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蝙超/BS】蝙蝠侠的恋爱咨询 12

前文 01/02/03/04/05/06/07/08/09/10/11

【12】

“我理应立刻将你送到GCPD,但现在情况特殊,我不会那么做,韦恩先生。”他很久没听到过卡尔这样说话了,焦躁地、痛苦地、不知所措地,让他想起那个夜晚,“请立刻跟我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超人,”布鲁斯放开海伦娜,尽管女孩还抓着他的衣角。双重身份的问题在于,他必须拿同样的戏码对着同一个人演两遍,“听我说,事情不像——”

“现在恐怕没有商量的余地了。”超人紧盯着他,眸子就像是冰原上冻得发蓝的冰块,“媒体和警察正在找你,事实上,他们正在向着这里来,你应该明白如果被他们发现你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你必须立刻离开,剩下的事情将由正义联盟接手。”

一直蜷缩在布鲁斯外套里的海伦娜不安地来回看着卡尔和布鲁斯,感受到女孩的注视,超人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没关系,海伦娜,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很快就会救你出去。”

“不行。”布鲁斯强迫自己与超人对视。

他低低地悬浮在空中,红色的披风微微摇曳,身体紧绷挺拔,似乎随时准备冲入云霄。尽管这个房间如此昏暗,他离他如此近,他仍然不能忽视卡尔身上散发的光芒,那光芒是如此耀眼,仿佛他携带了一整个太阳。

“我怎样都无所谓,我不在乎。海伦娜不是唯一一个,我不能——”

“我知道。但有人在乎。”卡尔的语气轻描淡写,但布鲁斯感觉自己的心脏因此瞬间停止了工作——片刻后它又恢复了正常,不过是以更快的频率跳动着,“我现在送你和海伦娜凯尔离开,然后我会再回来找其他孩子。”

“你知道我的名字。”海伦娜似乎有些惊讶,这让她离超人更近了些,“你是这位先生的朋友吗?”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两个大人都愣住了,超人沉默了半晌,布鲁斯感受到他沉重的视线压在自己的眼睑上,因此他无法回应他的目光,只能假装打量着这间房间,实际上心乱如麻,企鹅人、超人、海伦娜、媒体……一个又一个的变数让这个夜晚变得过于古怪。将他引向这里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媒体又怎么会牵扯进来?是否应该跟超人坦白身份?该跟他合作还是找机会甩掉他?隐隐地他感觉到一条线在大脑中形成,就像清晨穿透阳光的金线,为他指示着这一切的答案,只是现在还太过模糊,他无法看清那条线的终点。

“是的,我和韦恩先生是朋友。”抑制住惊讶,布鲁斯飞快地看向超人,后者只是附身帮女孩裹紧他先前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所以,安心吧,海伦娜。韦恩先生已经做了很多,接下来的一切就交给我们了。”他将什么东西放到了女孩手中,这让布鲁斯触电般的僵硬了——那是一个蝙蝠镖。“拿着这个,好姑娘。”超人的声音很柔和,刚才的烦乱和焦躁消失了,“蝙蝠侠不会让哥谭的女孩受苦的,他在保护你,记住这一点。”他的声音放低了,就像雨落进湖中,“所以我们也要帮他的忙,不是吗?蝙蝠侠遇到了麻烦,现在只有你能帮助他解决。”

“我能帮助蝙蝠侠?”女孩眨了眨眼,她已经不再抽泣了。

“是的,这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想帮帮蝙蝠侠,他为我做了很多,我希望自己也能回报他哪怕一点点。”超人落到了地上。他那永远紧绷,呈一道优雅如天鹅脖颈弧线的脚踝松弛下来,放松地、信任地踩进厚厚的地毯中。于是光芒消失了,他单膝跪地,不像是朝圣的圣徒或是授勋的骑士,而是一个——克拉克蹲下身握住海伦娜的一只手,亲切地平视着她,“蝙蝠侠一直在找你,找你们。你们对他来说很重要。现在,海伦娜,只有你知道其他那些孩子在那里,你能想起一点和他们有关的事吗?哪怕一点点也可以,这就可以帮到我和蝙蝠侠。”

女孩紧抿着嘴,小心地捏着那个蝙蝠镖。布鲁斯若有所思,或者几乎可以说是困惑地看着超人。或许他不明白对于哥谭人而言蝙蝠侠意味着什么,他不是什么哥谭的守护神之类的,如果是,也算是恶灵那一类的——每个城市都会有属于他自己的恶灵传说不是吗。用来告诫年幼的孩子规规矩矩地走在阳光灿烂上学路的正中,不要好奇地窥伺两旁的黑暗,否则恶魔便会伺机将他们拖入其中——老掉牙的故事,这不会有什么帮助的。

他望着那燃烧的炉火,超人的面庞在这橘红色的暖光映衬下不再完美如神庙中的神低,他的轮廓显得有些模糊,脸庞和脖颈上细小而透明的汗毛甚至让他看起来散发着毛茸茸的微光。察觉自己的走神,愤怒和耻辱的火焰再度燃烧起来。这不对头,一切都不对头,牵扯上超人的一切都乱了套——或者这不过是在推卸责任罢了。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了。

“……我还是想不出来。”海伦娜的小脸上写满了委屈,“我真的尽力去想了,但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我越是想记起来就越——”“没事,没关系,海伦娜。”超人轻轻叹了口气,他温柔地抱起海伦娜,“我会想办法的,但现在我首先要把你们带走。韦恩先生不能在这里呆更久了。”他再次看向布鲁斯,向他伸出空着的那只手,“现在我们走吧,先生。你有我的保证,我会救出所有孩子的。”他顿了顿,“为了哥谭。”

“为了哥谭。”布鲁斯低声重复了一遍,握住了他的手。

随后的一切发生的很快。这不是他第一次搭超人的“便车”,在联盟并肩作战的时候这种情况并不罕见,超人把他们空投到预定的地点……但以人类,或者说,以单纯的布鲁斯韦恩的身份来体验这一切还是有些不同。他的掌心紧紧贴着超人充满生命力的肌体,热度隔着一层轻薄的氪星布料渗入他的体内,这样的温度在晚风中几乎将人灼伤。哥谭的景色在他们身下一闪而过,他们正处在千米高空之上。布鲁斯沉默地攀紧了克拉克的肩膀,毫无疑问,这就是他物理意义上此刻生命的依托,他的生命承载在克拉克的之上,他将处置自己生命的权利完整地交到了克拉克手上——而这总是会给人一些奇妙的感受。

而海伦娜显然没有布鲁斯那么复杂的想法,此刻清洁的晚风和这个新奇的视角似乎已经让她忘记了在冰山中经历的种种不快,她的脸庞冻得发红,毫无疑问是感冒的征兆,但此刻只是让她的眼睛显得更加闪闪发亮。

超人把他们放在了布鲁斯预先定好阿尔弗雷德接应的地点,布鲁斯将海伦娜交给了事先接到他通知的阿尔弗雷德。

“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把这一切忘了,韦恩先生。明天早晨起来你会发现这世界一切正常。”超人再度回到了空中。

“等等。”月色中垂下的红披风银光闪闪,超人停住了动作,但他没有转身。

“如果我真的是他们中的一员呢,超人?如果我资助正义联盟只是为了麻痹你们呢?如果我真的打算……说到底,你对我一无所知,不是吗?”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怎样难看,体面全失。急切的、挑衅的、跳梁小丑般的、……畏惧的。

畏惧他的答案,又渴望知晓他的答案。

“你的所作所为,只要我想,我随时能够知道。”超人猛然回头,月光模糊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我奉劝你,不论你之前有没有这样的打算,不要再有了。这不是威胁,这是通知。我把你从这里带走跟你有没有资助正义联盟,会不会影响明天的股市波动都没有关系。说到底,这次行动与正义联盟无关。”他顿了一下,“你在哥谭重建计划启动仪式上说过的,’明日只有一梦之遥’。”他再次回转身,整个人在明亮的月光中消失成剪影,“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像媒体所说的那样,是为了竞选市长做铺垫而说得空话,也无意关心你的灵魂是高尚还是卑劣,但你的确给了哥谭一个梦——我不希望那个梦破灭。”

或许是我不希望自己的那个梦破灭。

“照顾好海伦娜,韦恩先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别让自己后悔。”他低声说。

随后超人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酝酿冲入云霄的力量,然而这个过程被打断了——他就像一只中箭的鸟那样,身子的一边歪斜着,失控地栽向地面。“C——卡尔!”布鲁斯顾不得别的,冲上去扶起他。克拉克的身体很烫。所以刚才的事情并不是他的幻觉,克拉克的确在发热,“怎么回事?!”“我没事!”克拉克反射性地甩开他,巨大而突然的力度让布鲁斯失去平衡向后栽去。这种程度的推搡对布鲁斯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卡尔似乎却反而成了更吃惊的那个。他手足无措地看着布鲁斯,澄澈的双眼如同积蓄着泪水一般明亮,映出令人头晕目眩的波光。他似乎想要伸手拉起在布鲁斯,但伸出手之后却又如梦方醒地停住了,乍现的脆弱随即被超人标志性的坚毅表情覆盖。在布鲁斯来得及说出什么之前,他迅速地转过了身,跌跌撞撞地冲上了天空。

“您很会聊天,老爷。”早就等在一边的阿尔弗雷德此刻才现身,“关于今晚的事您有什么头绪吗?”“有人在监视我的行动,并且他比我原先想象的更了解我。我想他的初衷是阻止企鹅人的同时陷害布鲁斯韦恩,或许他是我们某个共同的敌人。”布鲁斯打开后备箱取出装备,“这是个陷阱,但我不得不跳进去。”“但是现在有人能把您拉上来,不是吗?”阿尔弗雷德帮助他固定好臂甲,用泊车器启动了早已在街角待命的蝙蝠摩托,“不管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他显然没有预测到超人的出现——不过某种意义上这似乎让情况变的更复杂了。”

布鲁斯转头看向他的管家,某些童年记忆的片段短暂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葬礼,洞窟,坠落,蝙蝠,黑暗——然后是上升,是光明。

“那个笨蛋。”他戴上头盔,咬牙切齿地说。

目送着蝙蝠侠消失在超人飞走的方向,阿尔弗雷德坐回了车里。又是一个亡命的夜晚。不过此刻他倒是并不怎么担心自家老爷的安全,毕竟有超人在不会出什么大事——即使是为了超人,老爷也不会让自己出什么大事,这意味着至少这个夜晚他可以轻松些了。海伦娜已经换上了他准备好的衣服,正局促不安地看着他。“你好,海伦娜小姐。”阿尔弗雷德看着这有些熟悉的一幕忍不住笑了,同样是布鲁斯从危机中拯救的孩子,同样是机警而渴望安全的眼神……同样是灰绿色的眼睛,“我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是布鲁斯老爷的管家,老爷把照顾您的任务交给我了。”“你好,潘尼沃斯先生。”女孩有些怯生生地对他挤出一个微笑,“但——布鲁斯去哪了?”“布鲁斯老爷有工作要处理,由我先送小姐回家。”这样的借口在此刻有些牵强,不过像海伦娜这样年纪的女孩还不至于因此而起疑。“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或许是因为经历了种种苦难,这孩子似乎比前两位少爷初来时更缺乏安全感。阿尔弗雷德怜惜地叹了口气,犹豫着该如何答复女孩才能不至于让她感到被遗弃。

“我想给他打个电话。”女孩坚定地看着他,堵住了阿尔弗雷德即将脱口而出的拒绝,“关于其他孩子被关在哪里,我想起来了一些事情。我必须告诉布鲁斯和超人!”

【TBC】

阿福:老爷你退群吧,搭讪方面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韦恩。

大家可以猜一下本文中的boss是谁 我觉得作为大家的熟人应该会蛮好猜的

评论(1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