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仿《世说新语》】巴山雨录·其二

#是的 这伪书竟然还有二  《巴山雨录》其一

#仍然是蹩脚的文言文 非常抱歉 感觉不是非常常见的文言用法都加了注释

#有统亮友情向


孙刘联盟既成,周瑜乘舟至樊口,谒先主。先主遣人尉劳之。

瑜长壮有姿貌,吴中皆呼为周郎,先主见乃感曰:“少而有为,周郎果有英雄之姿。”遂长喈,稍有自伤色。

先主长于剑。平旦,舞剑于庭如常,若银龙盘游。俄而武侯至,立廊下久观。既止,武侯目以先主,烂烂胜秋宸,曰:“周郎美,孺子知之,无奇。然刘郎意气勃发,矫若惊龙,势若蔚霞,出则天地动容,今惟一人睹耳,惜哉。”[1]

——《巴山雨录·容止》

武侯尝以“刘郎”呼先主。先主初讷而不答,武侯以为僭越,欲叩以请罪。先主遽止之,耳语曰:“甚喜,故未即应。请复呼之。”

——《巴山雨录·宠礼》

先主治公安,端阳,与群臣筵。先主醉,言武侯以其胜周郎貌也。众皆附之,惟昭德将军雍哂曰:“公独不闻邹忌谏齐威王之故典乎?”先主不悦,曰:“卿何知之?岂意孔明欲有求于孤邪?”昭德将军抚掌而笑曰:“非也,然其私公极矣。”

——《巴山雨录·排调》



先主取荆襄四郡后,权稍畏,进妹固好。先主至京见权,留武侯并关张镇荆州。旬月不得归,然每与武侯书,辄报喜,不报忧。武侯本不欲之往,愈疑,恐其有失。

次年春,先主方携孙夫人还。后每欲私与武侯会,武侯固辞,遂郁郁不乐。或曰:“闻周公瑾密谏吴侯挟公,以制荆州。”先主叹曰:“纵晓以江东事,其犹不得亲至解围,徒使忧。非与之有隙,实过密耳。”

左右语之武侯,武侯乃拜先主曰:“既许以驱驰,为主公忧,分也。惟望察之。”先主曰:“卿心明澈若鉴,本不欲使蒙尘,反伤之,孤之过也。后定当据实以告。”武侯遂欣然改容。先主执其手,曰:“不复有间乎?”武侯佯不解其意,曰:“尝以何故生间?”先主曰:“窃以为盖夫人之故。”

左右闻之,皆掩口卢胡*。武侯薄怒而不能发,先主大笑,以好言乐之,谐如旧。

——《巴山雨录·宠礼》

(*掩口卢胡:捂着嘴喉间发出的笑声,指暗笑。)



武侯从先主入川,废其旧制,明纲常,定法度。越明年,吏治清,民乐业而足。蜀中民皆称其继高祖萧相之遗风。先主得闻,然之,遂语武侯,武侯未答,若有思。先主知其审慎,以为不喜,欲慰之,然武侯释曰:“比于先贤,不若为后世比之。”先主施施*,曰:“此孤之孔明也!”[2]

——《巴山雨录·归箴》

(*施施:喜悦自得之貌,可理解为美滋滋。)



武侯、靖侯俱起于荆襄,少时相厚,未加冠时常结游于山林。武侯形貌修而昳丽,然靖侯朴钝 。二人并行,见者谓之曰:“蒲苇傍梧桐。”[3]

——《巴山雨录·容止》

靖侯素旷达,闻或有诬其为丑悴者,无忿,而戏言于武侯曰:“吾貌固不比松柏巍伟,犹胜蒲苇。然得梧桐在侧,众遂皆以为丑绝。”武侯亦戏曰:“亮既为梧桐,兄友之,当为凤耳。”

——《巴山雨录·雅量》

武侯事先主,后举靖侯,共为军师中郎将,荆州才俊遂咸附之。时人曰:“左将军得梧而引凤,百鸟来朝。”

——《巴山雨录·赏誉》

建安十九年,靖侯随军攻蜀,卒雒县,年三十六。先主痛惜,言则泣涕不止,名靖侯所安处曰“落凤坡”,既取成都,乃亲往奠之。从祭僚属或酹酒,或焚表文,惟武侯抱梧桐数枝往,手植环靖侯墓。

——《巴山雨录·伤逝》



建安十六年元夕,先主遍赏僚属,知武侯性皎然,不恋金银,间问其何所欲。武侯曰:“深为贵重,恐不能允。”先主惑,曰:“请试言之。”武侯曰:“欲得上佳芙蓉一株,然以千金遍寻荆襄无果。”先主遂了然,曰:“此礼确重。”武侯曰:“可允之?”先主笑曰:“必允。”

——《巴山雨录·归箴》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白帝诏,命其陵制依文景旧例,从俭,无起土。亦无植松柏。

从古帝陵皆以松柏拱之,前朝无此例,群臣以违制之故谏之。先主曰:“松柏有正气,孤魂野鬼当避之。朕不忍其无依,愿每有祭祀,则与同享。”下皆垂涕,独武侯强笑曰:“不若遍植以芙蓉。以其入药可解热病,养民。”先主久视之,抚其眼睫,曰:“善,丞相知朕。”

——《巴山雨录·德行》



子瞻尝仲秋泛舟于赤壁,孑然自斟,念与弟子由情素笃,期年不复得见,不觉悲从中来。遥见一客亦独酌于江洲,面目可亲,便邀同饮。与论道,甚合意,一见如旧,遂忘忧。

客雅善音律,携一洞箫,声呜呜然,子瞻闻之,心如绞,曰:“此曲过清,不当为君所好。”客问曰:“当好何曲?”子瞻曰:“有古曲名曰《高山流水》。”言毕则怪之,不知其言何所出。客久不语,乃曰:“然,君知某。”遂奏之。子瞻闻此曲,胸臆渐平。

继而月出于东山,长烟一空,江若流银。客立于月下,无影。子瞻惊甚,问所从来。客目以之,似有泪,复笑曰:“孤魂野鬼耳。思念过重,黄泉路亡,飘零于世久矣,忘姓名。无意惊扰妨害,盖因君之神貌酷肖某一故人,惟盼其平生欢,故亦不忍见君悲颜。”[4]

——《巴山雨录·伤逝》



[1]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就纯粹是觉得“刘郎”这叫法很苏X 想听孔明叫(OOC了的话抱歉 就好这口 请原谅我吧)

都督:你们秀恩爱请不要带上我,谢谢。

用户@诸葛亮的十分之一曹丕  【喜欢】了此文字并点了【推荐】

主公酒后胡言乱语的事迹详见《庞统法正传》非常可爱哈哈哈 感觉孔明传里的宝备和别人传纪里面的压根就是两个人  跟士元都这么熊了跟宪和这样的发小估计更加放飞自我

感觉这段用白话会比较搞笑所以翻译一下吧

先主在公安治事,端阳节时宴请群臣。先主喝醉了,说,“孔明觉得我帅得很,比周郎还帅!”其他署臣都觉得没毛病,只有德昭将军简雍怼他说:“您憋说了,长点心吧,是初中没学过邹忌讽齐王纳谏那篇课文吗?”先主很不高兴,说:“你知道个屁!难道你觉得是孔明有求于我所以拍我马屁吗?”简雍拍手大笑说:“不是不是,是因为恋爱使人失明。”

[2]古代的君主跟臣下说“你是我的优乐美XX啊!”是一种很常见的表扬(e.g 曹荀.avi:“此吾之子房也!”)因为这一段觉得比较有趣,文言文和白话文确实有不同的表达,所以稍微解释一下。孔明说“与其和先贤(感觉玄亮比起邦良更像邦萧)相比,不如成为后世君臣对比的对象。”

然后很美滋滋的宝备说的话就有两种释义了,可以理解为“这才是我的孔明!”,很骄傲的感觉,也可以理解为“你是我的孔明啊!”乍一看像是根本没有翻译,其实就是迎合孔明说的“不若为后世君臣比之”,认为“孔明”本身就是一种赞誉了。

[3]刘义庆《世说新语》:“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共坐,时人谓蒹葭倚玉树。”

这篇真的不是要黑小凤凰,也不是拉踩(有看过我别的文章的太太应该明白我真的很喜欢庞统这个角色,不论是演义还是正史)“然靖侯朴钝”是《三国志·庞统法正传》里“庞统字士元,襄阳人也。少时朴钝,未有识者”的原话,这一篇纯粹是关于庞统一个“貌朴钝”的人怎么到了《演义》里就成了“权见其人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形容古怪,心中不喜”“玄德见统貌陋,心中不悦”(主公颜控 洗不白了)的一点(完全不靠谱)的猜测。鉴于孔明的二姐嫁给了小凤凰的堂哥,他俩又都跟司马徽很熟,我觉得在孔明到荆州之后他俩就认识的概率很大,而且两个人能共同担任一个官职,“(刘备)亲待亚於诸葛亮,遂与亮并为军师中郎将。”肯定关系是很好的。

另外就是,北魏有颍川姐妹花,江东有舒城姐妹花,我们季汉怎么就不能有个荆襄姐妹花?

[4]完善了一下之前在《巴山雨录·其一》的评论里跟 @云若き龍 太太提到的孔明和子瞻前世今生,《赤壁赋》中洞萧客是先主还魂的设定。其实是陆毅(分别在《新三国》《苏东坡》里诸葛亮和苏轼)的演员梗,看过新三的太太应该都对新三玄亮的定情曲是什么非常熟悉吧(咦 我怎么能发音频)

如果虐到了的话给一个小番外 请联动其一的子瞻串场:


忽一客又至,为子瞻前醉酒所见之人,曳前客袖,微嗔曰:“相期中秋赤壁赏月,主公何舍亮先往?”客喜而笑,慰之曰:“孔明勿怪,闻此人盛赞公瑾而不知孔明之贤,故有意戏之。”来人亦笑,曰:“主公何多事。”二人遂相携向月而去,独留子瞻立于秋风凌乱。

东坡:我知道了 你们这CP我吃还不行吗

【评论区】

今天也在给男神写信: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

对那就是给我写的: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

飘柔就是这么自信:九疑山下频惆怅,曾许微臣水共鱼。

今天下雪,和猫一起点外卖:刘葛固雄杰,阅世均一梦。

我觉得这篇文章的作者需要因为她的标题给我专利费:谁将出师表,一朝问昭融。

(你们懂我在暗示什么对吧)

【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三】

评论(2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