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底特律:变人AU】应许之人 The Promised Person

又名:软体不稳定(不)

#GCPD!布鲁斯/仿生人!克拉克

#二代蝙超 灵感来自B站有弹幕评论卡姆斯基长得像贝尔

#注意避雷:布鲁斯韦恩没有成为蝙蝠侠

summary:你是仿生人还是人类不是由那个该死的塑料小圈决定的。

正文:

【01】

“我不需要任何搭档,更不想跟任何仿生人打交道!”

随着声音由远及近,戈登局长办公室的复合木门被用力地摔在墙上发出巨大响声,这让整个办公大厅的警员视线都集中了过来,带着或担忧或幸灾乐祸的目光。戈登揉揉额角,习以为常地按下按钮开启了四周玻璃墙的屏蔽功能,在一片温和的白亮包围之下现在只有他和怒气冲冲的布鲁斯韦恩。

“火气很大,探长。”戈登叹了口气站起来,把布鲁斯按向会客沙发,顺便关上了门堵住好事者最后的窥探,“异常仿生人的案子不顺利?没有线索?”

“我得到了异常仿生人的日记,是用多表置换码加密过的,正在着手破译。目前我已经掌握的是那里面反复提到一个词,耶利哥。”谈到案子,布鲁斯的口气和缓了许多,不过灰蓝色的眼睛目光仍然锐利如钢刃,“案子有进展我会向你汇报——那个仿生人是怎么回事?!”

“看来你们已经彼此认识过了?”戈登把咖啡放在茶几上推给布鲁斯,意料之中对方没有反应,仍然直直地瞪着他,“它是CK0229,名字是卡尔,模拟生命是最早的原型机之一,是……托马斯韦恩先生亲手设计的。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停运了很久,可能有十几年,具体地我不太清楚,不过现在又被重新启用了,我听说韦恩科技在把它送来之前给它做了功能升级。”戈登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冒着热气的咖啡,“我还以为它会让你有点亲切感。”

“你知道我讨厌这种说法。”布鲁斯移开目光,“我不需要任何帮手,而且你知道我从不雇佣任何仿生人。”

“这话从全球最大的仿生人公司的股权所有者口中说出来非常有可信度。”戈登漫不经心地说,注意到布鲁斯不悦地眯起眼睛便知道自己该见好就收,恐怕再用这些事刺他就会彻底惹恼对方,“我当然非常相信你的能力,布鲁斯,但我也没有办法——这是阿尔弗雷德的意思。”

“阿尔弗雷德?!”这个名字彻底踩了布鲁斯的尾巴,甚至让他下意识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为什么要插手?!他早就不是我的监护人了,我允许他待在那里只是出于对我父母的尊重,为什么他就不能——”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过激动因而显得不太专业,年轻的探长不动声色,装作拉直对于出警而言裁剪过于考究的西装下摆的样子,“显然,现在也只有他有权利重启父亲亲手制作的原型机。”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又板板正正地坐回沙发上。

戈登又叹了口气——这是第几次叹气了?“你别太苛责他,他一个人守着大宅子好几年了吧。你去年圣诞节回去过的?”

布鲁斯没有回答,不过这就已经算是答案了。

“你是我们这里负伤率最高的警员,布鲁斯,”戈登知道对方很快就要被说服了,“也是最好的。”他满意的看到布鲁斯有些别扭地抿紧薄唇,“所以,算是帮我个忙,也是帮阿尔弗雷德的忙,别再让我们为你操心了,好吗?你只要带着它就好,不必带它进现场,不必费心和他说什么,把它当成你的汽车摆件也行。你会发现它在适当的时候会非常有用。”

有很长一段时间布鲁斯韦恩一动不动,猫一般收紧的瞳孔中射出锐利的目光,让面前杯中滚烫的咖啡蒸腾的热气有了龙息般的硫磺味。“我不喜欢仿生人。”他不情愿地拉长声音,不过眉心紧锁的折痕渐渐舒展了,“告诉阿尔弗雷德,今年春假我会考虑回去看看的——没有案子的话。”

“你该自己跟他说。”基本上是看着面前的年轻人长大的操心局长终于舒心地笑起来,布鲁斯站起来,再一次不自在地拉直衣服下摆,无意识地抚平每一道褶皱,“咖啡?”戈登朝桌子上仍在冒热气的杯子点点下巴。

“回来再喝。”布鲁斯露出一个介于嗤笑和苦笑之间的表情,“刚刚接到消息,考文垂区又出现了一起仿生人的案子,不一样的事这次报案的是行凶的仿生人自己,或许会是个突破口。我回来是为了取搜擦令。”在收到戈登别有深意的凝视后探长又皱起了眉,似乎极不情愿地吐出接下来的句子,“——顺便带着那个仿生人,只要他不碍到我。他的名字是?”

“卡尔。”

回应他是在空中打晃的劣质符合木门发出的吱呀声。不得不习以为常的哥谭警察局局长耸耸肩,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布鲁斯韦恩:仿生人的“上帝之子”?》

实时更新电子书封面上是一张二十年前的照片,黑发蓝眼的年幼男孩紧紧拉着身边一个男子的手,低垂着头无助,甚至有些困惑地看着远方,周围环绕着那个时期哥谭的名流政要,纷乱熙攘的人群在虚焦的背景中模糊,陷入一片黑与蓝交织的光影中。那是在玛莎和托马斯韦恩的葬礼上拍摄的,照片轰动一时,摄影师甚至凭借这张照片拿到了当年的普利策新闻摄影奖。

他轻轻触摸屏幕翻页,阅读着上面的文字,文章叙述了最近发生在哥谭市的一系列异常仿生人案件,以及哥谭警察局目前的案件负责人——那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男孩——布鲁斯韦恩探长。照片中的他正好在一座教堂中,那是上个周四发生的仿生人劫持人质案件之后拍摄的,异常的仿生人带着不满六岁的人质藏匿到哥谭圣心教堂的钟楼之中。前往负责谈判的布鲁斯韦恩脸上还沾着被现场特警击毙的仿生人喷溅的蓝血,将刚刚被救下的孩子当在风衣后,一脸不耐烦地对着镜头做了个粗俗的手势(被马赛克遮盖了)。阳光从他身后的巨大圆形玫瑰窗中滴落,让布鲁斯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轮廓。

在此前美国国家广播电视台发起的“谁改变了二十一世纪?”大型评选调查中,托马斯韦恩,韦恩集团的前任所有者,同时也是著名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慈善家,以超过半数的得票率毫无疑问地稳居头榜。韦恩先生曾在他生前接受的最后一次采访中表示,“我理解一段时间内人们会出现’被仿生人代替’的恐慌,但当我们学会像接受一个新朋友那样接受他们之后,就会发现他们只是会给人类带来了变的更好的机会。”

然而事实果然如此吗?只要关注新闻,不难发现,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出现了以哥谭,“韦恩的领土”为中心爆发了一场蔓延全国的仿生人病毒,越来越多的仿生人开始出现难以解释的异常行为。对此韦恩集团模拟生命研发部给出的解释是这只是机体生产中代码编制发生的微小错误,并在仿生人讯息共享的过程中传递了病毒。这样模糊而故弄玄虚的答案很难让人满意,但韦恩集团给出的丰厚召回问题机型赔偿却足以堵住众口。

讽刺的是,似乎正为了印证韦恩集团一贯“负责到底”的良好服务理念,哥谭警察局派出受理相关异常仿生人刑事案件的探长正是布鲁斯韦恩,托马斯韦恩的独生子。一直以来,布鲁斯韦恩都因为他各种意义上的特立独行而备受关注,而这一次他同意接手异常仿生人的案件又引发了新一轮讨论。二十年前的那起“小巷谋杀案”虽然早已经远去,但他的影响余波至今未平,有许多分析人士指出韦恩夫妇的死彻底改变了仿生人科技的未来发展前景和哥谭的局势,同样也改变了布鲁斯韦恩本人。舆论普遍认为,这位公子哥会成为一名警察是因为他目睹父母的死亡受到了极大震撼。

布鲁斯韦恩拒绝为此接受采访,而哥谭警察局的戈登局长表示,派遣韦恩探长负责纯粹是因为异常仿生人案件事关重大,需要优秀的专业人士进行侦查工作,而韦恩探长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此前轰动全国的哥谭黑社会“教父”法尔科内落网,以及前市长“企鹅人”波洛瓦尔贪污案都是由布鲁斯韦恩作为主要负责人,他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布鲁斯韦恩兼具韦恩集团最大股东和“仿生人取代人类的最大受害者”的双重身份,不管是倾向于为了公司利益还是为了复仇,都很难说他能够保持公正的态度。不过就目前看来,韦恩探长的表现较为强硬,与他一贯的办案表现相比没什么变化。

宙斯屠戮父神十二旧神之王克洛诺斯,咸海提亚玛特的尸骸化作巴比伦的城池与神庙,人类的神话中,造物主总是不得不以死亡为结局让位于他的造物。同样的命运是否会发生在人类自己身上?一系列仿生人异常案件究竟如韦恩集团所说,仅仅是“微小错误”,还是革命的前兆?这位仿生人的“上帝之子”、“以马内利”,终究会成为仿生人的救世主,还是敲钟人?

卡尔额角的蓝色LED灯闪了闪,在他继续翻阅下一篇文章之前,电子书被人抽走仍在了茶水间的桌上。卡尔抬起头,来人正是布鲁斯韦恩。他坐在了自己的对面,但并没有在看他。他在思考,手撑着额头,表情隐没在阴影中。

“韦恩探长。”仿生人露出明亮的微笑,把刚刚准备好的温热红茶递给他,“我想你已经从戈登局长那里证实了我的说法,希望我没添什么麻烦。”

作为回应,布鲁斯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只是呼噜呼噜地灌了几口热茶,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这是个好开始,至少对于他们目前的关系来说。卡尔乐观地这样想,或许他可以很轻松地完成任务,根据计算,在和戈登局长交谈以后布鲁斯韦恩为难他的几率下降到了21%。

“马上就到午饭时间了,你的同事超过三分之二已经选择了休息,你已经连续工作了超过十二小时,现在是时候放松一下了。”他轻快地说,系统同时开始愉快地为他的新搭档规划午餐——今天光照充足,能见度极佳,适宜选择室内光线明亮的餐厅,根据韦恩探长目前的身体状况,他应该摄入更多柑橘类水果,或许奎因第五大道上的地中海餐厅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选择,而且据这里只有一个街区。那家餐厅的装修风格以海蓝色和白色为主,根据韦恩先生的领带、袖扣以及手帕选择可以推断他偏好蓝色。他会喜欢那家餐厅的。卡尔自豪地对自己这样说,“我们现在出发吧,我已经叫了出租车,我们可以在路上多聊一些关于彼此的事情,鉴于我们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增进对彼此的了解会是一个好的开始。”他对布鲁斯露出一个标准的杜彻尼微笑,而后者已经抬起了头,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现在韦恩探长的心情指数下降了23个百分点,他刚刚不该提同事的事的——韦恩先生的同事关系非常糟糕,他的Facebook只更新过十二条(其中有十条都是一些晦涩不明的语言和模糊的照片),却有438个dislike。卡尔紧抿嘴眨眨眼,等待着具体的指令。

“你是我父亲亲自制作的原型机,父亲生前设计的原型机屈指可数,目前仍在运行的更是几乎没有。”布鲁斯慢慢地说,他的声音中包含着一些卡尔无法分析的东西,“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LED灯又闪了闪。“我想听听你的答案,韦恩探长。”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径直走出了茶水间。卡尔也跟着站起来,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跟上布鲁斯。阿尔弗雷德先生给他的指令是“照顾好布鲁斯”,这意味着他把临时指令权移交给了布鲁斯(但卡尔认为阿尔弗雷德的指令权高于布鲁斯),现在他应该依照韦恩探长的指令行事。额角的黄圈因为他的运算开始闪烁。

毫无疑问,韦恩探长的行为非常难以预测,而且考虑他从来没有使用过任何仿生人,这使“布鲁斯韦恩厌恶仿生人”的可能性提高到了67%。卡尔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或许现在他不该再做任何有可能惹恼探长的事情了。仿生人在思考(或者说运算)的时候脸颊微微鼓起,这样真实的动作模组经常会让人误认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真人。

韦恩探长不会把自己丢在这里的。仿生人对此莫名有很大信心,尽管它的分析结果并不支持这一点,它还是决定老实地坐在椅子上等待探长的归来,双手紧张地抵在并拢的膝盖上。

好在布鲁斯并没有让仿生人失望。经过两分钟又二十五秒的等待,布鲁斯重新回到了卡尔的视线中,抱着一件对这个季节来说稍显厚重的大衣和毛线帽。“穿上。”他一股脑地把衣服扔给仿生人,“取消餐厅的预定,把出租车的目的地改为考文垂区卡姆斯基街40号。”“但——”“这是命令。”韦恩的声音掺杂着隐约的嘶嘶声,暗示着他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你们仿生人最擅长的不就是完成命令?”

布鲁斯韦恩回心转意的几率为0.23%。卡尔垂下眼帘,几乎在一瞬间完成了全部指令,他默默穿上了布鲁斯给他找来的大衣,“我可以知道你提出这些要求的理由吗,韦恩探长。”

韦恩探长对这个问题感到不耐烦并拒绝回答的概率为83.2%

但运算没有预建的是,一丝笑容在布鲁斯脸上一闪而过。卡尔眨眨眼,它把那一幕作为图像保存了下来上传云端——仅仅是作为布鲁斯韦恩的相关资料保存而已,也许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用途,但往后说不准会派上什么大用场。“你读过了,不是吗,关于我。”他的目光意有所指地划过电子书,“被别有用心的人目击到我和仿生人同进同出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我们即将要去的地方是案发现场。我想现在记者早就把那里围得跟鱼罐头一样——就又腥又臭而言,他们还真是惊人的一致。”

“但根据往常你所获得的舆论评价,有超过45%的可能我会被认作你的新男友。你只要把握当成哥谭警察局订购的一般警用机器人就好——”“那就让他们那么认为好了。”韦恩探长看起来满不在乎,他穿上了自己那件标志性的黑色风衣,“新的命令,禁止对我指手画脚,我怎么对待你我心里有数,不需要你来教导。”

“很抱歉,我只是不想让你为难。”卡尔眨眨眼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毛线帽。布鲁斯见状劈手夺过帽子,按住仿生人头顶翘起的几缕碎发把帽子拉下来,随意地拍了拍他的脑袋,似乎对他的成果很满意。“别动。”他握住仿生人企图调整帽子的手,“这样就很好。”

“但模控生命的规定是仿生人不能遮盖——”

“你是仿生人还是人类不是由那个该死的塑料小圈决定的。”布鲁斯冷淡地说,他迅速地把手松开插回衣兜,留给卡尔一个背影,设计的过于时髦的锯齿状下摆犹如蝙蝠撕裂夜空的羽翼。

这大概是“跟上”的意思。卡尔抚摸着刚刚被触摸的手腕,当它发觉自己无意识地进行着这个动作时感到有些困惑。帽子遮盖之下,LED灯的黄光闪烁着。

【TBC】

开学挖坑 自掘坟墓

但底特律太好吸了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求别问以前的坑填不填了 统一回复 恋爱咨询和姥爷养猫会填的 真的会填的(捂脸)别的真不好说了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