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预告

“这一辈子,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我手。见血的,不见血的,多少人含恨死到临头了却都不知道该被诅咒的人是我,反而叫我救他。如果我心软,如果——”

“好了好了,你也就在我面前能发狠说些混账话,这些陈年旧事,也亏你都记得清楚。”那年老的皇帝咳嗽了两声,撑着龙榻上冰凉的丝绸坐直身子,把他的丞相揽在怀里,好像安慰耍脾气的小孩子似的轻轻摸着他的背,一下又一下。诸葛亮喋喋不休地伶牙俐齿好像被永安宫夏日里仍然冷彻骨的空气冻住了,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你要是心不软,哪能答应跟着我这么个穷困潦倒的空头皇叔出山,还一路从南阳跟道成都来。南阳是个好地方呀,孔明以后要是有机会,可得回去再多看看。”

很久很久没有别的声音,只有诸葛亮把脸紧紧贴着刘备颈侧时用力的吸气声。他的身子抖得那么厉害,以至于刘备甚至有些不算是特别杞人忧天地想,会不会自己一松手,那人就因为发抖得太厉害,化成了漫天的大雪,像他第二次去找他却没见到时靠在他的窗边看到的雪那样,百而蓬松,雪片就像来年春天会在同一处盛开的梨花,可惜他没机会再见梨花了。

等诸葛亮不再发抖的时候,刘备还是不想放手的。但不想放手也没辙,他坐了太久,撑不住了。于是他只能慢慢地松开手,缓缓地倒回去,看着诸葛亮跪在榻前看着他。刘备昏暗的视野中那人的眼睛亮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一滴眼泪从他眼窝里滚下来,好像一颗流星那样。

他想伸手接住那颗落下的星星,但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手抬到那么高的位置去了。

“请陛下放心。”那人重重地一拜,刘备有点生气,想他都那么大人了怎么还不知道爱惜自己,这地上那样凉,他又膝盖不好。不过现在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了。“臣以后再不会心软了。无论挡在太子殿下和大汉天下面前的是什么,臣定当……定当……”

定当什么呢?刘备已经听不清了。不过以他的性格,应当是会说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虽九死其犹未悔,总之就是什么死来死去的话。但他不想诸葛亮死,他想他活着,好好地活着。虽然这些话没机会告诉他了,不过那个人素来懂自己的心,应当明白的。

不过明白也不一定会照做就是了。刘备这样想着,他感到自己眼前有一道十分明亮而温暖的金色光线,让他想起在涿郡老家时那颗亭亭如华盖的大桑树也曾经把阳光剪碎一地漏下来。

他很艰难地又瞥了一眼诸葛亮,其实他已经什么也看不清了,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认定那个人在那里。

不好意思呀,让你在南阳白白等了那么久才去找你。人家叫你“伏龙”不是“卧龙”果然是有道理的,你哪是瞌睡龙,你明明装睡呢,哪有人做梦的时候四仰八叉流口水还能笑得那么甜的。

现在换我等等你吧。



想写个玄亮+阿斗的亲情向来着 

不过期末复习了不一定有时间成文啊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