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现代AU|论坛体】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 下(完)

预警:很作的曹老板登场了 还有突然撩备的你亮 


【下】



季汉集团内部网站>>>留言板>>>自由交流版块

#531 潜龙

 原来大家都在?开会都没这么整齐过。

#532 非百里才

执行官您说的哪里话都是下班时间大家聊聊天沟通一下感情也是好事这样日常工作的配合也更高效也算是线上联谊活动省时又省钱总体来说还是有利于季汉的发展的

#533 潜龙

 我又没说不行,你怎么这么紧张?你自己也说了,现在是“下班时间”,想聊天聊就是了。

#534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哈公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

已截图保存

#535 非百里才

 少说两句憋不死你

#536 志虑忠纯

 哎不应该呀?公琰你之前跟我们八卦的时候也是被执行官抓了个正着,那不也是镇定自若?

……你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

#537 非百里才

我觉得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538 幼麟

 执行官!@潜龙

#539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只有伯约你能发语音😂

#540 凤雏

发语音可还行

#541 非百里才

 庞副执行官……您不是下了吗?

#542 凤雏

 本来是想下来着,但后来想想,现在下了岂不是会错过一出好戏?

再说他俩做都做了,别人还说不得了?

#543 非百里才

 都这个时候了,您就别看戏了!现在也就您能劝他了!

#544 幼麟

 执行官为什么消失了?@潜龙

#545 非百里才

 伯约别艾特了!

#546 幼麟

 公琰你为什么反应那么大?这不像你啊?

#547 你才避箭

 说起来,他好像确实又消失了……应该说果然不愧是“潜龙”么……

#548 志虑衷纯

 执行官那么忙,回家也需要好好休息,应该不会一直盯着手机吧?

可能偶然瞟了一眼正好看到伯约问的问题和赵总的回复,回完那几条就下线了。

#549 非百里才

 ……希望像你说的那样吧……

#550 幼麟

@云从龙  赵总,您觉得执行官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551 云从龙

 抱歉,我也不太清楚呀: P

#552 凤雏

 我也觉得赵总刚才说的话有些偏颇。

当然仅代表个人观点,毕竟他们两个神仙的事,哪是我们这些凡人能管得了的

#553 云从龙

 ……是吗

#554 第五常量

 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

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还在季汉实习。董事长带领季汉收购了大汉的荆州分部,改名为季汉荆州分公司了。对那时候的季汉来说应该也算是终于咸鱼翻身了吧,虽然还是不能跟曹孟德平起平坐,但大家也确实是都对董事长另眼相看了。

有一次南阳书院邀请董事长去做个讲座,老师陪董事长一起去的。我记得因为当时有很多学生去听,南阳书院地方又比较小,本来安排的礼堂根本装不下那么些人,就临时改到体育场了。

那时候是秋天,体育场两侧有很多银杏,讲座的时候就有一片落叶正好飘到前董事长肩膀上了。前董事长非常高兴,也没有察觉,在他身后站着的执行官就轻轻帮他摘下来了。

#555 云从龙

 那么久以前的小事,幼常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

#556 幼麟

南阳书院……是前董事长第一次见到执行官的地方不是吗?

#557 第五常量

那天董事长真的非常激动,几乎全场都被他的情绪感染了(虽然他就是个感染力很强的人)。当时我也在场,那是我认识他么多年,他最神采飞扬的时刻之一。或许是因为能够得到南阳书院的认可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直到那一刻他才觉得自己能够对得起执行官当时的选择吧。

不过说实话,毕竟这个细节实在是太小了,我虽然注意到了,但看过也就忘了,没有多想。真正让我回想起这件事的是最近发生得一件事。

我到建安来修学位之后,执行官给我邮了很多书。前几天执行官突然打电话过来,问我其中一本书里面有没有一片落叶,他说很重要,寄给我的时候忘了拿出来,要我一定小心保存好,有机会来长安时找我取。

那是老师最常读的一本书,里面确实有一片银杏叶,看起来像是保存了很久的,不过并没有损坏。

然后我就想起了当年发生在南阳疏远的事。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当时那片叶子,但还是给我触动挺大的。

#558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继父虽然有的时候看起来有点不近人情,其实在某些事情上……怎么说呢,应该说惊人的细腻吧ε-(´∀`; )

如果他看到这些话,大概会说,爸自己也不知道他做了这样的事,有意告诉他更不是继父的风格,搞得好像故意要感动谁一样,所以也算不得他为老爸“做过什么”(・_・;

#559 幼麟

执行官对自己总是要求非常严格……

#560 凤雏

 他才不会那样想呢,我觉得这家伙根本就没想过他自己怎样,他满脑子考虑的都是董事长,只会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何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明明这些精力可以花在季汉做大做强身上。

对他来说那才是董事长真正关心的事。

#561 捉刀人

 所以才一直不敢公开和刘玄德的关系?

#562 幼麟

 为什么说是“不敢”?难道结了婚就一定要公开?

#563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凤雏  你想要的热闹来了。

#564 凤雏

 呵,我看这位不像是来凑热闹的。

#565 捉刀人

 就打造企业形象而论,曹魏和孙吴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季汉的,因此诸葛孔明才格外害怕刘玄德这块“完美男人”的金字招牌砸了吧。

竟然到了要靠卖人设来做生意的地步,也是够悲哀的。

#566 云从龙

 公不公开本来就是个人自由,从某种意义上说,不公开才是正常的,公开反而是需要理由的。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人,但前董事长在道德方面的确可以作为大部分人的楷模。而且,就算是你说的那样,是为了公司的形象,那又怎样?公道自在人心,前董事长为了实现他的理想,为了更多人的健康和幸福做过什么大家有目共睹。根本不存在“卖人设”这么一说,他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这样的品质真的是“人设”的话,那么能一辈子保持这样的人设一辈子,就算是装的,也足够了吧?

#567 幼麟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查这个人的ID

#568 捉刀人

 【新闻截图】刘玄德与孙尚香恋情公开  孙刘联盟喜上加喜.jpg

 不管怎么样,这事没得洗吧?还有,一旦公开,恐怕骂刘玄德骗婚的也不会少吧?

雪球越滚越大,总有一天捅出来,可就没法收场了

#569 云从龙

 真是为难你了,这样的陈年旧账也能被翻出来,这事过去已经十五年了吧?互联网是健忘的,也是有记忆的,这话不假。好在你的旧账没那么难翻,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你的名字就行了

【新闻截图】曹荀高调公布婚讯  世纪婚礼的甜蜜之下是什么?

【新闻截图】曹孟德的红白玫瑰:曹孟德“示爱”郭奉孝,荀文若称“只是朋友”

【新闻截图】曹荀形婚?:张绣称曹孟德包养其嫂  丑闻引发大汉股票骤跌

【新闻截图】大汉宣告正式破产:“爱情”终不敌“董事长的诱惑”?

【新闻截图】曹荀法院再露面:多年形婚终破裂?

选了几张有代表性的,实在太多,截不过来,还需要我举一反三吗?

#570 志虑忠纯

……真是个历史性的夜晚  活久见啊  活的曹孟德啊

我马上上飞机了,说最后一句。你们还记不记得曹魏有个叫王景兴的,资历好像还挺老的了,想开价挖执行官跳槽,被执行官怼的当场辞职……

赵总真是……深得执行官人身攻击的精髓……

#571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呃,抱歉,姜经理@幼麟 对方是黑进来的,查不出来,不过看IP地址应该是河北那边的,如果赵总认为是曹孟德的话,应该没错。

目前正在紧急修复漏洞,万幸的是数据并没有受损。

#572 凤雏

 呦,今晚赵总这识人能力了得啊。

#573 你才避箭

 撕逼能力也有了质的飞跃

#574 幼麟

 !!!

曹孟德为什么要黑季汉的论坛?如果不是为了窃取商业信息,他有什么目的?

#575 捉刀人

 ……子龙你变了。你变冷酷、变冷血、变冷漠无情了。

你忘了当年你帮刘玄德去长坂坡医院接他儿子,半路摩托车没油了,是谁好心借你钱加的油?

又是谁帮你的手机装了GPS防止了你跑错第八次?

你忘了吗?

#576 云从龙

回复#574:伯约不必紧张。我想他没什么目的,只是一时兴起,至于为什么兴起,也不难猜。

曹孟德这个人,一生最大的矛盾,或许就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得到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想要的又都失去了。

回复#575: 子龙健忘,还请曹董见谅。不光忘了是谁帮我给摩托车加了油,谁帮我省了一趟腿,我还忘了是谁趁着徐州爆发大规模流感借助垄断操纵药价大发横财,是谁逼董事长借的高利贷,是谁雇打手扣了董事长的前妻儿子,把董事长困在厂房里饿了三天没吃饭,又是谁指使孙仲谋在背后捅关总一刀害得季汉和董事长都差点丢了半条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曹董自己想想吧。

#577 捉刀人

 我从来没否认过我做过这些,也从来没追求过做一个“好人”——哈,或许也不是“从来”吧。

同样的,我也不会认可那些我没做过被安到我身上的事情。你觉得叫我“曹董”是讽刺我?子龙是厚道人,这对我来讲已经根本算不上什么讽刺了。

你说得对,或许我确实没弄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你绕开了最开始的问题:刘玄德和孙尚香的“感情”也好,他的完美单身汉形象也好,都是诸葛孔明捏出来的,不是吗?他把刘玄德当枪使是事实

#578 幼麟

 这么幼稚的话,不像是您这种身份的人会说的出来的吧?执行官和前董事长不仅是伴侣,也是搭档,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他们俩的感情从一开始就不能单单从恋爱的角度来考虑,这有什么奇怪的?

的确,炒作前董事长和孙家小姐的事不算是“光明磊落”,但当时都是为了公司的利益,即使真曝光出来,也没什么可诟病的,况且有谁愿意纠结这样的陈年旧事。

而且既然执行官能这么做,那必定是征求了前董事长同意的,你怎么知道这就不是前董事长自己的意思?还是说您退休了以后实在是太闲了,竟然要靠八卦竞争对手的公司来度日?

#579 云从龙

 回复#575:伯约,别牵扯进这些事情来,没意义。

#580 捉刀人

我比你想象中了解刘玄德

 我看了前面的记录,你原本是曹魏的人,对吧?

#581 幼麟

 是。那又怎样?

#582 捉刀人

 没怎样。你这孩子真是一点就着,这样的正脾气,倒叫我想起一个人来。我的确挺喜欢这样的性格的,只是可惜,时间长了,人往往就变了。若是想不变,是要吃不少苦头的。

其实我本来不想引战,只是真心实意地想得到一个答案,或许这个答案能解决我的疑问。

#583 潜龙

 什么答案?

#584 捉刀人

 你是诸葛孔明?

#585 潜龙

做个证吧 @非百里才

#586 非百里才

 是。这就是我们的首席执行官诸葛孔明,我是他的助理。

#587 捉刀人

……

其实我一直挺欣赏你的,当年也派人去南阳书院请过你,你不来,跟着刘玄德跑了,真可惜呀。不过说实话,如果当年你真来了大汉就职,你也就不是诸葛孔明了。

从刘玄德装模作样给我写你的推荐信,我就看出来你们俩的关系了,不过那时候你们好像还没真成?这么说来,我也算是半个媒人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害怕自己抓不住的东西,不紧紧握住,偏要扔出去,看他会不会弹回自己手里。

#588 潜龙

别绕弯子。胡说八道一晚上了,你到底想问什么?

#589 捉刀人

你们分开这两年又复合,关系和破裂以前,到底相差几何?

别拿什么你俩志同道合不忘初心糊弄我。过日子光靠利益的一致性根本撑不下去。碎了的东西就是碎了,补好了也回不到最开始的状态。

#590 凤雏

 太可笑了,我真是真看不下去了。你这就是以己度人,你和荀文若没戏唱了,你们俩的事跟董事长还有孔明根本不一样,完毕。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你们怎么回事?

#591 潜龙

@云从龙  子龙觉得呢?

#592 你才避箭

 ……

我突然感觉好累,这戏太没劲了,竟然跟我猜的一模一样。

蹦迪去了。

#593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到底怎么会事?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气氛变得这么奇怪?

#594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抱歉,庞副执行官@凤雏  我们这边在努力,马上就好了!

因为我们的工作失误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实在是抱歉!

#595 云从龙

 回复#588: 碎了的东西,无论是失手砸碎的,还是有意摔碎的,之所以能补好,是因为它的主人很珍视它,需要它,而不是为了让它回到最开始的样子。

#596 潜龙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

釉面上的裂纹,真像梅花啊。

#597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这比喻真够奇葩的

更奇葩的是我竟然好像理解了它的意思……

这个夜晚让我想起了当年跟着老刘在曹孟德手底下干活的时候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人生如梦啊……

#598 幼麟

 ……但我总觉得执行官和赵总有哪里不太对劲……

#599 捉刀人

……这样吗。

你们俩运气还真不错。

当年赤壁谈判我和周公瑾交换合同的现场,你和刘玄德都在会场吧。你胆子真大啊,周围围的是全国的记者,你竟然还敢拉着他来个“胜利之吻”。

当时正好我在签字,所有的镜头都在拍我,竟然没一个人拍到你俩,可能整个会场就只有我看到了,只能说诸葛孔明这个人还确实挺有意思。

要是你们俩那时候就被爆出来了,说不定季汉未必就会比现在发展得差。毕竟,争了那么多年,说句心里话,我并不觉得季汉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靠的是刘玄德那点“人设”。

那就把你们俩都看扁了。

#600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修复完成了!@捉刀人  已被屏蔽

给大家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会对论坛的维护工作进行改进升级,以避免这样的问题再次出现,非常抱歉。

#601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天呐终于能透口气了

刚才我简直要憋死了。

#602 凤雏

 有一点曹孟德倒是没说错。

季汉能走到这一步,不是靠董事长的面子撑起来的。我想孔明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一点,但又经常会忘了这一点。

#603 幼麟

对了,我想起来了,因为曹孟德突然冒出来全都乱套了。

@云从龙  赵总,大家都说您是最了解执行官和前董事长的人,但我之前问您关于执行官为前董事长做的事情,您也没有正面回答

#604 非百里才

……伯约你何必这么执着

#605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唉。虽然我总说我爸和我继父给我的成长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其实只是开开玩笑啦。

如果继父没有和爸走到一起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比现在好_(:_」∠)_

因为有他们俩在,所以我才能知道相爱的人相处起来是什么状态,也慢慢地学会了去爱别人,做一个负责任的人。

所以啊子龙叔您不用顾虑,有什么料爆就是了(还好我爸不上网,要被他看到我就完蛋了),伤害不到我们的

#606 志虑衷纯

所以说写作「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协会」,读作「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粉丝后援会」

#607 第五常量

 您是因为知道太多,所以反而说不出口吧@云从龙 

#608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哈哈哈都是可塑之才可塑之才 @云从龙  你不表示表示?

#609 潜龙

 这样吧,你们也别为难子龙了,我自己说吧。

#610 凤雏

哎呦 @你才避箭  你撤早了啊,真正的好戏才开场呢。

#611 你才避箭

 我看你还是改名叫沙雕吧  

要不叫老母鸡也行  更适合你一些

装作看热闹的样子,提心吊胆的,何必呢

#612 第五常量

 法先生倒是看的清楚,又何必说出来呢?

#613 你才避箭

 你看的比我还清楚,那你干嘛还要说这话提醒我呢?

算了,我看咱们谁都不怎么清楚,他们俩的事根本就不需要旁人操心,因为本来也没什么事

#614 潜龙

 大概是发生在董事长士元他们去成都谈收购益州分公司的时发生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谈判进展的不怎么顺利,董事长心里也不怎么好受,但又担心打电话会影响荆州这边的工作,也经常睡不好。有一天早上,我还没醒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杂七杂八地说了好多,最后说他昨天晚上梦见我了。

于是我那天晚上就坐飞机过去了。到的时候是半夜,董事长已经睡了,我偷偷溜进去把他叫醒了,假装是他做梦又梦到我。那天晚上我跟他谈了很久,谈了他心里忧虑的那些事,凌晨又哄董事长睡下,坐最早一班航班赶回荆州。

那几年我们不经常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其实发生了好多次吧?士元也跟着我一起糊弄董事长,弄的他好几次真以为是自己做梦了呢。其实他哪有本事自己做梦想出这些主意呀。

#615 凤雏

哎呀呀  所以最后双簧果然还是露馅了  毕竟是董事长嘛  

也是,哪有人能连着一年次次梦见同一个人呢。

#616 幼麟

执行官对前董事长的感情,本身就不是华而不实的事情能够衡量的

#617 你才避箭

 是吗?如果说是华而不实,那执行官又干嘛非得假装是董事长做了个梦呢?直接给他发邮电不是更加“实用”吗?

所以说啊,爱情真可怕。真可怕。不论谁摊上了都是一个样,“面目全非”啊。

#618 凤雏

 你也别说我,你自己不是一样跟着操心

咱俩一个是沙雕一个事老母鸡 谁也别嫌弃谁了

#619 老母鸡

 我改了

 @凤雏  沙雕就留给你了

#620 凤雏

 哈哈哈哈哈你当我跟你一样沙雕吗

凭啥你改了我就要跟着改哈哈哈哈哈哈哈

#621 老母鸡

 ……

(-老母鸡-撤回了一条回复)

#622 你才避箭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系统提示会是这样?!

#623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这个……这次真不是我们的问题啊法总经理😢是操作顺序引起的

您要是先改昵称再撤回复,就没有这样的问题了……

#624 你才避箭

……

很好,我记下了,明天就去网络部查你的工号。

#625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其实我觉得,继父这两年跟爸有点像了……当然我不是说像我爸一样暴力!

#626 凤雏

 您真是还年轻啊董事长……

趁着来得及赶紧撤回吧

#624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为什么呀?

#625 非百里才

董事长别问了。快撤吧。

#625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哎?好的

#626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ω·`)那个……超过可撤回时间了,咋办啊……

#627 非百里才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劳烦立刻把#625 删除

#628 潜龙

 哎,不用忙。@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留着就行。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为什么这么说?

#629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哎?就是感觉您也不那么坦诚了呢……当然我不是说我爸对您有什么隐瞒,您也知道,他比您年纪大不少嘛,有的时候往往会多想很多,我是觉得什么事一想得多了往往就变味了

这事由我提起来确实不太合适,毕竟……哎呀我还是直说吧

其实您有什么需要直接跟爸提就行了,不用有什么顾虑的

#630 潜龙

我有什么需要?

#631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

秀恩爱的需要

您看看大家发的这些“受害经历”,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最近不都是上市以前的事了?

您觉得庞副执行官为啥担心您和我爸?作为您和我爸这么多年秀恩爱的最大受害和受益人,这事我最有发言权

一句话,您和我爸恋爱的本质,就是不自觉的秀!您看,连曹孟德周公瑾孙仲谋都被您和我爸给秀了,这还只是今晚上线发言的,还有不少握着猛料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爆的呢,比如公琰@非百里才 和子龙叔@云从龙 

这两年您和我爸都没有骚操作了,我们很慌啊!

#632  非百里才

……

我的董事长啊……您怎么……您难道不知道……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633 志虑衷纯

 到底是董事长。这话也只有您能正大光明的说出来。

#634 第五常量

 董事长说的……也算是我们的心声吧

自从董事长离开季汉以后,老师鲜少提起您,而那两年他过得并不快乐。的确,老师能言善辩,却很少谈起自己,他心里到底憋了多少关于前董事长的话想说呢。或许是怕一开始就停不下来吧。

#635 凤雏

大家虽然会抱怨被你们俩“伤害”,但从心底都希望你们长久地幸福下去。

所以,努力吧,可别辜负了这样的期望啊。

#636 你才避箭

你这根本就是道德绑架。

你们怎么又搞这些煽情戏码。无聊。早知道蹦迪去了,白费我一晚上盯着屏幕。

#637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所以呀继父,为了季汉,为了大家,为了我们受害者者协会的发展壮大

请继续和我爸高调秀恩爱吧!

#638 潜龙

你们呀……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爱操心呢

#639 幼麟

我在季汉算是资历最浅的,之前大家经历的辉煌与波折,我都很遗憾地错过了,所以这样说大概显得很自负。

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董事长是心里有很多爱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执行官对董事长有很深的感情,季汉是不能挺过之前的每一次难关,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会有季汉的存在。

您和前董事长之间的感情,永远是季汉最动人的传奇,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传奇的见证者。

而且,这是前董事长和执行官的事情啊。所有的人,包括我,都毫不怀疑你们是对方最重要的人,你们也是我们最敬仰、最憧憬的人。

所以,我们希望执行官和前董事长,能够一直“秀”下去。

#640 潜龙

 哎 伯约啊

你这孩子 

你要是早点来季汉就好了

#641 无可奈何花落去

 打字慢,手机小屏幕也看不清你们发啥,每次打好了东西都得删掉,真麻烦,以后还得让星彩教我用电脑。

孔明,你应该能看见吧?大哥今晚一直看着手机,一会笑一会哭的,刚才又不知道咋了还掉眼泪了,也不知道搞啥呢。他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学年轻人赶时髦呢,你劝劝他,他就听你话。

#642 伏龙

回复#642:  好的,多谢翼德。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叫先生下来吧,再晚了也打扰你和嫂子休息。

回复#632: 公琰今晚一直提心吊胆的吧?辛苦你了,现在都没事了。另外麻烦你明天记得提醒我把手机还给子龙,他今天下午来找我的时候落在我办公室了。

回复#639: 伯约明天下班之后来找我一趟。你有什么问题我当面解答。

回复#634:  幼常,下周六我要去建业一趟。另外,你放心吧,我和董事长这里一切都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回复#637: 公嗣,最近几天你先别来找你爸。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我建议清空聊天记录,暂时把留言板封锁,全面排查相关技术漏洞。今晚曹孟德骇进来虽然没有造成损失,但下一次如果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人,后果不堪设想。本周五之前我要这件事的详细报告和改进计划。

@全体成员  今晚的事到此为止了,谢谢你们的关心,大家都早点休息吧,你们说的话我都认真看过了,就不一一回复了。

#643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阿斗

 哎?

 哎??

 哎???

等等……潜龙……伏龙……

天呐。

天呐。

天呐!

#644 非百里才

 好的。您也早点休息,那我先下了。

#645 凤雏

 你比我想象中性急啊,还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646 伏龙

 事情发展到今天晚上这般田地,士元功不可没吧?

#647 凤雏

 哎,你也不能把锅全推我身上啊,你自己不也披着赵总的码聊的很嗨?

就跟那些上学的时候流行的那种匿名表白墙一样吧?不以自己的身份,有些话反而更容易说出口,这种感觉的确会上瘾啊

#648 伏龙

 本来也没想骗你,知道你能看出来,我自己有的时候装着装着一投入就忘了。

 不过是突发奇想,没想到会引出这些事端,这一次……算是我疏忽了吧。

#649 凤雏

 @非百里才  哈哈,这小子比我先看出来早多了。

#650 伏龙

 @非百里才  公琰是因为我提到了文伟适合去人事部门工作才看出来的吧?

#651 非百里才

 呃……

#652 伏龙

回复#651: 没事,你直说就行了,我不过是好奇。留言板马上就封了他看不到。

你说你,你实习时宿醉被抓的事都过去多长时间了,怎么还一碰见前董事长就提心吊胆的?

他可委屈,经常自责那时候是不是对你太严厉了。

#653 非百里才

 ……其实,我从赵总一开始提起执行官和前董事长的事情时就看出来了……

庞副执行官@凤雏  我想您不知道,成都这边是有「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分会会长的,只不过会长是匿名的

#654 凤雏

 谁啊?

#655 凤雏

 噢,我明白了,你不用说了。

#656 伏龙

……

没想到,起手就选错了人。

#657 非百里才

 不过,既然说到了这个,我还有一件事想问

为什么前董事长要假扮是您呢?@伏龙

#658 伏龙

 他没想假扮,他一直用这个昵称,跟我的有点像。是大家受了误导,把他当成了我。

#659 凤雏

 真的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660 伏龙

 ……孝直没说错,你真爱瞎操心。

先生也是,又自以为是地搞这种把戏。

#661 凤雏

 你就当我闲的吧。我看你倒是很受用,跟董事长一唱一和摆了曹孟德一道,配合无间啊。

#662 伏龙

 你既然这么闲,那干脆让文伟留在我这里好了。省的你整天闲成这样不务正业。

#663 凤雏

 嘿,你可真是小白眼狼,趁火打劫这一套玩的真溜。

当年多好一老实孩子,不知道跟谁学的。







诸葛孔明看到“小白眼狼”这个熟悉的谐谑称呼,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刚想回复,手机就被收走了。刘玄德站在他面前略微皱着眉看着他,“都玩一晚上手机了,眼睛不累啊?”

“你不也是。”孔明有作势要抢手机,“这是子龙的手机,我明天还得还他,顺便找他聊聊。”

刘玄德也不理他,仗着自己胳膊长,孔明白长这么高个也够不着,反而被整个人往刘玄德怀里一裹——说不定这才是诸葛孔明的真实目的呢。

时气回暖,带着些醉意的花香浮动夜晚洁净微凉的空气中,在两个人在巷子里推推搡搡了半天,到最后也不知道诸葛孔明抢没抢着手机,反正两个当事人也不怎么在意。

“我一会自己开车回去就是了,你还过来一趟干嘛,不赶紧眯会。还多费四块钱的地铁。”

“我坐地铁有交通卡,只要三块六。”孔明憋着笑跟他抬杠,“再说你找翼德过兄弟纪念日去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这个点又睡不着,无聊。”

“我看你这一晚上可没闲着,热闹的很。”刘玄德也不急着回去,硬要拉着诸葛孔明做一回“但少闲人”。大概是春夜总让人不由得放肆些,孔明也少见地没跟夜猫子提医嘱要求他早睡的事情,跟着他在张翼德家附近的小公园闲逛。

“你说这些孩子,整天胡思乱想些什么。看来真是现在物质生活太好了,我像他们那么大的时候哪有闲情逸致八卦领导的恋情。”刘玄德咂咂嘴,作为被八卦的对象倒没怎么表现出强烈愤慨——毕竟这个人竟然能做出自己八卦自己的行为,他对别人的指控实在不怎么有力。“他们几个小年轻的也就罢了,怎么孝直和士元也跟着掺合进来了。”

“他们也是好意。”孔明有些好笑地摇摇头,“现在搞得倒像是我们俩的错了。”

“那能怎么办,你那么忙,我还能每天定点跑到公司跟他们汇报一下咱俩的感情生活啊。”刘玄德心不在焉地玩着孔明修长的手指,细细地抚摸着每一个指节,“再说了,凭什么跟他们汇报啊?我就算是卸任了,那也是前任董事长,只有别人跟我汇报的份,哪有我跟别人汇报的份。”

关注点似乎发生了微妙地偏移。诸葛孔明默默地想,他注视着刘玄德,那人还在絮絮地讲着什么,时不时偏头过来看着他,眼里含着温润的爱意,亮闪闪的,让他呈现出一种超越年龄的朝气蓬勃来。大概是一个人经年打磨出来的气度,像存了多年的好酒,澄出一坛月光般的明澈,散发着深邃温厚的醇香。

真好看。

他在心里热热的,悄悄地想。不过这念头可不敢让刘玄德知道。他现在退了休有时间折腾自己,总算是解放天性了,一天到晚就算是自己一个人在家也能换上三套衣服,那乱七八糟诸葛孔明都叫不出名字来的瓶瓶罐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要让他知道了还了得,尾巴肯定翘上天了。

“孔明?”

诸葛孔明一怔,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走神了。看刘玄德有些不满的样子,似乎还走神走的非常专注。“还在想今天晚上公嗣他们说的那事?”

“也不算吧。”刘玄德叹了口气,“你说是不是咱俩太惯着他们了?这事要是放在曹魏,肯定——”

“大家都是好孩子,惯着点有什么不好,好孩子惯不坏的。”孔明笑了笑,眼睛弯弯的,“他们无非是现在时常见不到你,谁让先生之前表现太突出。不过总是想着这事难免影响工作,我刚刚到想到个主意,应该能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

他富有暗示性地停了下来,冲刘玄德眨眨眼。刘玄德知道还有下文,虽然这里“人多眼杂”,他也不认为他们这种腻糊糊的谈话有什么窃听价值,但还是很配合地把耳朵凑过去。

孔明轻柔的呼吸凑过来,有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轻轻落上他的耳际。

一个过分温柔,甚至是有些羞怯的吻。好像一个签名,或者盖了个印章。

然后诸葛孔明咬了一下他的耳朵。不算用力,酥酥痒痒的。

操。刘玄德只感觉脑子一热,差点在当街拽着那人的领子亲个昏天黑地的,不过还是得忍住,只能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感觉一边耳朵嗡嗡作响。好在夜色暗,孔明神机妙算也没夜视能力,看不清刘玄德耳朵红的跟烧炭似的,稍微挽回了一点他“情场老手”的面子。

要命。他在心里骂着自己没出息,一把年纪了早就是久经情场阅人无数的老江湖了,诸葛孔明还上小学的时候他都已经是已婚人士了(这么说符合事实,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微妙的诡异感)。再说都多少年老夫老妻了,他怎么还能被诸葛孔明撩的神魂颠倒?而且细细想来诸葛孔明当年初出茅庐感情方面还基本白纸一张就被自己截胡了,倒底在哪学的这一套?

天才确实可怕,刘玄德后知后觉的恐惧着。

不过是他的天才,所以还是可爱更多一些。

“所以,你到底想了个什么主意?”他咬牙切齿地问,惩罚性地紧紧攥了下那人的手心。

这惩罚也不是很严厉,诸葛孔明眉头都没皱,反而笑的更气人了。

“这个嘛,秘密。”



【完】


word: 你还有三篇论文在等你

我:我知道,那就让它等着吧

以及 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成都分会的会长就是赵总:-P

你亮和宝备并没有任何感情问题 人家小别胜新婚 完全是大家自己胡思乱想

评论(2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