言是夜果雨,三日未绝。朝野闻之,皆益伏武侯神识。

——《巴山夜雨·术解》



[1]周宣这个人确有其人,正史有记录,但生卒年不详,只知道善于解梦。他第一份可查的解梦记录是关于黄巾起义(184年)的,那时候周宣已经在郡守那里作门客并且有善于解梦之名了。并且他是乐安人,跟琅琊很近。因此丞相出生(181年)找他解梦是比较合理的……吧?

后来他去了洛阳,专门给曹丕解梦,比较有名的是这一段:

《三国志·魏书·方技传》:文帝问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地,化为双鸳鸯,此何谓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帝曰:“吾诈卿耳!”宣对曰:“夫梦者意耳,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毕,而黄门令奏宫人相杀。无几,帝复问曰:“我昨夜梦青气自地属天。”宣对曰:“天下当有贵女子冤死。”是时,帝已遣使赐甄后玺书,闻宣言而悔之,遣人追使者不及。


 曹丕赐死甄姬和先主登基是同年(221年)发生的事情,所以周宣得知自己解梦得到了应验也是可能的。希望这算不上考据的考据能给各位太太阅读这些文段增添了一点趣味吧。

周宣对于丞相的评价灵感来源于这里:

太阳未出时,全世界都像一个梦,唯有月亮是真实的;太阳出来后,全世界都真实了,唯有月亮像一个梦。

——《冬牧场》


 钱穆先生有言:“有一诸葛,已可使三国照耀后世,一如两汉。”我理解的丞相对于那个黑暗的时代而言,就像是月亮一般。是梦幻的,光芒是借来的,又是至黑之中至明的。

至于“日薄于山阳”,算是玩了【献帝(山阳公)和孔明同年生同年死,所以孔明=出宫献帝】这个梗吧,毕竟丞相的哥哥和弟弟都是从玉字旁的,只有他不一样,所以免不了要想象一下这个名字或许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上章玩了宝备姓名梗  这章玩丞相的吧

宝备:明明如月,你就是我的小月亮啊~

[2]曹操《与诸葛亮书》(出自《魏武帝文集》):今奉鸡舌香五斤,以表微意。

著名的鸡舌香梗不解释了 其实就是想曹老板你从宝备这拐了那么多人怎么着不得让宝备报个仇哈哈哈

曹老板:你从我这偷了个军师也就罢了,自己不好读书不通文墨还篡改我的诗借花献佛!

其实给曹老板选择了好几个用于骂宝备的词,备选的有大耳贼(由吕布友情提供),老革(由彭羕友情提供  你亮:不准说我主公老!我看谁敢!)后来觉得“竖子”比较文雅,符合曹老板的文人气质,而且他很喜欢给人当爹(大概是童年阴影吧)

(今天的我也要强调一下我是曹老板的粉不是黑)

《短歌行》里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句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可惜的是他的月亮建安十七年便永远的熄灭在寿春的黑夜中了。

[3]丞相善书法的说法来自北宋《宣和书谱》

“草书叙论”曰: 自汉晋宋以还,以草书得名者为多,流传于今者,蜀得诸葛亮。

 可见丞相的草书应该确实写得很好(考虑到他的性格我觉得应该是章草)很可惜的是没有真迹,唯一的传世手迹还是由王羲之临摹的《远涉帖》:

师徒远涉,道路甚艰;自及褒斜,幸皆无恙。使回,驰此,不复云云。亮顿首。

文中的“师徒”就是他和伯松。是在北伐回程写给瑾哥的。

这段阿斗安慰相父的话我构思的时候觉得还是很好玩的,写下来因为笔力不够就没那个感觉了,翻成现代文大概会表达的比较好:

丞相做不出来也没关系啦,本来就没有月亮,还要作赞美月亮的赋实在是强人所难,要我我也做不出来的,丞相别哭啦。

至于司马炎是丞相小粉丝的设定大家都懂哈哈哈 我怀疑丞相这样的大才没有诗文绝对是因为他跟唐太宗一样把偶像的作品全买断了然后带着陪葬了

[4]这个梗源自《黑衣人2》(这也能扯得上 脑洞也是没谁了……)

-我是天秤座 -你是萨塔人 

- I'm a Libra. - You're Zarthan. 

-你难过时总会下雨 -很多人在下雨的时候都会难过 

- When you get sad, it rains. - Lots of people get sad when it rains. 

-会下雨是因为你难过 

-It rains because you're sad, baby.

 老电影了 懂的自然懂 不懂也没关系

丞相最后说“巴山雨何其多。”第一层意思是,巴山的雨本来就很多,跟我想不想你没关系,那是逗你呢。第二层意思是说,没想到你给我写了这么多信,看来巴山真的下了很多雨。第三层意思是说,我想你,很想你。

感觉宝备说的话写得不太好,白话文应该是这样的:

每次遇到巴山夜雨,都觉得是得到了你的书信。但可惜我不像孔明一样见多识广,能够让荆襄也下起雨来,所以只能把想告诉你的写下来,来回复你的心意。

 至于最后为什么丞相能预测有雨……

你可以理解为他就是碰上了,因为巴蜀夜雨是大概率事件,也可以理解为你亮汤姆苏,一难过天就下雨,跟玛丽苏小说女主角一哭眼泪就变成宝石一样。他是季汉丞相,他不能哭,所以他的眼泪就变成了雨。

但或许他只是止不住想念一个见不到的人,就像巴山夜雨总是止不住地落一样。

这就是这伪书的标题来源。

(这其实是想到的第一个梗 不知道为什么到其三才写出来)


【评论可点梗 说不定会有其四】

评论(1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