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仿《世说新语》】巴山雨录

#文言文水平实在不好 半文半白 虽说是仿《世说新语》而做 完全没有得到原作字字珠玑的真谛 贻笑大方

#借鉴了一些其他比较著名的文人轶事 在文后标注了灵感来源 所有的副标题(如容止、宠礼、伤逝)均来自《世说新语》中下两卷的22门

#私心让子瞻串了个场  我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写虐的天赋……

先主三往隆中,乃见武侯。共论天下之策,至夜兴犹未尽,遂宿隆中。

旦日,天质明,先主即入内室寻武侯。见一人方沐,于帘后理发,乌亮胜漆,柔滑若水,长数尺,理之须以盘盛。先主大惊,疑为武侯妻黄氏,赧颜欲趋出。武侯再呼,先主方悟。[1]

即武侯出,署左将军府事,政令军纪悉决之,事烦,虽沐无暇理。先主惜其发黛黑而光亮,每屏人为之理。尝语曰:“理孔明之发犹掬映水之月华,欲留,不堪盈手。”

——《巴山雨录·容止》

黄初二年夏,先主将于武旦之南即皇位,命为百官制服。既成,携丞相朝服亲谒武侯,曰:“愿先睹服之。”遂复为武侯理发,但见鬓已微霜,捉发久而不语。昔日先主遇武侯于南阳,四十有六,其所从者惟武侯年最少。今先主年逾花甲,武侯亦生白发。世殊事异,故人参商,不觉愀然。武侯知其意,笑而慰之曰:“王惜月华成素麻乎?”帝亦笑,曰:“匪素麻,乃明月落雪也。”武侯对曰:“晴而无云乃见月。既无云,何雪?”帝抚武侯发,叹曰:“欲伴卿白头尔。”

——《巴山雨录·宠礼》


初,武侯随先主囤新野,仲春则偕行于山野。一日武侯从先主游,相谈甚欢,双目闪闪,两颊酡红,未饮然似有醉态。路有粉白海棠夹道而生,武侯就花下过,风起,海棠覆其面却难辨落花[2],先主驻而观之。

——《巴山雨录·容止》

先主伐吴败,退白帝,病旬月,遂召武侯,欲以大事相托。武侯急往,谒毕,先主目以武侯,笑曰:“尝闻长安多生海棠,遂立誓他日当共赏粉雪抱枝。今抱憾食言,犹思当日先生从花下过之风华。”召武侯于榻前,取鲜妍海棠簪于其梁官侧,言亲采自宫中。

时仲春已矣,宫外海棠尽落,武侯惊而复喜,以为吉兆,先主或可愈。

即夕,武侯与先主秉烛相谈,如平生欢。伺先主寐,武侯怪海棠无香,取之就烛细观,系一丝帛珠花。盖平明武侯见先主即双目忍泪,不欲泣以忧先主,故不能辨。武侯失笑,继而悲不能寐。

——《巴山雨录·伤逝》

建兴十二年,武侯病逝于五丈原。时为八月,然天骤雪,其色薄粉,有异香。雪甚大积尺余,宣王不能追,而汉军回师畅通无阻。

次年春,长安海棠未华而实,民甚异。坊间多传为先主尽携长安海棠,以迎武侯归。

——《巴山雨录·伤逝》

魏武将尽屠徐州以报父仇,遣劲旅率大军数万迫近,诸侯皆以其势大而不欲救,惟先主领募军两千与之战。曹军破城,两军巷战,民亡于兵刃而曝尸荒野者不计其数。先主不忍,策马突冲以保流民,救一少年于曹军刀戟之下。其年不及舞象,布衣乱发,然遇乱军奔袭而色不变,先主所问,皆对答以沉静雅言。

是夜无月,徐州民扶老携幼弃城而走,先主恐民为乱军所冲,意持炬为之引,留少年于府。少年止之曰:“将军于至暗中明此火,非独百姓可见,曹军亦见。旦有所失,三军无主。”诸将亦欲谏。

先主曰:“虽万人欲灭之,亦当明此火。汉属火德,此火不明,汉德遂不复存于民心焉。吾以千余卒抗操百万之众,非不明此举不智,唯此心不可背耳。请勿复言。”

诸将遂止,惟少年曳其氅,曰:“既如此,可着一心腹领轻骑一支,断曹军后。纵不全歼,亦乱其阵脚。”

先主甚赞其敏,依其所述。念少年失怙,欲得归则收为假子,然少年不允,曰:“但愿为将军肱骨,共明此火。”先主奇其言,曰:“君尚少,何言此?若及加冠未夺此志,愿亲往请之。”少年笑曰:“将军无忘今日之言。”遂别。

——《巴山雨录·德行》


后宋元丰五年,苏子瞻因乌台事左迁,谪黄州,尝泛舟于赤壁矶,念公瑾不过而立即成败曹公、定三分之功,感慨万千,作《念奴娇·赤壁怀古》。

是夜,子瞻独饮达旦,几度醒而复醉,醉眼朦胧,见一客翩然而至,形容举止深有汉官威仪,疑其或为先贤托梦而来,故深揖问所从来。来人不语,引之出,弹指间四壁屋瓦皆去,举目火光冲天,杀声若浪,旌旗蔽空。子瞻与客虽身处枪刀剑之间,然稳如泰山,毫发无伤。子瞻大惑,客释曰:“此当日周公瑾破操之赤壁,邀君梦游故地。”

俄尔见一将于乱军中持双剑,步步生风如入无人之境,鲜衣怒马,气度不凡。子瞻甚奇之,客意得而笑曰:“此乃我主汉左将军刘豫州。君赤壁题词,雄浑壮丽,殆以周郎自况也。然独见周郎少年成名,却不见我主韬晦数十载,几无容身之地,终不忘挽狂澜于倾颓之志,终不改救苍生于水火之行,虽千万人,但往无悔邪?”

此言既出,子瞻顿觉心胸大快,醍醐灌顶,郁郁自伤之情一空。方欲谢,却见兵马、战船倏尔不复见,若日出而霏开,徒留杯盘狼藉,残灯伴酒。

   ——《巴山雨录·赏誉》


[1]陈继儒 《珍珠船》卷四:李山甫美姿容,髮长五尺餘。尝沐后,令二婢捧金盘承而梳之。有客造焉,见理髮,趋出,疑其妇。 山甫连呼,方悟。

[2]刘义庆《世说新语·容止》:王夷甫容貌整丽,妙于谈玄,恒捉白玉柄麈尾,与手都无分别。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