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蝙超/BS】蝙蝠侠的恋爱咨询 11

前文 01/02/03/04/05/06/07/08/09/10


【11】

企鹅人的包间里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克拉克顾不上布鲁斯,将注意力集中在对话上。企鹅人显然也对这高的没道理的出价感到怀疑,但最终他还是对身边的手下吩咐了几句让他们把人带到房间去。随后就有几个黑色燕尾服的侍者簇拥到布鲁斯身边,将他带离大厅。克拉克也站起身,他感觉自己冰凉的手脚发麻,剧烈跳动的心脏让他眼前一片模糊,但还是悄悄跟了上去。

出门后跟在布鲁斯身边的有四个人,克拉克用X视线检查了一下,身上都配枪,要把他们在瞬间打倒不是什么问题,但不能保证不会连累布鲁斯。大脑高速运转着,此刻克拉克开始后悔为什么此前没有向蝙蝠侠请教近身格斗的诀窍,只能想个办法硬拼了,速度够快的话能把布鲁斯从他们中间弄出来,他们还来不及知道到底是什么出现了。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护送”布鲁斯的四个人都极其警觉,其中一个人似乎察觉了克拉克的跟踪回过头来,好在旁边正好是洗手间,他用人类难以察觉的速度闪身躲了进去,只是用听觉跟随他们,打算等他们把布鲁斯送到房间再跟上。

“不好意思,先生们。”突然布鲁斯的声音响起,“请稍等一下,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这怎么可能?布鲁斯韦恩怎么可能……顾不上惊讶,克拉克只能屏住呼吸躲进了洗手间隔间,心里祈祷着对方千万不要发现——在这一晚上的种种古怪之后他现在不知道如何面对布鲁斯。然而这个夜晚连拉奥也听不见他的祷告。布鲁斯韦恩走进洗手间后依次打开了所有水龙头,然后径直朝他的隔间走来。当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克拉克的心跳一滞。

“克拉克。”或许是灯光的原因,或许是面具的覆盖,此刻布鲁斯显得如此陌生,“我本想让你远离这一切,但事已至此,遮掩下去已经于事无补。我知道这看起来像什么,可我仍然要请求你相信我,我们在这里的目的是一样的。”刚刚录像上的画面在克拉克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他还来不及开口质问布鲁斯就用手指压住了他的嘴唇,而这让他浑身触电般的一僵,“你不要说话,虽然流水能隔绝窃听,但效果有限,”他的声音极低,甚至比气声还要弱,“他们走开以后,你回大厅去,等这一切结束,我会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企鹅人,消失的孩子去了哪里,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以及……关于我们共同的朋友的一些问题。”

共同的朋友。难道是蝙蝠侠?眼下看来只有这个选项是克拉克可以接受的。

布鲁斯的手指仍然压在他的嘴唇上,但克拉克感觉更像是整个地球此刻就压在他的心上,他几乎把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瞪着布鲁斯,好像这样他就能得到一个答案一般。布鲁斯始终回避着他的目光,薄唇绷紧成一条苦涩的直线。出不管从哪个角度,他都不能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那唯一一个合理的答案克拉克无法接受。

“韦恩先生?”洗手间外传来礼貌地询问声,克拉克垂下眼表达了接受,布鲁斯收回手,他的动作极其缓慢,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阻止着他回到企鹅人的手下身边一般。“克拉克。”他又轻轻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克拉克感觉他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布鲁斯只是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便离开了。

值得信赖的名字多少让他觉得心安了,布鲁斯韦恩不可能冒用蝙蝠侠的名号,他知道那会给他招来什么。克拉克安静地等待着走廊上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自己的心跳平复下来,这才闪身回到会场。拍卖时的陈设此时已经全部消失了,这里又再一次变的明亮华丽,就像一个普通的化妆舞会那样,衣香鬓影伴着爵士乐队的曲子相互依偎着翩翩起舞,彬彬有礼的燕尾服侍者奉上闪光的酒水,精美的如同琉璃的食物铺满了花纹繁复的长桌,然而克拉克对这一切都毫无胃口,甚至是无法产生任何生理上的兴趣。他尽可能地把自己蜷缩在大厅的阴影之中,盯着那些仍在取乐的男女,无法克制眼中的愤怒。

呆在这里的每一秒都叫他恶心。他当然不想像个傻瓜似的等在这里,但毫无疑问,刚刚发生的种种异常已经引起了企鹅人的怀疑,不需要超能力克拉克也能察觉企鹅人那滑稽的扁脑袋里在想什么法子摆平自己。这也太可笑了,企鹅人不过是个帮派头目,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和什么做对。这样想着,克拉克索性从路过的侍者托盘上取了一杯香槟走向了企鹅人。

那家伙正在和某个和他一样的衣冠禽兽聊着什么,发出尖厉的大笑,但克拉克知道那不是集中他全部注意力的人,当自己走向企鹅人的时候,他一直病态佝偻着的脊背稍稍有些绷直了。“您好,先生,”片刻后企鹅人转过身来,“您今天晚上一直不太愉快,不是吗?”

“您记得住我?”克拉克微微眯了眯眼,或许他需要重新评估哥谭的恶人了,“我对人类没什么办法,不过我很擅长辨识鸟类,翠鸟先生,如果您不介意我这么称呼您的话,这是这里的规矩。翠鸟是一种非常美丽的鸟,尤其是他羽毛的颜色。东方国家有一种叫做点翠的工艺,他们会把翠鸟颈部周围的羽毛剪下来,镶嵌在首饰上,比绿松石还要美丽。”

“您对鸟类很了解。”克拉克透过蓝色的翠鸟面具盯着他,或许是眼光太过严厉,企鹅人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更喜欢说,我对’美’有些研究。”他露出谦虚的微笑,而让人恶心的是,这谦虚是真实的。

“那么,今天的拍卖也是相同的原因吗?您想让更多人感受到美?”克拉克知道自己不该太鲁莽,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您知道吗,被取下颈周羽毛的翠鸟很快就会死去,因此现在工匠已经不再使用翠鸟羽毛了,他们通常会将鹅毛染色,或者是直接用蓝色的锦缎。可惜。”企鹅人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依旧自话自说,从容地弹了弹雪茄的烟灰,“不过您的面具确确实实是翠鸟的羽毛所制,我可不喜欢假货,就像我们今天的幸运儿的面具是货真价实的来自欧洲大陆的雕鸮所制一样。不过猫头鹰都是色盲,他们无法辨识色彩,因此它们会错过一些美丽的东西也就不足为奇了。”他意有所指地打量着克拉克,露骨的目光让克拉克几乎要把手里的玻璃杯捏碎。

“看得出来,这场拍卖让您投入不小。”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很好奇仅卖出一件商品能否让您收回成本。”

“这个嘛,您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很多库存。”企鹅人表现的就像个上市公司的企业家,骄傲地举起他的酒杯作为锤子,“今天不过是一次试水,那些想要的人自然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或许很快就会。”

库存。

“我的宗旨是让所有的客人都能快乐,如果您不怎么开心的话,那就是我这个做主人的失职了。”企鹅人招来侍者,微笑着从他手里抽出香槟杯,换上了一杯色彩更加艳丽的饮品,“请您别用姜汁汽水一样的香槟寒碜我了,像您这样特别的客人值得我奉上最好的。哥谭是个神奇的地方,如果您让我说的话,我会说他是能实现一切绮思的地方,她就是美国梦的模样。”他向克拉克礼貌地致意,“让我们敬这个夜晚,祝您快乐。现在,如果您允许的话,我要失陪一会了。”

克拉克将酒一股脑地灌下去,这犹如哥谭鲍厄里区欢乐谷之夜的灯红酒绿般璀璨的液体尝起来只是有些辛辣让人想打喷嚏,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他回到角落里牢牢地盯着大厅再度紧闭的大门,等待着布鲁斯。他相信他不会让自己等很久。

想必企鹅人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场拍卖能获得这样的结果。他不会就此收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除非能在今天晚上将这件事一口气了解。他口中的“库存”意味着海伦娜不是唯一一个被控制在这里的孩子,如果他们在捣毁企鹅人据点的同时不能将这些孩子同时营救出,他们也必然凶多吉少。然而冰山地下的地下迷宫可以说是“久负盛名”,如果有蝙蝠侠的协助,那么这一切还好说,但现在自己孤身一人,这个企鹅人特殊设置的房间又限制了他的能力,想要找到被羁押在这冰山深处的孩子们又谈何容易。

或许是会场中的气氛过于热烈,克拉克感觉有些气闷,然而这里并没有露台可以让他透气。他抱着最后的希望延展开自己的听觉,仍然是一片空白,但却又有所不同——如果之前是他被关在一个箱子中,对外界一无所知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他驾驶着飞机掠过一大片云层,只要他降低高度,穿透那一片云层,就能看清下面的村庄和山脉……克拉克集中精力,分辨着那些隐约的嗡嗡响声。想象中的自己飞离了这个金碧辉煌的大厅,向上,再向上,直到抵达哥谭的上空——

他隐约听见了警笛声,还有采访车的声音……采访车?克拉克皱起眉,将全部精力集中在上面。

“哥谭冰山俱乐部正在举行违法拍卖——”

“企鹅人很有可能涉嫌倒卖人口——”

“可能与之前发生在哥谭的系列儿童走失案有关——”

“如果情况属实,那么这将是哥谭有史以来的最大丑闻——”

“据线人透露,布鲁斯韦恩也参与了此次拍卖——”

布鲁斯韦恩。克拉克感觉自己像是被电击了,甚至连他的手都开始无法控制的颤抖。这不可能,企鹅人一向很注重保密,这件事没可能被透露道媒体去,何况来到这里的人都是利益相关,没道理相互揭发。除非是有人从一开始几乎好了整件事?在场的名流并不少,为什么媒体但冲着布鲁斯韦恩来?即使是在哥谭,这也太过让人匪夷所思了。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预期了,如果警察赶到这里,他们或许能抓住企鹅人以及其他这些衣冠禽兽,但那些孩子……而以克拉克的经验,这件事牵扯上媒体会让一切更为复杂。

现在他必须找到布鲁斯韦恩,并且不管他到底在计划着什么,都必须保证他和这件事撇清关系。

海伦娜仍然在睡觉,他们给她注射了些什么,可能是苯巴比妥,不会对健康有什么影响,企鹅人一向很看重他的“声誉”。确认女孩的安全后,布鲁斯开始下一步计划。“阿尔弗雷德,分析房间。”房间没有其他出口,东风管道太窄了,门口有四个企鹅人的手下把手,虽然这不是什么问题,但目前他还不清楚对方手里还有多少孩子。何况虽然布鲁斯韦恩和科波特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但也很难保证对方没有认出他。不管是出于那些孩子的安全,还是出于自己身份的安全考虑,这种情况下在企鹅人的地盘上闹得太大都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但没关系,他还有另一条路,只要能够确定其他孩子的位置,只要从通风管道——

船上突然传来了响动,布鲁斯回过头,海伦娜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该死,比自己想得更快。在布鲁斯来得及躲藏之前海伦娜已经看见了他,而小女孩显然被这个“突然”出现还带着面具的男人吓坏了。“你是和他们一伙的!”女孩的声音因为恐惧而颤抖着,“你——你——”她慌不择路地跳下床想要躲藏,在意识到自己赤裸着身体的时候海伦娜显得更加害怕,“别杀我……”她喃喃地看着表情僵硬的布鲁斯,泪水从湖泊一样的绿眼睛中不断地流下来。

在犹豫了片刻后,布鲁斯摘下了面具,“嘘,别怕,海伦,”他半蹲下以减轻自己造成的压迫感,“是我,你还记得吗。”在看清他之后海伦娜愣住了,她吸了吸鼻子,“那天买花的先生。”“是的。”布鲁斯慢慢接近他,“我知道那些家伙对你做了什么,相信我,我就是为了阻止这一切,为了救你而来的。”“他们都带着鸟的面具,”小女孩还是有些疑惑,“你——你也——”“我知道,这东西真够讨厌的。”布鲁斯将面具扔进了房间的壁炉中,骤然窜起的火焰释放出一股焦味,“我必须这么做,这是为了争取他们的信任。海伦娜,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现在我保证,这一切都到头了,很快你就能从这里出去,回到真正的家人身边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裹紧女孩,试探性地抱着她,在片刻的僵硬后,女孩紧紧地抱住了他,把脸深深地埋进他的肩窝,“我没有家人了——爸爸妈妈都不见了——”她抽抽噎噎地哭着,似乎是怕声音太大被人发现,“我好害怕,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杀死我——”“我知道,我知道。”布鲁斯轻轻拍着她的背,痛苦和焦躁像锉刀般深深地摩擦过他的灵魂,他真希望能抱着这个女孩让她哭一场,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做的很棒,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孩子,海伦娜,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但现在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助。”他握着女孩的肩膀凝视着她湿淋淋的双眼,“除了你之外,还有很多孩子在经受着这样的痛苦,甚至比你更甚,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那些带着鸟面具的坏人可能把他们关在哪里?”女孩仍然惊魂不定地望着他,表情一片空白。布鲁斯瞟了一眼时钟,时间不多了。他尽量放平缓声音,“我知道这样要求你很难,但你的帮助对我来讲非常重要,对他们,其他那些孩子也非常重要。”

一阵沉默,女孩仍然只是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没关系。我知道这样太勉强你了。”布鲁斯叹了口气,“别担心,我会再想办法的。”他帮海伦娜擦干脸上的泪痕,动作轻柔地把她重新抱回床上。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海伦娜吓得又一次抱住了布鲁斯,脱不开身的布鲁斯只能尽量用身体挡住女孩,同时攥住了口袋里的烟雾弹,在心中默默数着秒数等待着,准备在门开的一瞬间扔出去作为掩护,不管怎么样他都要首先救下海伦娜,能救一个是一个。

门被砰地一声撞开了,但布鲁斯手中的蝙蝠烟雾弹仍然被紧紧攥在口袋里,没有扔出去——

出现在门口的是超人。

【TBC】

最难搞的剧情流总算过去了……希望下一章能切回恋爱咨询的主题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