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蝙超】成为卡尔艾尔 00-03

summary: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那台既没有键盘也没有鼠标的电脑,克拉克终于不得不相信,他似乎是进入了平行世界。

具体地说,他现在进入了一部漫画里,至少在他原来的世界是这样的。

更具体地说,那部漫画叫《正义联盟》。

#没错 就是俗套又狗血的穿越文

#克拉克普通小记者+蝙蝠侠迷弟设定,卡尔成年后才来到地球

#欢脱向(大概还有点EG)逻辑死亡预警

【00】

好疼。

这是出现在克拉克脑海中的第一种感觉,当他的意识慢慢恢复,感官似乎也在以数万倍的灵敏程度强化着这唯一的感觉。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信息涌入他的大脑中,脚步声、交谈声、吞咽咀嚼声、机器运作的嗡嗡声……好像自己的大脑突然从他办公室那台老式PC机换成了每秒运算20132万亿次的红杉计算机。

“天啊……”他想抬起手,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看起来十分牢固的金属护腕紧紧地束缚在床上,而他正躺在一个类似异形电影中的理疗仓一样的玻璃缸里。四周环绕着种种不知名的机器,在他醒来后数值开始高速变动,一大堆陌生的字符在仿佛变成了屏幕的玻璃上快速滚过。

这不对头。克拉克挣扎着望向外,他处在一个水晶般的房间中,目力所及之处都是极其简单而冰冷的陈设,大片的簇状水晶在冷光灯下闪烁着夺目的绚丽光辉。这是什么恶作剧吗?他想起吉米偶尔转发给他的那些油管视频,但实在想不出来这样既不吓人(好吧,还是很可怕的,毕竟他现在被绑在手术台上)又不恶心的恶作剧会有什么人关注。还是说他被绑架了?克拉克仔细思索自己作为记者的职业生涯有没有挖到过什么大新闻值得被这样毒打一顿并且被关在一个水晶房间里。

如果真的有就好了。克拉克叹了口气,那他也不用郁郁不得志地偷偷拜托露易丝帮忙把他的稿子发在社会版而不是分析他根本分不清楚的足球和橄榄球了。“呃——有人吗?”他小声问,尽管他大脑里数以万计的声音一刻不停地嗡嗡作响搅得他恶心,但这个房间十分安静,甚至可以说静谧地没有一丝生息。“卡尔艾尔,你醒来了。”有人影从黑暗处由远及近地走来,这让克拉克感觉更加紧张了,来人是一个中年人,穿着奇怪的紧身衣,胸口有一个醒目的大S,“体温97.8℉,心率82次每分钟,血压——”

等等,S?卡尔艾尔?

克拉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那个仍然在自顾自地报出他的各项身体数值的男人,现在看仔细了就会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就像那些科幻片或者索尼的广告一样,他浑身发出不自然的微光,尽管非常真实,但他身体轮廓的边缘有些模糊,或许是因为渲染的问题……他是一个AI!如果这个AI叫他“卡尔艾尔”的话,那意味着他是“乔艾尔”!

天哪。他慢慢地眨了眨眼,簇状水晶,奇怪的字符,安静的房间……

如果这是个玩笑,那这也未免太逼真了吧?!不管是谁设计了这一切,扎克施奈德没有请他作为道具师都太可惜了。单凭这些布景也能挽回《正义联盟》的口碑。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断了AI漫长而尽职尽责地健康汇报,尽量表现得神志清晰,不要像个脑震荡失忆的人,“请再说一遍,我是谁?”

“卡尔艾尔。”保持着公式化不带感情的笑容,“氪星最后的儿子,艾尔家族的继承人,孤独堡垒的所有者——”

上帝啊。克拉克重重地闭上眼,然后满怀希望地睁开,无情的现实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仍然是那座水晶城堡,以及唠唠叨叨着要给他的大脑做检查的AI乔艾尔。

他真不该去看那颗彗星的。

【01】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那台既没有键盘也没有鼠标的电脑,克拉克终于不得不相信,他似乎是进入了平行世界。

具体地说,他现在进入了一部漫画里,至少在他原来的世界是这样的。

更具体地说,那部漫画叫《正义联盟》。

很不幸的事这个世界的克拉克肯特在童年时死于伤寒,他的家乡斯摩维尔在这个世界曾经经历过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雪,整整两个月与世隔绝,医疗物资难以送达,错过了治疗期的平行世界的自己因此夭折,而他平行世界的父母也因为伤心过度,始终没有再要孩子。现在不知道什么问题,他似乎穿越成了卡尔艾尔,也就是正义联盟的主席,创始元老之一,蝙蝠侠和神奇女侠的战友。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似乎是在一次行动中受了重伤,因此一直在孤独堡垒养病。

能这么快接受这奇葩的现实,主要原因是克拉克本人是《正义联盟》的忠实粉丝(他甚至在论坛上写同人作品),这本漫画几乎是伴随着他长大的,无数次重启与大事件他都烂熟于心,对蝙蝠侠、神奇女侠、闪电侠等英雄成长的悲壮史诗和小丑、达克赛德、蒙克等著名反派的历史都一清二楚……

按理来讲,如果他真的成了这些漫画角色中的一个,克拉克不能说自己不会兴奋地不得了,这简直是《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的现实版,虽然必须要解决怎么回到原来宇宙的问题,但能够经历,至少是近距离了解梦想中英雄的生活简直是做梦一样的事情。

但问题就出在这了——超人和其他角色不同,克拉克对他的了解极其有限。不光他是如此,大概大多数人,除了《正义联盟》的编剧和画师都是如此。超人作为正义联盟的创始人和主席实际上在漫画中并不算活跃,联盟的大多数事务都是蝙蝠侠和史蒂夫特雷弗在维持,而对外工作则交给神奇女侠,超人这个异星来客只有在重大危机爆发的时候才会出现,比如《正义联盟》的第一个大事件达克赛德现身,那场战役是超人第一次在漫画中登场并且和蝙蝠侠神奇女侠一起组建了正义联盟。不像其他英雄,超人没有自己的城市和家族作为后备援军,目前漫画透露的信息只有他来自氪星,这个星球的科技高度发达并走向了灭亡,氪星最杰出科学家的儿子卡尔艾尔因为星际冒险碰巧离开母星,虽后不得不驾驶飞船作为唯一生还者来到地球躲藏起来,氪星曾经的殖民地之一,这里仍然保留着受氪星科技保护未被地球人发现的氪星建筑,也就是孤独堡垒。而地球与氪星相异的环境激发了他的超能力,而这些超能力具体有什么,这主要由编辑的脑洞决定(他们甚至给超人设计了“遗忘亲吻”这种用途不明的超能力)。

有些粉丝对这个角色设定的模糊表示很不满,他们认为超人似乎就是DC世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但始终没有一个固定的位置。虽然DC也发行过超人的单行本,销量也还不错,但相对于其他当家英雄来看虽然历史同样悠久,似乎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甚至有些人认为这就是编剧刻意为之,目的是为了在未来某个时刻让超人黑化转型为反派。

最初的兴奋劲过了,后面还有真正棘手的问题等着他解决。该怎么回去呢……暂时不考虑房租和稿子的问题,今天晚上还说好了要和妈妈一起吃饭,也不知道原来的世界自己怎么样了,是消失了还是昏迷了?这个世界的超人在哪?难道他和超人交换了灵魂?他趴在桌子上消沉地叹了口气,虽然氪星的科技看起来很先进的样子,漫画里也出现了好几次打开平行世界的事情,但那都是因为有母盒或者反生命方程式等等可怕的东西才实现的,何况自己现在并不懂怎么操控这些先进的东西。说来也奇怪,本来他还为自己要怎么更改孤独堡垒的语言设计而苦恼,却发现这里的大部分设施直接用英语就可以操纵,刚刚他清醒时AI也是用英语问候他……

“卡尔艾尔,蝙蝠侠发来通话请求,是否现在接通?”

蝙蝠侠?!克拉克控制不住地眼睛闪闪发亮,正义联盟里他最喜欢的就是蝙蝠侠了,联盟的大脑,游走于光影之中的黑暗骑士,哥谭雾夜的守护者——现在他是超人,也就是他可以正大光明地更偶像搭话了,而且他可以请蝙蝠侠帮忙想办法回去,毕竟漫画里的危机能够解决总是离不开蝙蝠侠的智谋……但该怎么跟他说清楚呢?布鲁斯韦恩可不是好糊弄的人,想瞒是瞒不过去的,但如果直说的话,他会相信吗?毕竟这种事情科学似乎根本没法解释……

“是关于正义联盟事务的。”看到一会热情高涨一会消沉低落的克拉克AI善意地补充道。

只能见机行事了。克拉克第不知道多少次叹气起来,不管怎么说,想要回来原来的世界似乎也只有依靠蝙蝠侠一条路可走了。

好在蝙蝠侠没有请求视频。暗自庆幸着,克拉克清了清嗓子,好在漫画里还是表现过他们开会的场景的,刚刚自己也把联盟目前为止有超人参与的行动粗略了解过了,只是说几句话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茬子。

“超人。”滴的一声之后,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低沉而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希望你已经康复了。”

那一刻克拉克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他在跟蝙蝠侠通电话!而且……

蝙蝠侠的声音比想象中还性感。

“我……已经差不多没事了。谢谢你。”托超人的福,在黄太阳光下他的确好的很快,刚才还疼的像被霸王龙咬了一口现在正常活动就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有什么事吗?”

“你那边一切正常吗?”

最不正常的就是我自己了。克拉克暗想,嘴上还是应承着一切正常。

“刚刚在孤独堡垒附近观测到了时空异动,保险起见我需要前去检查,希望你理解。”

“这……”其实按照克拉克的本心来讲,他想见也不想见蝙蝠侠,蝙蝠侠可是他青少年时期的虚拟英雄啊,现在能见到真人,这可比追星的粉丝参加偶像见面会激动多了,但尽管如此,考虑到漫画中他们看蝙蝠侠都是开了上帝视角的,能看到他令哥谭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一面,也能看见他作为一个人类充斥着一次一次陨落与崛起的生命和那伤痕累累而纯洁无暇的心灵,但作为“正义联盟”中的一个角色,他们能看见的只有蝙蝠侠机器般的不近人情和算无遗策,而现在他连超人的基本人设都没有搞清楚就要和世界最佳侦探碰面,暴露几乎是不用想的了,问题是暴露以后该怎么办?

“只是例行公事。有什么问题,超人?”

布鲁斯的声音顺着电信号直入他的大脑轻轻撩拨着大脑中脆弱的神经,克拉克无声地呻吟了一声,把自己埋在胳膊里,“没问题。”他有些绝望地说,“我们一会见。”

“一会见。”超人灵敏的听力让他捕捉到蝙蝠侠淡淡的鼻音,似乎是转瞬即逝的笑意,这就像一阵疾风刮过麦田那样击中了他。

不过事情有些古怪。虽然他很憧憬蝙蝠侠,但这种感觉……总觉得不是自己产生的,倒像是超人的身体本就有的。

【02】

趁着蝙蝠侠往这边来的过程,克拉克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孤独堡垒中卡尔艾尔德的个人物品,希望能找到什么东西帮助自己避免OOC的太厉害。

然而要么是卡尔艾尔非常注重隐私,把他的东西藏的太深了,要么是本来那种东西也少的可怜,克拉克觉得后者更有可能。毕竟,想想吧,一个年轻人本来以为自己不过是出门郊游,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家变成了宇宙中飘荡的碎片,父母和朋友都消失不见,而自己甚至没来得及作最后的告别,又要孤身一人在漫漫宇宙中绝望地寻找栖身之所,这悲惨程度简直无法想象。

所以说超人的故事其实也有很大的挖掘空间啊。克拉克开始为卡尔艾尔这名强大却被严重无视的外星来客鸣不平起来,明明可以成为人气不亚于蝙蝠侠的超级英雄的,印个人刊,拍电影(只要不拍成《绿灯侠》那样就好),出周边。

如果那样自己现在也不用愁着该如何扮演卡尔艾尔了……

他的确找到一个盒子,看起来和普通的保险箱没什么区别,因此也和普通的保险箱一样需要密码。克拉克正在犹豫是用热视线或者超级力量等等炫酷的技能开启箱子还是尊重卡尔艾尔的隐私时,AI提示他蝙蝠侠已经在孤独堡垒降落了,于是克拉克只能暂时收起了箱子,以后再做打算。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克拉克在大厅里等待着蝙蝠侠。紧闭的水晶大门随着那个黑色身影的到来在他面前徐徐开启,克拉克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真的像漫画里一样,蝙蝠侠走进来,乌云一样披风在他身后翻涌着,黑色凯拉夫战衣让他显得神秘凛然。

在逼真的3D或者VR技术也不会比现在更棒了。内在的克拉克已经完成了作为蝙蝠粉的夙愿,很快就要平静而安详地去世了,但外在的克拉克还是要装出漫画上超人那副平静无波睥睨众生的表情对蝙蝠侠沉着地点点头,“欢迎来到孤独堡垒。”

而作为回应,蝙蝠侠——

皱起了眉。虽然他面部唯一裸露的部分只有下颚,而且他的头盔镀了铅,但每一个忠诚的蝙蝠粉都能从他嘴角下压的细微角度判断出,面具之下的布鲁斯韦恩正在皱眉,而且是表达“怀疑”的“蝙蝠皱眉”。

但到底为什么会怀疑啊?克拉克内心哀叹了一声,表情应该没有问题啊,穿的也是超人最常见的制服,声音很镇定,没有任何欣喜若狂之感——对了。克拉克尴尬地悄悄用脚跟蹭了蹭孤独堡垒光可鉴人的水晶地板,在意识到蝙蝠侠的嘴角又下压了几度后停止了动作。

我该飞起来的。

“所以,呃,时空扭曲的情况怎么样了?”好在蝙蝠侠似乎没有追究这个问题,于是克拉克只能跟在他后面走进了堡垒。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来了?认真的?他还以为蝙蝠侠是个更谨慎的角色呢。“目前还不清楚,蝙蝠洞的设备没有反应——因此我需要借用你的电脑。”蝙蝠侠突然停住了,这样可卡呃差点撞在他背上——都怪水晶地板太滑了。“当然,请吧。”克拉克积极地替他打开电脑,随后等在一旁,像个积极好客的主人那样——如果忽略他闪闪发光的双眼的话。但是蝙蝠侠仍然没有行动,他锋利的薄唇紧抿,绷成一条直线。克拉克紧张地舔舔嘴唇,“有什么问题?”“权限。”蝙蝠侠正在打量他,或者说,评估,“临时权限。”“啊,当然,”克拉克快速而心虚地微笑了一下,“堡垒,”他试探性地清清嗓子,事实上他还没搞清楚该怎么跟堡垒沟通,之前一直是时乔艾尔主动和他搭话,“授予蝙蝠侠电脑使用权——我是说,临时使用权。”说着他小心地看了一眼蝙蝠侠,不过后者只是留给他一个平静无波的侧脸,随后便开始操作电脑。

蝙蝠侠操作的比他熟练多了。可不是嘛,他是蝙蝠侠啊。

寂静的沉默让克拉克脑海中的杂音又大了起来,这或许是因为他没发像超人一样娴熟地控制他的能力,所以一切只是一股脑地涌入他的大脑。当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什么事情上的时候这种嗡嗡声还没有那么恼人,但现在蝙蝠侠正在他身边半径范围不到十米的地方工作,这就好像冬日里的一个大火炉,散发着稳定而不可忽视的热源,而克拉克感觉自己就像只飞蛾似的只向往他身边凑。

冷静下来,克拉克,你可以做到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去想些其他什么的来排除这些过量涌入信息的干扰。超人一定很擅长冥想,不然很难想象带着如此多的信息他是如何睡着的。或许氪星人不用睡觉,但现在克拉克感觉又疲惫又焦躁,他最需要的就是立刻洗个热水澡,然后倒在床上看看最新一期正义联盟漫画的更新——哦,别想了,他现在就在漫画的一部分中呢。克拉克绝望地抹了一把脸,翻了个白眼,却没有一切都清清楚楚地映在早已经熄灭的电脑屏幕上,映入另一双冰蓝色的眼睛中。

不过漫画里并没说过蝙蝠侠和超人关系这么好啊,起码没有好到会单独拜访的程度。浑然不觉的克拉克继续思索着,考虑到孤独堡垒对超人而言就是蝙蝠侠的蝙蝠洞,他理应躲得远远的才对。而且在大部分正联成员眼中,超人很强大,但他和他们没什么关系,归根结底他是个外星人,不是吗,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第三类接触——不,按照超人这个氪星人在地球的所作所为,接触等级绝对能提升到第六类了。他为什么要救人类?因为他把地球当成了第二故乡因此不忍心看见同胞罹难?但按照氪星灭亡时超人的年龄推算,他到达地球时和自己年龄相当,早就是一个成年人了。他会不会也有一个人类身份?从堡垒中唯一的人类世界物品是一个保险箱来看不太像,显然超人的私生活十分寂寞无聊。不管怎么说,漫画对超人的描绘都太少了,他怎么可能不会露馅。克拉克按了按太阳穴,还是想想该怎么跟蝙蝠侠坦白寻求对方的帮助吧——

“超人。”听见蝙蝠侠的声音,克拉克立马凑过去,说不定对方研究的“时空异变”和自己被传送到这来有关系呢,但还没来得及转身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再一次感受到疼痛,比之前醒来时更甚,因为窒息他的肺部像一个放在火上烤的气球那样。“虽然你不是超人,但无关紧要,至少你们都害怕氪石。”蝙蝠侠手里拿的铅盒子放着一块绿莹莹的小石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痛苦到在地上的克拉克,嘴角有些冰冷地提起,如果不是克拉克曾经开过上帝视角他一定会认为蝙蝠侠是个邪恶反派,“现在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拜托,布鲁斯韦恩——”他的嗓子听起来哑极了,甜腥的血味顺着喉咙泛上来,“你这样会杀死我的……”

这让蝙蝠侠愣住了,而片刻后他没有收起氪石,反而把他更近地贴近了克拉克,甚至曲起膝盖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胸口上,“你为什么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你假扮卡尔艾尔的目的是什么?!趁着你还能说话,把一切告诉我,因为之后你会更加生不如死。”

上帝啊,我就知道一定会这样的。再见,妈妈,再见,露易丝,再见,吉米,我永远爱你们。克拉克绝望地想,现在他必须得做点什么,做点什么让蝙蝠侠赶紧停下这一切。

“我想我就是时空异动的来源!”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说出来,当你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或许说实话是最好的选择,尤其是你面对的是蝙蝠侠,“我知道这听起来像谎话,但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克拉克肯特,我来自平行世界!”

好消息是,蝙蝠侠放开了他。坏消息是,克拉克晕了过去。

【03】

当他再次醒来时,他处在一个红彤彤的房间中。脑袋里的嗡嗡声消失了,不过他仍然感觉很痛。克拉克拉开胸口看了一眼,那里有一块明显的紫青。

所以我被关到红太阳室了。克拉克环视着四周的单向玻璃,漫画里大都会的反派莱克斯卢瑟建过一间红太阳室,红太阳可以剥夺超人的全部超能力,但至少不会致死,他没有想到蝙蝠侠也有一间。好吧,他该想到的,蝙蝠侠总是有准备,因为他是DC亲儿子。

“现在是你解释的时间。”蝙蝠侠的声音响起来,克拉克没看见音箱,不过这都不是现在需要关心的问题,“克拉克肯特早在二十年就死了,你到底是谁?扫描结果显示你所占据的这具身体的确属于超人,而你和我都知道你不是他。”

“你这么信任我?”克拉克在他的临时囚室里踱步,徒劳地想要看穿那些玻璃,但只是看见了自己苍白的脸映在上面,“我是说,你不担心我实在撒谎?不用戴上什么蝙蝠测谎仪之类的?”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蝙蝠侠的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他甚至听见了一声隐隐地嗤笑,“对于一个搜索’卡尔艾尔’和正义联盟新闻都不知道清空历史浏览记录的人,用不着这些手段。”

克拉克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吐槽。是连氪星电脑都有历史浏览记录这种功能还是蝙蝠侠竟然也会开玩笑(蝙蝠玩笑,大概)。

“你怎么认出我不是卡尔艾尔的?”他挫败地坐在地上——蝙蝠侠甚至连张床都不给他准备,“我知道你们俩不怎么熟。”

一阵诡异的沉默,过了很久,或许半分钟,蝙蝠侠才重新开口,“你似乎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场。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

“好吧好吧。”克拉克撇撇嘴,“我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超人、神奇女侠等等都是漫画角色……”说到这他小心地停顿了一下,蝙蝠侠没有任何回应,大概这表示“说下去”,“我的名字是克拉克肯特,是星球日报体育版的一名记者——漫画里也有这家报社,是的。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我猜是因为在我们的世界里,我请缨去报道一颗彗星经过,那颗彗星上一次经过是七十五年前,而根据当时的记录,在彗星经过时发生了很多超自然现象……我记忆的最后是我们到达了天文观测站附近,那颗彗星马上就要来了,我,还有其他记者以及天文观测者都抬着头等待,数着秒数,然后突然——我就来到了孤独堡垒,发现自己成了卡尔艾尔。至于超人在哪,或者说超人的意识在哪里,我真的不知道。我真想知道我的世界里我发生了什么。”

“彗星的经过对平行宇宙的存在造成了扰动。”蝙蝠侠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克拉克猜测他又做出了双手支成塔型的经典思考手势。

太好了,至少蝙蝠侠相信了他,“就像《彗星来的那一夜》。”他下意识地说,随后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这部电影是否存在于这个宇宙中,不过好在就像其他无用信息一样,蝙蝠侠没有在意。

“你刚刚我们都是漫画中的人物?”

“是的……漫画的名字就叫《正义联盟》。不过我也看《侦探漫画》和《蝙蝠侠》,就是以你为主人公的——”

“所以你不只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还有其他人的。”蝙蝠侠打断了他,好吧,任谁突然知道自己其实是漫画中的人物想必都会觉得很……古怪。就像你发现自己突然成了漫画角色一样。“我可以送你回去,代价是你必须告诉我所有你知道的超级英雄和反派身份和信息。”

这突然的展开让克拉克愣住了。虽然蝙蝠侠这么主动地愿意提供帮助是好事,甚至也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但——

“请原谅我必须拒绝。”克拉克吞了吞口水,“我不知道这是个测试还是个考验什么的,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不是你真正想要的,布鲁斯。”

“如果你真以为自己很了解我,那么你应该知道,我完全有能力把你永远关在这里。”

“但那样的话你们世界的超人也就永远回不来了。”他竟然在跟蝙蝠侠谈条件?!干得漂亮克拉克肯特,看来他的意志力已经比哥谭半数以上的反派更坚定了,真是可喜可贺。

“那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做外来者。”蝙蝠侠听起来很冷漠,不过这种冷漠就像是初春融冻的湖面,克拉克不需要踩上去就知道他很快就会融化,碧绿的湖水上涨,拥抱长途迁徙而来的暖流,“不会有人在意这一点,正义联盟中自会有人取代他的位置。”

“你不就很在意吗?”天啊,他到底在说些什么?这是谁给他的勇气?超人吗?“如果你不在意的话,为什么孤独堡垒出现的时空异动你要亲自过去确认?氪星的科技领先地球不是一两个世纪就能追得上的,你应该知道超人比你更有能力处理这种危机。”

蝙蝠侠的声音长久静默了。我到底干了什么。克拉克尽力维持着脸上那幅正义凛然,心里已经把自己千刀万剐了无数次,回家的光明之门现在在他眼前一点点关闭了——

“你想清楚以后我们再谈。”那经过机械处理的低沉声音又响起来,不过这次带了点什么别的东西,“如果你想回去的话,自己努力争取吧。这也是你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克拉克。”

【TBC】

评论(1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