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现代AU|论坛体】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 中

预警:持续性非主观OOC 、日常“引喻失义”的主公 、统亮【友情向】、以及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冒出来的私货费董费

 @威风怯怯 太太您点的搭衣服梗 可惜被我写的一点也不萌(´・ω・`)

【中】

季汉集团内部网站>>>留言板>>>自由交流版块

#400 非百里才

 前董事长的确是用了一番苦心。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正因为前董事长那段时间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自我充实,日后他和执行官才能不仅作为生活中的伴侣携手并进,也是事业上的天作之合,这对季汉也是一桩幸事。

为了爱的人成为了更好的人——这大概就是“最好的浪漫”吧。

#401云从龙

 回复#400: 执行官肯定会认为公琰的评论深得其心;-)

#402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我的天呐我感受到自己和父亲之间巨大的差距了(´·ω·`) 不说了我先哭一会去( ;´Д`)

#403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这就把你们唬住了……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这浪漫有毛用,又不能当饭吃,是不是“真爱”那还得看物质上利益分配的好吧

当时前董事长遗嘱一公布,好多想搞事的都觉得前董事长和执行官不和了,那分股份啥的不是敲山震虎就是笼络人心,要不前董事长怎么连房子前妻都给了都不给执行官留一套?呵呵,你们造谣的能不能动动脑子啊,且不说季汉的股份和房子谁值钱谁更重要,他刘玄德要是能做到月亮他也摘下来留给他的小可爱,但他名下一共就那两套房已经全分了,他自己住的房子不论在荆州还是成都那房产证本上写的名字都是诸葛孔明啊。

所以,年轻人们,听你们宪和叔一句劝,只有敢把你名往房产证上写的那才是真爱,别的都是虚的。

#404 Not Found

 这个我作证……我爸分我那套房子在一楼,他本来想买来做私人资助社区医院的……后来执行官觉得那个位置不太方便居民这事就算了,于是我爸就很“豪爽”地把房留给我了……那房他连门都没进过……

我们还在荆州,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爸和继父家我还有个房间,我从学校回来赶上我爸他心情好的话会【允许】我在那住一宿,否则我就得被赶回宿舍不能打扰他和继父二人世界……等我上大学以后,回来发现,那个房间被我爸改成储藏室了……我问他我住哪,他给我两个选择,睡沙发,或者自己打工赚钱住宾馆。继父心疼我在外面折腾大半年回家还感受不到来自家的温暖,所以他决定他不睡卧室了,让我和我爸睡主卧,他睡折叠床。

我爸表示继父工作那么辛苦晚上本来睡眠质量就不好腰又不好怎么能睡折叠床呢,这样吧,他俩开房出去住,正好房子住腻了换换心情。于是他俩就出去租民宿住着了,我一个人住他们俩的主卧。

所以我果然是捡来的吧🌚🌚🌚

#405 志虑忠纯

 心疼董事长(。 ́︿ ̀。)不过我觉得董事长您和前董事长执行官一起朝夕共处那么多年应该攒了不少猛料吧哈哈哈哈

#406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猛料倒是不算……但对我的伤害真的太严重了……

就是我高考结束以后,毕业典礼还没开始,学校要求典礼上穿正装,但我还没有,我就想着跟我爸提一下这事,但还没开口,我爸有一天就突然拿了套新的正装进了我房间,还带着领带和袖口,全备齐了,挂在了我衣橱里。我很自然地以为是给我的毕业礼物,就很感动啊,我也可以穿上西装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了啊,我爸还没开口我就一顿谢恩。我爸只是用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最后就点了点头离开了。

他一走我马上就试衣服,试了感觉不对,这个尺码绝对不是我能穿的啊……但这毕竟是我爸亲自买的,哭着也要穿它去参加毕业典礼!

幸好爸心中对我还有那么一丝疼爱(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他怕我硬塞把衣服撑坏了😫),趁着我出门给我衣橱里换了一套我能穿的正装,避免了惨剧的发生,没有让毕业典礼成为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夜……

后来他有点愧疚地跟我解释,那套衣服是他那天看杂志觉得继父穿好看,当即按照继父的身材尺寸定做了一套作为惊喜,藏我房间里是怕继父提前发现了影响节目效果👏👏👏

#407 云从龙

 回复#406: ……抱歉啊公嗣,前董事长他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伤你的心……他并没有不把你放在心上,你的那套正装是他后来和执行官一起去挑的哦:-D

#408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没事子龙叔,我已经习惯了,您不用安慰我……

毕竟那套正装继父穿真的很好看_(:_」∠)_继父平时都穿的比较素,黑色蓝色之类的,那套正装是白色的特别衬他的气质,整个人都闪闪发亮✧٩(ˊωˋ*)و✧

我问过继父他是不是不喜欢,继父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套衣服,但因为是爸帮他配的,所以只有很重要的场合才能配得上那身衣服。

虽然让深受其害,但我真的佩服我爸的眼光( ·᷄ὢ·᷅ )

#409 幼麟

  这套?

【季汉集团在洛阳证券交易所上市当天诸葛孔明与季汉其他主要成员高清合影.jpg】

#410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对就是这套!继父穿真的超好看的!不过他也就穿了那一次(´·ω·`)

#411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这不伯约的电脑桌面吗

#412 志虑忠纯

 不过这个颜色不是白色,应该说是米黄吧?

#413 志虑衷纯

 米黄灰调比较重,这应该是杏色。

#414 非百里才

 ……为什么你们俩会对颜色细微的差别这么有研究?

#415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公琰你心真细啊哈哈哈哈你别想太多哈哈哈哈这跟性取向无关啊哈哈哈哈

#416 非百里才

 我没问你那个……不过就当是我多事一次吧。@志虑衷纯   我觉得你不需要担心一直在困扰你的那个问题,因为看起来你不是唯一一个感到困扰的人。

#417 你才避箭

 看来办公室恋情不光遗传,而且传染,咱这都出了多少对了?干脆改名叫季汉婚姻介绍所得了……难怪当时我建议公司管理规定应该加上禁止办公室恋情,前董事长一直很为难,执行官直接给我否了,看来是上行下效。

#418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感觉自己中了一箭😓

#419 云从龙

 回复#417: 法总经理@你才避箭,我想非要细论的话,在这方面您要说是执行官是因为私心,这也是有的。但我个人认为更主要的是因为执行官认为没有必要主动去“宣传”“控制”办公室恋情这种现象,前董事长和他都相信季汉的员工能够自己调整好工作和感情的关系,何况感情这种东西也不是能通过“禁止”来“控制”的,特别禁止反而会让员工花费更多精力隐瞒恋情,更加影响工作效率,实在多此一举。

如果季汉的员工能够在不影响个人和他人的情况下找到伴侣,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毕竟让员工感到幸福也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但如果很不幸他们真的因恋爱影响了工作,那也按照正常的“渎职”处理即可,何必将渎职的原因特殊化?

 如果休昭和文伟彼此有意,那我们作为公司的前辈自然是以支持和祝福为主,况且他们俩现在分出成都和荆州两地,也算不得是“办公室恋情”,不是吗 ;-)

#420 凤雏

 赵总这是经验之谈啊。但我记得您夫人是执行官和前董事长介绍的,跟办公室没关系吧?

#421 云从龙

 回复#420: 怎么,难道庞副执行官您还在怀疑我其实是执行官吗?:-D 如果我真的是执行官的话,看你们讨论了那么久前董事长和他的事情,怎么会没有任何反应,还很愉快地参与你们的讨论呢 : P

#422 凤雏

 这简单,说明诸葛孔明还没脸没皮呗。

#423 非百里才

庞副执行官@凤雏   这么说有点不太合适吧,不管执行官看得见看不见,在背后议论他本身就是我们的不对……

#424 云从龙

 回复#423: 哈哈:-D没事的,公琰。执行官和庞副执行官都认识多少年了,这两句玩笑还开不得吗?还是说你担心我会向执行官告状?;-)

#423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先不说@云从龙  到底是谁,我感觉你们好像忘记了什么更重要的东西 

 @志虑忠纯   @志虑衷纯   行了,别藏了你们俩,情侣名都起好了还藏啥

#424 志虑忠纯

 我……我……我……哎呀简顾问您怎么!还有公琰!还有法总经理!怎么还有赵总!你们在说什么啊啊啊啊我完全不明白啊!

#425 凤雏

 你这一个月跑回成都三趟家都顾不上回直奔公司是因为你小子多敬业爱岗呗……行,算孔明有本事,这办公室恋情还提高工作积极性了,佩服。

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你那边工作效率提高了,我这边就找不着人了🙃 @云从龙 

#426 云从龙

 庞副执行官的意见我会转达给执行官的:-D

@志虑忠纯  @志虑衷纯  加油;-) 我代表全体员工祝福你们哦~这又是季汉的一桩美谈;-)

#427 非百里才

 不是……赵总,我……我没想……我没想……您误会了ಥ_ಥ……

#428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你就不要再死撑了文伟……

【 执行官注视前董事长.jpg】

 【董休昭注释费文伟.jpg】

这一模一样的你还解释啥😏眼神是藏不住的😁

#429 志虑衷纯

……

#430 志虑衷纯

@志虑忠纯   文伟,我的确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431 志虑忠纯

其实我也是  有些事一直想告诉你 从上学时就开始了

#432 凤雏

 看来他俩要消失一阵子了,让我们祝福他们,也祝福我自己,以后就要承受双倍的虐狗了。

#433 你才避箭

 你有什么好痛苦的,成都这里才是重灾区好吗……  

#434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所以我们到底选谁做「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成都分会」会长_(:_」∠)_

 我提名我自己可以吗(●°u°●)​ 」

#435 幼麟

 原来这种东西也需要竞争吗……

#436 非百里才

 好像是的,听说是根据遭到的伤害等级来评定。

伯约要不要考虑参选?毕竟这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有点类似执行官和前董事长的粉丝后援会之类的。

#437 云从龙

 回复#436: 公琰知道的挺多的嘛;-)

#438 幼麟

不是, 我绝对没这个想法,果然和各位相比我资历还是太浅了……

我是想问,既然是按照“受害程度”评定的,庞副执行官@凤雏  您……是怎么当选的?

#439 非百里才

 回复#437: ……赵总不要多心,只是作为执行官的助理,公司里和执行官有关的事情自然会格外关注一点,以便更好地配合执行官工作。@第五常量  马顾问当年也是这样,对吧?

#440 凤雏

 哈,有一点文伟倒是没说错,你这假公济私围魏救赵的一套也跟孔明一模一样。

@幼麟   你确定想听吗?我觉得那会让你心目中的「季汉首席执行官」形象幻灭的,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441 云从龙

 回复#440: 公琰跟随执行官时间长了,有些相似也是自然的,庞副执行官不会是嫉妒了吧: P

我倒是很好奇,您是执行官最亲近敬爱的师兄,执行官让您受到什么伤害了?

#442 凤雏

 既然是赵总的想知道,那我就没法推辞了。

曹子桓接手公司之后很快曹魏就上市了,公司里的大部分老员工都希望季汉也能上市,但前董事长的态度很暧昧,我们开会讨论了好几天,也没决定到底要不要上市,那几天前董事长和孔明关系也挺紧张的。后来孔明说他有办法劝前董事长答应,大家也就只能把这工作交给他了。私下里他告诉我他要装病劝(其实说是“逼”也不为过)前董事长答应上市。

我不是很赞同他这个算不上办法的办法,因为之前孔明也住过院,那次前董事长……反应挺大的……孔明生病其实是他的心病……所以我担心会适得其反。

不过孔明打包票没问题,我只能由着他去了,但心里放心不下啊,毕竟我是他娘家人(虽然这小白眼狼丝毫不领情),他要万一真作出什么事来我也没法跟前董事长跟他哥交代啊。所以他被“送医”之后我就赶在前董事长去之前过去了,正好孔明的病房里头有个放医疗器械的套间,我没告诉孔明就自己等在里面,要一切顺利进行我就在那呆着等到董事长走,要是不顺利我就出去劝着点董事长。

现在我真想穿越时空回去杀死那时候跟着瞎操心的我自己🌚

前董事长赶到医院的时候那叫一个惶恐,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我在里面听的都不忍心了,孔明那小白眼狼还搁那演戏,之前还找星彩还不银屏的特别给他化了妆弄的小脸苍白,有气无力地说什么什么年命不永先君而去,无缘看季汉走得更远,放心不下董事长,要董事长一定要答应他的意愿。前董事长当时就哭了,那当然是好好好什么都依你,孔明一看目的达到了就赶紧趁热打铁,接着讲上市下一步的计划,越讲越激动。

最后他当着前董事长的面自己坐起来了。

#443 你才避箭

 我好像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所以你在里面被锁了几个小时?

#444 凤雏

 这楼层还真适合当时我的心情

 @你才避箭  三个小时。如果不是因为有个电话叫前董事长回公司我还出不来。

幸好那隔间里有医用脱脂棉可以堵耳朵,要不我就要在里面自杀了。

第二天见到前董事长他那叫一个神清气爽,还很关心我怎么脸色不好。我是脸色不好,一宿没睡搁谁脸色能好了。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说啥他就很豪爽地给我开了半天假。

当年夏天季汉就上市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发誓,如果我再操心他俩的事,我就不叫凤雏,改名叫沙雕。

#445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我忽然想起我小学的时候,有一次继父觉得我爸应该带我进行点亲子活动增进感情,于是继父、我爸还有子龙叔就带着我和我二叔三叔家的一帮小孩浩浩荡荡地去了新开的海洋馆。@云从龙  子龙叔您还记得吗……就是那次您看完海豚表演之后太陶醉了在海洋馆迷路了,弄的我们只能广播找您那次……

然后大概就是子龙叔带着我几个孩子在前面走,他俩在后面慢慢走,(那时候我太年轻,继父说他是我爸的朋友,我就信了,以为他跟我爸住一张床晚上他们屋里还老有动静是因为他俩彻夜长谈🌚🌚🌚)我停下系鞋带就落在后面了,他俩没注意到我,继父突然指着一条鱼,品种我记不太清了,跟我爸说,“那条鱼像你。”

我爸问哪像了,继父说:“你们俩都挺好看的。”(不知道为什么继父对我爸的颜值蜜汁执着……大概这就是真爱吧……)

然后我爸说,“我要是鱼,那你就是水咯。我得孔明,如鱼得水。”

继父一开始很满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脸红了,好像生气了甩开我爸,小声跟说(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就听得那么清楚🌚)“当着孩子你怎么胡说八道”之类的,我爸就一个劲儿坏笑着哄他。

那时候我还以为我爸的意思是他俩关系很好,就跟鱼离不开水一样,这有什么不能当着孩子说的,我看我安国哥和定国哥也关系很好嘛,那也是如鱼得水。

后来我懂事了。对不起安国哥兴国哥,你俩不是如鱼得水。

现在我只想说,超速了爸,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446 幼麟

 不可能,季汉上市这么重大的事怎么可能这么随便的就决定了!我要去找执行官亲自问这事!

#447 云从龙

 回复#446: 伯约,你先别急。当时季汉规模持续扩大已经过了峰值,盈利增常开始降速,需要寻找新的融资来源,上市是大势所趋。其实我们都是知道前董事长心里是想上市的,但他考虑到上市会影响持股员工的收益,而且风险比较大,所以想再缓两年。但时不我待,我们要搭曹魏上市的便车,越早上市对我们越有利,所以执行官也算是用了一种比较权变的方法,让董事长明白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吧。因为那时候他心里笃信自己是能够领悟董事长的心意,董事长最终也是一定会认可他的决定的。

哈哈,说到底,那时候的执行官还是有些任性吧,现在的他应该把无论如何也不会那么做了。

 回复#445: 哈哈,公嗣记得……真清楚 : ) 前董事长他……说话总是乱用比喻,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董事长可别跟他学呀,哈哈 : D

#448 凤雏

 那何止是任性,明明是恃宠而骄。仗着前董事长被他吃的死死的为所欲为。

#449 幼麟

 那按赵总的意思,这都是真的。

#450 云从龙

 回复#449: 至少就我能了解的信息,庞副执行官虽然说的夸张了一些,但的确是真的。伯约是不是感觉执行官是和你想象中……不一样的人?: )

 回复#448: 如此说来,执行官恃的宠可不仅是前董事长的宠,还有庞副执行官您的呀 ;-)

#451 凤雏

 赵总说笑了,我可不敢。一会张总看见了好顺着网线来打我了。

#452 云从龙

 回复#451: 庞副执行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您要是不疼执行官,之前公司里财务账目的问题,光靠法总经理一个人是很难兼顾的吧?而且他和李正方毕竟是多年的老同事,很多事情他做不方便。庞副执行官不说,但执行官心里都清楚的。

(@云从龙  撤回了一条回复)

#453 非百里才

 赵总……@云从龙 怎么您也……

#454 云从龙

 回复#453 抱歉,一时投入就忘记啦 : P

#455 凤雏

 ……

要是孔明那小子也有赵总这么坦诚就好了。

#456 幼麟 

嗯?我好像错过了什么……赵总手速太快了……

@云从龙  怎么说呢……我上学的时候就听说过执行官的名字,但那时候对他只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只是觉得他很厉害,最终决定离开曹魏千里迢迢到成都来也是因为我从心底尊敬执行官,想要为他做些什么。现在认识执行官也快两年了,觉得他确实和我最开始的印象不太一样。

#457 云从龙

 回复#455: 执行官是因为心里知道庞副执行官明白,他说出来了庞副执行官反而会不好意思;-) 不过,果然有些事情还是应该明明白白地说出来,才能真正传达到吧。

 回复#456: 伯约是不是有点失望了: P 我认识执行官很多年了,其实他也就是普通人而已,不过是比伯约多几年阅历罢了。

#458 幼麟

 不,并没有。一开始我总是觉得执行官非常遥远,难以靠近,即使现在我也不认为我接近了他。执行官是极其能言善辩之人,他非常善于剖析和开解他人的烦恼,能够在他人陷入迷茫和困境中指明方向和道路,他不是话少的人,但他却很少真正谈起他自己。他有怎样的忧虑、怎样的困惑,我都不得而知,因此,虽然执行官并不需要,但我心里一直在暗暗为他担心。

或许就像赵总说的那样吧,执行官虽然拥有非常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规划计算能力,但他依旧不是神,他需要关怀和爱。而今天我知道了执行官并不是孤身一人,前董事长始终在陪伴着他,而且因为前董事长的存在,执行官可以做很多不那么“执行官”的事,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事。

况且,我觉得就我私心而言,比起毫无私情,事事谨小慎微、循规蹈矩,我更加喜欢这样的执行官。

(@幼麟  撤回了一条回复)

#459 幼麟

 抱歉,是我得意忘形了。说了好多不该我说的话。

#460 非百里才

 伯约,其实你不必撤的……

#461 云从龙

 我看到了噢,伯约;-)

 顺便说一句,我觉得执行官可以做一些不那么“执行官”的事,也不仅是因为有前董事长噢: )

伯约自己就是很重要的原因。

#462 凤雏

 啧啧啧,本来指望着能把伯约培养成成都分会坚定不移的后备会员的。

我可羡慕死孔明了,我上哪能找着这么好的年轻人啊……为什么我手下的年轻人要么心里记挂着孔明要么记挂着谈恋爱,反正心早就飞回成都了。要不人家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我这一把年纪了还得守在荆州这破地方,不就是为了躲避那俩没羞没臊秀恩爱的伤害嘛

#463 云从龙

 回复#462:其实说到底,前董事长和执行官并没有伤害到大家啊: P 差不多除了法总经理,都是因为种种机缘巧合,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导致的,前董事长和执行官本人并不是有意要“秀”恩爱啊 ;-)

#464 雄剑藏玉匣

呵。 

好个“并不是有意要‘’恩爱”。

#467 非百里才

 @雄剑藏玉匣  敢问阁下是……?

#468 雄剑藏玉匣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个留言板设置一个昵称功能本来就是为了发言的时候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是谁吧。

#469 幼麟

 话虽如此,但感觉阁下语气不善,莫非是对执行官和前董事长有什么意见但不好意思直说?

#470 云从龙

 公琰@非百里才  伯约@幼麟  不必如此,即便真是因为对前董事长和执行官心怀不满,用这种方式表达也是人家的权利,说明我们平时本就做的不好,更该倾听人家的意见了。

 何况这位@雄剑藏玉匣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便是孙吴的周总吧?:-D

#471 雄剑藏玉匣

 哦?怎么知道我不是季汉的人?何况这里难道不是季汉的内部论坛,又怎么会有孙吴的人加入?

#472 云从龙

  哈哈,我也就是随便猜猜;-) “雄剑藏玉匣”出自李白的《门有车马客行》中“雄剑藏玉匣,阴符生素尘”一句,“阴符”音同“音符”,周总极善音律,故作此猜测。

#473 雄剑藏玉匣

 ……

#474 雄剑藏玉匣

 猜的不错。

#475 非百里才

 但季汉的内部论坛的确只有用内网的员工账号才能注册

#476 幼麟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是不是存在你们没发现的安全漏洞?马上进行全面排查。

#477 第五常量

 你们别紧张,当年周总也是孙刘联盟的促成人之一,为了联络方便和资料传输,孙吴负责跟季汉联络的人都有季汉内网的基础权限账号,可以登入留言板,同样季汉也有些人有孙吴的内网账号,比如执行官和我,@志虑忠纯  现在负责和孙吴的外联应该也有。

#478 云从龙

 幼常和周总现在可是同级的同窗了,还要拜托周总多多照拂啊:-D

#479 雄剑藏玉匣

 ……您客气了。

#480 凤雏

 没想到公瑾师兄都来了,不知有何见教啊?

#481 雄剑藏玉匣

 好久不见,士元。自从你无处可去被季汉收留,这都十多年了吧。

不过是因为眼下学期伊始,百无聊赖,这才突发奇想。各位讨论的这么热闹,刘玄德董事长和孔明又都是我的故人,因而回忆起了一些旧事。

#482 云从龙

 回复#481: 庞副执行官会“无处可去”缘是和孙董闹了些误会,又不知周总早就有意拉拢却没与孙董做好沟通,才阴差阳错来了季汉。如果周总不是在卸任之后得知庞副执行官加入了季汉,才急的忘了时差连夜打电话给孙董提了迟来的建议,庞副执行官这样的人才自然不会痛失孙吴的知音。不过也要多谢周总,这才让季汉得了这位大才,有了今天的发展;-)

#483 志虑衷纯

 董事长@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我建议您把刚刚赵总那段话保存下来背过,仔细分析其中的措辞安排,提炼模板作为日后答记者问标准回复参考。

#484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好的(· ·;) 不过休昭你和文伟的事怎么样了?

#485 志虑衷纯

  多谢董事长关心,我们已经没事了。

#486 幼麟

 @志虑忠纯  文伟人呢?不出来炫耀一下不像他啊

#487 志虑衷纯

 ……他订了飞成都的航班,现在应该在路上了。@凤雏  庞副执行官,@志虑忠纯  走的急,可能想不到要您请假,我代他向您道歉,请您原谅。

#488 凤雏

 ……

#489 凤雏

 年轻人啊。我还能说什么呢🍾🍻💐爱情呀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祝你们幸福💕

#490 雄剑藏玉匣

 回复#482: 你真是季汉的副总裁赵子龙?

#491 云从龙

 回复#486: 周总也怀疑我是执行官吗?;-) 不如这样吧,@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能不能麻烦你们查一下我的真实ID?也让大家放心,要不总怀疑我是被执行官顶了码,聊的也不尽兴嘛 :-D

#492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好的,请稍等。

#493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云从龙 个人资料页面截图.jpg】

@云从龙  的真实员工ID为@副总裁赵子龙

好了,各位可以继续放心八卦执行官和前董事长了😂我继续默默潜水深藏功与名😌

#494 云从龙

 回复#493: 谢谢你 : )

 回复#490: 哈哈,周总果然眼光不凡,与孙董一样善于识人,今天好多人错把我认作执行官呢;-) 大概是我跟执行官认识时间比较久,平时配合工作也比较多,有些相似也是难免的: P

#495 雄剑藏玉匣

 赵总谬赞了,其实仲谋在“识人之明”方面确实有所欠缺,不然怎么会想到要拉拢诸葛孔明这样的下下策。

#496 幼麟

 执行官将季汉视若生命,是季汉的肱骨心脏,哪里是外人能够动摇的。

#497 雄剑藏玉匣

 那时仲谋年轻,又求贤若渴,故而被诸葛孔明夸夸其谈蒙蔽了双眼,竟然想要招揽此人。到底董事长还是缺乏经验,其心赤诚,才反被诸葛孔明所伤。

#498 凤雏

 年轻?缺乏经验?我怎么记得那孙仲谋不过小孔明一岁,又得公瑾多年教导,才有了合肥谈判的战果?

#499 幼麟

 别开玩笑了,我们执行官行为品德无可挑剔,向来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季汉与孙吴联盟也是执行官首倡,中伤孙董破坏联盟的行为对除了曹魏以外谁都没有益处,执行官与孙董并无私仇,何必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就算是要蓄意抹黑破坏执行官的形象,也总该编个符合逻辑些的谣言吧。

#500 云从龙

 回复#499: 伯约。

#501 非百里才

 @幼麟 我觉得你可能稍微有点误解了周总所说的“伤害”的意思……

#502 幼麟

 对不起,周总,刚刚是我反应过激了。 @雄剑藏宝匣

#503 雄剑藏玉匣

 ……

#504 雄剑藏玉匣

 没什么。看来他是你不能容忍他人去否定的人吧。我能理解那种感受。

#505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所以,看来孙董也是孔明秀恩爱的受害者咯?啧啧啧,了不得啊,都秀到对岸去了,怕不是马上就要直播向全国人民公开出柜了。

#506 你才避箭

 我一直觉得他俩能在媒体那瞒到今天简直不可思议……之前都好几次在餐厅被拍到坐在同一侧吃饭了,竟然都能糊弄过去了……

#507 凤雏

 因为孔明相对比较低调吧。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一般都跟前董事长保持距离,而且一直带着戒指,大家一般默认他已婚,不太好意思瞎猜。

#508 雄剑藏玉匣

 “低调”和“诸葛孔明”竟然能放到一个句子里?他能瞒到今天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当时他代表刘玄德来孙吴上两谈判的事戴着戒指,我一直以为他是跟上学时候那个姓黄的物理学院学姐结婚了,毕竟在建安的时候他俩没少一起祸害我的实验室,就也没特别问。

仲谋一直很欣赏他,开了很高的条件想从季汉挖人。虽然大家都知道刘玄德态度很诚恳待他也确实不错,但季汉条件毕竟太差了,从孙吴拉来这么大一笔投资帮他扛过赤壁这一劫也算是报了三顾之恩。诸葛孔明态度一直比较暧昧,我们还以为这事有戏。他在我们这边住着季汉都没钱报销,又不能报在孙吴的账上,全是我们几个人自掏腰包。

就这么好吃好喝供了大半年,联盟也结了,赤壁谈判前期工作准备也差不多了,马上就正式开始谈判,仲谋开了很高的条件想挖人。诸葛孔明也没说他不同意,只说他和刘董是签过合约的,如果要毁约的话违约金很高,他无力支付。

仲谋当即表示孙吴可以代替他支付,都不事先问问违约金是多少,诸葛孔明真胡诌个数目狮子大开口捐了钱跑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以为孙吴的钱都是东风刮来的。还用自己的私人飞机送诸葛孔明回樊口季汉那边布置谈判的准备工作,让他哥在路上陪着他,还想着等诸葛孔明在季汉那边一完事就直接交钱了事把人接回孙吴就行。

最后的结果就不用提了。

幸好钱回来了。

#509 云从龙

 回复#507:周总总说执行官奸诈,可执行官待孙董并无丝毫不义之举啊,是孙董自己看了执行官和前董事长签的合同,确实支付不了执行官承诺给前董事长的违约金呀;-) 

#510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噢……好像孔明和前董事长是签了个类似婚前协议的东西……等等,我记得那里面的条件——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不愧是孔明  

#511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婚前协议?财产分配协议吗?

#512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分配啥财产啊傻孩子,那时候你爸名下也就有辆的卢吧,你爸那一屁股债还是孔明从刘琦那借了钱炒币赚了几百万才还清的……算了,这些事你还是不了解比较好。

#513 云从龙

 荣辱与共,肝胆相照。终生所托,至死方休。

就是这样的协议,以生命为约。若是毁约的话,违约金也就是自己的性命。

其实这样的契约本就是玩笑,也毫无约束力。但前董事长是把它当真的。不论是为了季汉,还是为了执行官,前董事长都是这样做的。

#514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

这秀恩爱的方式太高级了。真的学不来(◉㉨◉)  

#515 雄剑藏玉匣

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们还能说什么?那不成了逼他自杀了?

当时我好心劝他来孙吴,他还说刘玄德给他的待遇仲谋给不了,所以他不能终止和刘玄德的合约,我还奇怪是什么待遇。

呵呵。什么待遇,合法丈夫地待遇。什么合约,婚约。

#516 幼麟

 赵总真的了解很多执行官和前董事长之间的事情啊

#517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哈哈哈正常正常,子龙在前董事长和孔明搞暧昧阶段就是他俩的专用💡无时无刻不在发光发亮,同时带有空气净化器的作用,让他俩之间那弥漫着恋爱酸臭味的空气不那么让人窒息

#518 幼麟

 那赵总@云从龙  您肯定知道很多和执行官有关的事情吧?看大家说了这么多,感觉都是前董事长为执行官做过的事情……

我刚来季汉的时候跟大家还都不认识,每天中午都是一个人在餐厅吃饭,执行官当时就经常带着自带的午饭和我一起吃。有一天中午执行官跟我谈起了他爱人,那时候执行官的眼神很温柔,和平时都不一样,我想执行官对前董事长的感情是是不亚于前董事长对执行官的,甚至要更甚,不然他也不会几十年无所保留地为季汉付出。

赵总和执行官还有前董事长都认识那么久了,他们都很信任您,您肯定知道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关于执行官对前董事长的细节吧?

#519 凤雏

 哎呦。@云从龙  我倒是也很好奇您会怎么回答啊,执行官和前董事长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您知道的最清楚了,对吧,赵总

#520 云从龙

@幼麟  就像你说的,执行官不是不善言谈的人,但他却总是觉得很难对人敞开心扉,谈论和自己有关的事,不论是他的需要还是他的感受。因此这么多年来,他在和前董事长的关系中都表现的相对被动。

或许对执行官来说,一直以来他能为前董事长做的,只有尽力做好公司里的工作,保证季汉的发展没有偏离前董事长的初衷,来作为对前董事长的“回报”,却很少在情感中作出等同的回应。

#521 潜龙

 我倒觉得并不是像子龙说的那样。

#522 凤雏

 !!!

#523 凤雏

 得了  @全体成员  恭喜你们全都暴露了 正主出现了  你们自求多福吧反正我在荆州天高皇帝远没人管的着我哈哈哈哈哈哈

#524 非百里才

 ……正主

#525 志虑忠纯

???什么情况?我刚过安检一会上飞机了你们怎么刷了这么多?

潜龙?这跟庞副执行官@凤雏 是情侣名吗???

#526 生子不当如刘阿斗

 这种简洁的文字风格,委婉但不容拒绝的语气,还有能直呼子龙叔名字的亲近……

#527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哎?我记得孔明还没加入季汉前在水镜论坛发帖那个账号就叫什么什么龙来着

#528 你才避箭

  终于出现了  果然是“潜”龙

#529 幼麟

 @潜龙  您就是执行官,对吧!

#530 云从龙

 ……

【TBC】

关于公瑾的昵称来源,全诗如下:

    《门有车马客行》

门有车马宾,金鞍曜朱轮。
谓从丹霄落,乃是故乡亲。
呼儿扫中堂,坐客论悲辛。
对酒两不饮,停觞泪盈巾。
叹我万里游,飘飘三十春。
空谈帝王略,紫绶不挂身。
雄剑藏玉匣,阴符生素尘。
廓落无所合,流离湘水滨。
借问宗党间,多为泉下人。
生苦百战役,死托万鬼邻。
北风扬胡沙,埋翳周与秦。
大运且如此,苍穹宁匪仁。
恻怆竟何道,存亡任大钧


此诗备述归乡惊觉市朝迁谢,亲戚凋丧之意。“雄剑藏玉匣”大概是公瑾目前的境况。而“阴符生素尘”中的“阴符”指兵法,也就是“策”。

孙吴串场结束  十万的昵称我都给他起好了可惜他没机会出场

关于公瑾为什么会在季汉的论坛上跟大家闲扯,原因是他在防火材料学的实验课上试用自己研发的新材料,把实验室烧了,目前被学校停课了。

下一章曹老板踢馆啦哈哈哈 我男神终于可以不用活在对话里了(等等 这好像仍然是活在对话里……)还没想好他的昵称 曹老板得起一个既霸气又浪漫主义的昵称

季汉成员发动技能【看谁都像执行官】

一句话番外的番外:费文伟被扣了一个月的工资,蒋公琰拿到了特别年终奖。

另外这一章的楼层设计有一个小彩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ω< )★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