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现代AU|论坛体】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 上

#本文《人生苦长》正篇番外  时间线为第十章玄亮结束分居之后公开出柜之前

#季汉全员向 大概是欢乐EG

#预警:非主观OOC 全程高糖

正文:

【上】

季汉集团内部网站>>>留言板>>>自由交流版块

#00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大家好,这里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自由交流版块,欢迎大家自由交流生活中遇到的困惑,吐槽工作上的问题。虽然我们季汉的各位大佬都非常敬业爱岗,但说不定你会在这里获得不定时掉落的“惊喜”,请大家到时候一定要抓住机会与他们互动,说不定你就因此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为了给大家创造更加自由的聊天环境,该板块启动了-昵称-功能,大家可以在-员工资料-的-隐私-页面设置自己的昵称,其他人将无法查阅你的真实信息,你可以自由选择使用真实ID还是昵称发言,每天拥有三次修改机会,不能与其他用户重复。

同时请大家注意,我们网络部维护小组拥有查看所有人真实ID的权限,所以请各位文明用语,遵守网络规范以及公司的相关规定,我们支持理性探讨和平交流,抵制人身攻击不实谣言。

以上,欢迎大家及时向我们反馈使用中遇到的问题,以便我们继续调整改进各个板块的功能。

#01  云从龙

  辛苦啦:-D  试用一下昵称功能;-)猜猜我是谁?

#02  季汉集团网络部维护小组

  回复#01:感谢赵总支持😂我猜对了吗?

  大家如果遇到什么问题直接@我们就好,这样比较方便。

#03 云从龙

  哈哈,猜对了: P 因为有个“龙”字吗?

#04 距离星期五还有四天

  我想应该是因为子龙叔您朴实无华的颜表情😅以及在季汉无人能及的手速  刚想抢个01就被您抢先了

#05 社稷之器

  董事长@距离星期五还有四天  赵总@云从龙  开会的时候请不要玩手机,注意执行官的眼神提示……不然来之不易的留言板就要被查封了……

#06  云从龙

抱歉,我错了: (  虽然今天是周一,大家也要打起精神专心工作呀 @全体成员  向执行官学习:-D

#07  向执行官学习:-D

  噗哈哈哈哈  赵总太可爱了  明明特别……朴实的表情赵总用起来就有一种别样的萌感

#08 距离星期五还有四天

回复#05 你觉得我要说我在查资料执行官会信吗😭😭😭执行官肯定不会刷论坛的  我觉得他应该不会知道留言板的存在吧?

……

……

#246 非百里才

今天伯约怎么了?感觉他好像兴致不高啊,应该是有心事。

#247 志虑忠纯

楼上你是蒋公琰吧哈哈哈哈   还有之前几层出现过的那个【社稷之器】也是你吧?执行官夸你两句你也不至于这么开心  天天倒换着当昵称吧

#248 非百里才

 回复#247: 文伟,你在揭我码之前可以考虑换个昵称吗?

而且你也该把这个昵称倒出来了,休昭好几次想换昵称被你占着都换不了。

#249 志虑忠纯

  回复248: ……

#250 诸葛元逊

  好了,换了,这个楼层和这个昵称再相配不过了。@志虑衷纯 休昭委屈你了……

#251 志虑衷纯

  回复#250:没关系,反正我也不经常上论坛。而且我觉得文伟你这个昵称可能会影响我们两个公司之间的友好关系,而且诸葛元逊虽然言语放肆,但他毕竟是执行官的侄子……你还是换回来吧,那个昵称你用那么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你用了。

@非百里才  我们还是说说伯约的事情吧。他怎么了?

#252 非百里才

  我今天下班的时候在执行官办公室门口碰到伯约,他脸色很不好,失魂落魄,不知道怎么了。往常执行官带他出差他都很兴奋来着。

#253 志虑衷纯

  嗯……可能是想家了吧?他母亲还在甘肃那边还是已经搬到成都来了?

#254 非百里才

  早就已经到成都了,当时还是执行官跟我一块去机场接的姜家伯母,执行官很重视这件事。伯母现在跟伯约一起住在员工公寓。

我觉得可能跟执行官有关吧。

#255 云从龙

 回复#250: 文伟,你还是吧昵称换了吧: )没必要跟那样没有教养的年轻人置气。看来以后应该跟执行官说说让他平时多夸夸你们,要不昵称都不够用了;-)

 回复#254: 为什么这么说?

#256 非百里才

 啊,赵总也在线啊。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见他念叨着执行官,前董事长,之类的,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还说是为了我好让我不要再打听了。要不赵总试着艾特一下他?

#257 云从龙

@北方市场销售经理姜伯约  @幼麟

伯约怎么了?大家都在担心你

#258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原来@幼麟  就是姜伯约……我还在想是谁整天十句话里有十句是赞美执行官还能不重样……

#259 我就是【政策】

阁下是对执行官有什么意见吗?

#260 志虑忠纯

回复#255: 赵总我错了我换回来了(><)您别告诉执行官(·_·; 伯约怎么啦?我在荆州这边也接触不太上他,不过能动摇那个愣头青的事情,怎么想也只有执行官了吧?

回复#251:嘿嘿休昭其实我觉得我用【志虑忠纯】你用【志虑衷纯】挺好的,摆在一起非常顺眼

回复#258 #259: 两位别吵啦,你们不觉得每次你俩的楼正好紧挨在一块也许是缘分吗?生产部和销售部是联络最密切的两个部门,都是季汉的命脉,你们处不好关系执行官都很头疼的。而且你们俩都是我们的前辈,深得前董事长欣赏,现在前董事长离开季汉了,董事长和我们这些后生就更需要你们精诚团结了。何况大家都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不也给自己添堵影响心情吗哈哈哈

#261 云从龙

回复#268 #259: @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我就是【政策】 让你们俩分别负责销售部和生产部也是希望你们能够在合作中加深对彼此的了解,缓和矛盾,这才是对季汉、对你们自身发展有利的选择。

回复#260: 文伟说的很好。我和董事长商量过你很适合人事部的工作,不过你性子还是有些孩子气,在士元那里多磨练两年吧。

#262 志虑忠纯

回复#261: 赵总您?这???我怎么不大明白您什么意思呢?

#263 非百里才

回复#262: ……没什么,只是那天赵总和执行官聊起你来了,执行官是这么说的。赵总只是复述一下执行官的说法。

伯约还是没有上线吗……平时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开始活跃了才是。@幼麟  难道是刚刚改昵称了?

#264 志虑衷纯

 不会吧?去年年会交换礼物他抽到那个麒麟木雕是执行官挑的,每天擦一遍,以伯约的个性他不可能换的。 @幼麟

#265 我就是【政策】

 回复#261:赵总说的是。我也是这样想的,但他不是。

  顺便@幼麟

#266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回复#262: 呵呵咱俩谁是谁不是你心里清楚

 回复#261:赵总说的是。我不会忘记前董事长重托。

 @幼麟  伯约别让大家跟着担心了。

#267 志虑忠纯

你们打字都好快……@幼麟

#268 云从龙

回复#265 #266: 你们俩明明都很有才能,都很受董事长倚重,实在是没有相争的必要。

@幼麟  伯约,没关系的,一直以来大家都非常在意你的感受,我想你也应该感觉到了,你对我们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员。千万不用有什么顾虑,不管是跟执行官还是前董事长有关,有话直说就好,季汉一直都是这样提倡的。

#269 无可奈何花落去

为什么都@幼麟  ?那我也@幼麟  一下吧

@幼麟

#270 非百里才

竟然惊动张总了……

#271 志虑忠纯

???这么纯情少女的名字你怎么能跟张总联系起来?

#272 无可奈何花落去

回复271: 小子你是瞧不起我吗?很好,去结工资走人吧。庞士元那是我多少年一起喝酒的兄弟,我让他开了你就一句话的事。

#273 志虑忠纯

回复#272 别,别,我错了,张总您别呀!再说您要把我开了,我那还有钱随董事长和季汉首屈一指的新闻发言人您英明神武的女儿我们绝代风华的准董事长夫人婚礼张星彩小姐的婚礼份子钱

#274 别叫我夫人,叫我女王大人!

 回复#273 @是,女王大人!开了他。

#275 志虑忠纯

 !@是,女王大人!董事长救我!

#276 是,女王大人!

  回复#274 这……这事还是问问执行官比较保险吧……@云从龙  子龙叔您看呢?

#277 云从龙

 回复#276: 董事长您有没有考虑过,这个留言板是整个公司的员工都能看到的,您这个昵称是不是有点太随意了?虽然娱乐时间可以自由放松,但也请您不要把季汉集团董事长、季汉集团形象象征的身份完全抛在脑后。

 回复#272: 没想到翼德也来了:-D有时间来公司看看吧,大家都很想念跟张总一起喝酒的日子呢;-)

 回复#274: 好了星彩,你就别吓唬他了;-)

@幼麟  怎么还没回复?是还没到家吗?打你电话你也不接,有什么事就跟大家说说,不要总憋在心里。

#278 志虑忠纯

回复#277: 感谢赵总……看到这熟悉的朴实无华的颜表情我就放心了ε-(´∀`; )我还以为是执行官用了您的昵称呢哈哈哈哈哈

#279 非百里才

……

@幼麟  别让执行官跟着担心

#280 志虑忠纯

?????????公琰你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281 非百里才

回复#280: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伯约还是不回复我们,也不接电话的话,我就问问执行官发生了什么事,你别紧张……

继续@幼麟 

#282 幼麟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就是从陕西那边回来的路上发生了点事,我有点惊讶,一时没反应过来。多谢大家关心,今天路上有点堵,手机没电了,回家刚充上电,所以没接到电话,希望我没错过什么重要的事。

#283 云从龙

回来的路上出什么事了?

#284 幼麟

……没事,赵总不用担心。

#285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回复#277: 子龙叔你看这个怎么样!我觉得挺不错的呢!

回复#284: 没事没事伯约你就直说吧😉你这样越说没事越是肯定有事,更让人担心了😥

#286 云从龙

回复#285: ……挺好的。

回复#284:伯约,我知道你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你很关心季汉的每一位同事,我们也是一样。将心比心,如果有一天我们遇到了什么问题,难道伯约不愿意做一个倾听者吗 ; ) 

#287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想象到了屏幕后赵总奔溃的脸

回复#284: 大家都等着呢,伯约你要不说我们都睡不好了

#288 非百里才

回复#284:……放心,执行官平时那么忙,不会有时间刷论坛的。你大胆的说就行了,不用有什么顾虑。

#289 幼麟

……谢谢大家,我真的很感动,来到季汉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没少接受大家的帮助,这更让我坚定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

只是这实在不是什么大事……

好吧,公琰你说的对,确实是跟执行官有关。

#290 云从龙

 怎么说?

#291 幼麟

 我……呃……你们知道执行官和前董事长关系很好,对吧?就是,比朋友还更进一步的关系?我是说,他们都是我很尊敬的人,我没有任何诋毁执行官和前董事长的意思,就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觉得有点……

#292 非百里才

……

#293 志虑忠纯

……

#294 志虑衷纯

……

#295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

#296 别叫我夫人,叫我女王大人!

……

#297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

#298 我就是【政策】

……

#299 云从龙

  原来是这件事。没想到伯约还不知道。

#300 幼麟

 什么事?您是说关于执行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301 云从龙

前董事长和执行官是民事伴侣关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公司里资历比较久的员工也都清楚,就没特别说明过。 

#302 志虑忠纯

  ……竟然真有人不知道……我还以为这是季汉面试的隐藏题目之类的不知道就进不来呢哈哈哈

#303 我就是【政策】

 毕竟伯约每天认真工作,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不像某些人。

#304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回复#303: 伯约是我们部门的经理,你能别搞得他跟你很熟一样行吗?

#305 志虑忠纯

  回复#304:哎呀魏总监您也知道伯约经常跟执行官出差,需要帮执行官负责一些跟生产部门的联络工作,再说有人协助您处理和生产部门的接洽不是好事吗?这样您才有更多时间考虑下一步新的销售计划呀

#306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说到销售计划 @非百里才  我上个周交上去的那份子午谷计划怎么还没有答复?执行官以前回复我的邮件从来没有超过二十四小时过,他是不是不满意?

#307 非百里才

  魏总监@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我想这种涉及公司决策的严肃问题在这里探讨不是非常合适,还是等到下次高层会议再说吧。而且执行官每天要负责那么多工作,一时来不及回复也是有的。再者说执行官十分重视您,您的计划他自然要仔细思考再作答复。

#308 志虑衷纯

 伯约怎么没动静了?@幼麟

#309 志虑忠纯

 不会是受打击太大失恋了吧……@幼麟

#310 无可奈何花落去

 你小子怎么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执行官那是我大哥的人,是你能议论的吗?!

#311 云从龙

  回复#310: 翼德……你是大家的前辈,公司里仅次于前董事长的元老之一,说话尤其要注意分寸。

  @幼麟  是执行官的不是,他还一直以为大家已经跟伯约讲过了,就没单独跟他提过这事,原来大家这么默契,都把伯约瞒在鼓里了: P

#312 志虑忠纯

 回复#310:我绝无此意啊张总……这只是夸张的手法,谁都知道伯约非常尊敬执行官,执行官对待伯约就像……就像前董事长对待您和关总一样好啊对不对?我对前董事长的敬意犹如滔滔江水浩浩不绝,对执行官的敬仰更是苍天可见日月可昭,绝对没有半点虚言!

#313 无可奈何花落去

 咋啦,那不还是大哥和执行官刚结婚的时候子龙你跟我和二哥说的吗?当时还把我吓了一跳呢,没想到你能说出那样的话

#314 云从龙

  回复#313: 我说什么了?抱歉,可能时间太长,记不太清了。

#315 无可奈何花落去

  大哥跟咱们讲了他和孔明领证了以后我和二哥觉得再面对孔明怪尴尬的,好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跟他相处,看你还跟以前一样很自然,我还问你咋做到的,你说把孔明当嫂子一样对待就是了,我当时还想,了不得,子龙真是个人才啊!这么一想,听他的教训也在不觉得心里别扭了,大哥为了他不跟咱们喝酒去了也不气了,果然舒服多了!

#316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噗哈哈哈哈哈子龙叔没想到您这么皮的吗哈哈哈哈哈我爸还一直担心您太老实了别受欺负看来他是白操心了您绝对是季汉除了我继父以外最机智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17 云从龙

 回复#315:是吗……我还说过这样的话吗……哈哈,时间长了,都忘记了。

#318 非百里才

  伯约@幼麟  你还在吗?

#319 幼麟

 在,抱歉,刚才去洗了把脸。我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了。@志虑忠纯  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难道你刚知道的时候你不惊讶么……再说现在想想我觉得确实迹象挺多的,只是我确实不擅长观察。执行官和前董事长在一起的确是天作之合,我很为执行官感到高兴,虽然这祝福有点迟了,但还是希望执行官和董事长一直幸福下去——哈哈,发在这里执行官也看不见吧。

#320 云从龙

 回复#319:我想执行官也会很高兴得到伯约的祝福的;-) 其实伯约完全可以亲口告诉他哦,伯约的看法对执行官而言一直都很重要的。

#321 幼麟

 回复#322: 谢谢赵总,只是现在的我太不成熟,还没有达到能为执行官分忧的程度。我会继续努力的。

#322 云从龙

回复#321: 伯约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压力太大。我和执行官都会为你加油的:-D

#323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气氛忽然变得励志起来😂不愧是伯约,自带气场哈哈哈哈我们都要一起努力呀 @非百里才 @志虑忠纯 @志虑衷纯 

#324 非百里才

 董事长能够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

#325 志虑衷纯

 能够为季汉和您服务是在下的荣幸。

#326 志虑忠纯

加油\(≧▽≦)/ 哈哈哈公琰你说话越来越像执行官了果然近朱者赤

#327 凤雏

 所以你是拐弯抹角骂我呗?@志虑忠纯  我待你不薄啊小子,你心里还是一刻都没忘了孔明那小白眼狼呀

#328 志虑忠纯

 !

#329 志虑忠纯

 我哪有这个意思!@凤雏  谁不知道您是执行官的亲师兄,那执行官的优点肯定是跟您近朱者赤结果,我跟着您那自然是必公琰还赤(。ì _ í。)

#330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哇😳庞副执行官也来了今晚留言板好热闹啊

另外是不是我的错觉😂今晚文伟成靶子了

#331 凤雏

 回复#329: 得了,就你会讲话似的。油嘴滑舌,最像孔明。

@幼麟  我倒是好奇,你到底知道什么了?孔明是干了什么事让你发现了他和前董事长“比朋友还更进一步的关系”?

#332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幼麟 我也好奇。

#333 你才避箭

 @幼麟 别光顾着卖乖,说来听听。

#334 志虑忠纯

 @幼麟 其实我也有点好奇……

#335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幼麟 我也😁

#336 云从龙

  明天还要上班,大家难道不早点休息吗?: )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凤雏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你才避箭 @志虑忠纯

#337 凤雏

 哟,赵总,泼人冷水可不像是您的风格啊?该不会其实是孔明顶着赵总的码吧?

#338 云从龙

 回复#337: 怎么会呢,庞副执行官多心了;-) 

#339 幼麟

 这……怎么惊动了这么多前辈……连法总经理也……我……

@云从龙 赵总您觉得呢……?我们还是不该背后议论执行官还有前董事长的事情吧?

#340 云从龙

 回复#339: 没关系,伯约你自己决定。执行官和董事长在公司挺低调的,本来也没什么大事,说说就说说吧。

#341 凤雏

 @云从龙 低调?有趣,不过既然云总都这样说了,那就算是低调吧。

 @幼麟 你看看,大家都等着呢,你就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呗?我跟你说,八卦前董事长和执行官是季汉的正常日程安排。再说你那么敬佩孔明,他这么大的事你都不了解,不敢进抓住这个机会补补课?

#342 幼麟

呃……好吧……

其实就是我们从陕西回来的时候,因为航空管制,所以没有订到当日的航班。执行官想早点回成都,所以就定了高铁,但当日订票比较仓促,只剩二等座,我就选了二人位的。考虑到执行官出差这几天一直睡不好,我建议他坐在左边靠窗的里面位置休息一下,外侧人来人往的,但执行官说他一直坐外侧习惯了。我当时只希望执行官能在车上多睡一会,不至于太辛苦,也就没想那么多,一再坚持,所以执行官最后也就只能答应了。虽然执行官说他不累,不过坐在里面一会就睡着了。

#343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我该说点啥,怪不得前董事长老说你是他儿子的理想型呢……能劝动孔明休息的整个季汉除了他估计也就只有你了。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董事长考虑一下要不跟前董事长和关总张总一样跟伯约拜个把子?说不定还能讨你爸欢心

#345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宪和叔您这话真是扎心了……我有点后悔把伯约介绍给我爸了……感受到了压力……

#346 云从龙

回复#343: 宪和怎么又拿这事和公嗣说事?前董事长的原话是,伯约可以把他和董事长当成家人,这跟认儿子没有关系。伯约在外地独自打拼还要照顾母亲很不容易,我们都是他的家人,不是吗?

回复#344: 公嗣别想多,你最近的努力前董事都看在眼里,他只是怕直接表达出来你会骄傲。

#347 凤雏

 赵总消息灵通啊。

#348 云从龙

 回复#347: 前两天碰巧去前董事长和执行官家吃了饭正好说起这事而已 :-D 前董事长还给庞副执行官留了不少好酒呢

 #349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回复#346: 呃……谢谢子龙叔……您也知道宪和叔就是爱开玩笑,哈哈……

#350 幼麟

 执行官睡着以后我就开始看他列的书单。过了一会,旁边突然发出咚的一声,吓了我一跳,一回头看见执行官醒了,正在揉额头。刚才执行官睡着以后一直在往左边车窗那一侧倒,车晃了一下就撞了头,都撞红了。我心里过意不去,但也做不了什么弥补,只能道歉,道歉也不会说话,最后执行官还反过来安慰我。还是怪我太粗心,应该提前帮执行官准备个靠枕的,后来反应有那么不成熟,折腾的执行官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现在想来非常惭愧。

然后,就是接下来执行官说的话,给我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351 你才避箭

 然后呢?

#352 云从龙

 回复#351: 以前倒是没看出来法总经理这么关心跟前董事长有关的事情 :-D

#353 志虑衷纯

 我总觉得今天赵总的颜表情多了一些别样的意味……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354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回复#352: 哈哈哈哈子龙这怎么还有点醋味了?我还真看不出来你吃的事前董事长的醋还是法孝直的醋

@幼麟你咋这么吞吞吐吐磨磨蹭蹭的呢

#355 幼麟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抱歉,简顾问。回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事情有点激动,又去洗了把脸。

#356 凤雏

  我已经洗干净耳朵准备听猛料了

 #357 幼麟

  执行官跟我解释,他之所以习惯坐右边靠外的座位,是因为跟前董事长出差的时候前董事长发现他睡觉总是往左倒,所以每次前董事长都让他坐右边,自己坐左边,这样执行官想睡的时候就可以枕在他肩膀上睡。

 抱歉,我再去洗把脸。

#358 志虑忠纯

 噗哈哈哈哈伯约你这一晚上洗几次脸了脸都要洗秃噜皮了哈哈哈哈哈果然受打击太大了吗

#359 你才避箭

  还以为有什么猛料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360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正常正常伯约是新人嘛大家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不都比较反应过度

不过我觉得确实这个还好呀?没有特别夸张前董事长心就是很细的对执行官绝对【无微不至】伯约你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哈哈哈哈

#361 幼麟

 这怎么习惯……我觉得这就已经很……呃……唉算了不说了

#362 云从龙

 回复#361: 伯约别有什么顾虑。前董事长和执行官虽然结婚二十年了,但在公司里就是普通同事关系。

#363 你才避箭

 呵 “普通同事”

#364 云从龙

 回复#363: 法总经理怎么啦:-D 是不是执行官做的什么地方不太合适?法总经理要是觉得不方便跟执行官直接说也可以告诉我,我和执行官认识这么多年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P

#365 你才避箭

 @云从龙  赵总心意是好,在下心领了,不过还是算了吧……我对执行官没有什么意见,就是有点……无法直视他而已……

#366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噢?看来又是一个【前董事长与执行官秀恩爱受害者互助协会】的隐藏会员啊

#367 幼麟

 啊?????那又是什么???????

#368 非百里才

 就是一个……呃……季汉的内部交流组织,哈哈。

#369 云从龙

 回复#368: 公琰知道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个组织哎,有点好奇: )

#370 非百里才

回复#369: 没有没有,赵总我也不知道,您去问文伟吧,他了解得细。@志虑忠纯

#371 志虑忠纯

 咦赵总您居然不知道吗?不可能呀?哈哈哈其实说是组织也算不上吧,就是大家开玩笑起的,一起吐槽吐槽前董事长和执行官旁若无人的秀爱行为,据说还有孙吴那边的会员呢哈哈哈哈

#372 凤雏

 @你才避箭  来吧,说出你的故事,说不定能让你做成都分会会长,我们还一直没选出来人呢。

#373 云从龙

 回复#372: 这么说荆州分会的会长就是庞副执行官啦:-D

#374 你才避箭

 @凤雏  你也知道,就是前董事长收购成都总公司以前,我做了不少前期工作,跟前董事往来比较密切。我们俩性格又比较合得来,虽然执行官和前董事长【感情深厚,举案齐眉,琴瑟和鸣,生活幸福】,但执行官对前董事长喜欢的一些娱乐活动比较不感冒,前董事长刚来成都又对新环境觉得比较新鲜,所以我经常跟他一块出去逛逛酒吧去茶楼玩玩牌什么的,估计执行官因此对我有点……误解。

#375 云从龙

 回复#374: 法总经理多虑了,执行官很高兴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和前董事长有共同语言: )

#376 你才避箭

 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

后来执行官也跟着来了成都,前董事长让我跟他一起负责制定新的公司管理条例。有一天下午我们俩意见分歧比较大,到了下班时间还没谈妥,就一边往外走一边讨论,半路遇到打算接执行官一块回家的董事长,他看执行官说的正投入,就没打断他一直跟在旁边听着。然后前董事长注意到执行官鞋带开了,叫了他两声,但你们也知道执行官属于一专心就什么也听不见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他故意想晾着前董事长……)于是前董事长就跑到他前面,跟他面对面两手搭在执行官肩膀上轻轻一推把他给停下来,自己蹲下来给他系鞋带。事情发展到目前为止,一切属于正常操作。

#377 你才避箭

 然后执行官的骚操作来了  @幼麟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冲击】

等前董事长帮他系了鞋带站起来,发现执行官看着他有点不高兴,就以为是自己打断了他思路,刚要道歉,执行官就开口跪了。

他说,“我还以为我先生刚才是看我这么辛苦打算亲我一下呢。”

别问我董事长最后亲没亲。我他妈从“我先生”三个字开始就瞎了。

#378 凤雏

 行吧你经历的这个出柜现场是挺惨烈的……没办法谁让孔明那时候吃你醋了呢哈哈哈哈

 @幼麟  别紧张,通常前董事长才是那个骚操作的,这是特殊情况

#379 你才避箭

他吃醋就不能跟前董事长互相伤害吗?!为什么神仙打架要牵扯我这个凡人?!

不过仇我也报了后来我就把前董事长带gay吧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380 第五常量

 你还提那事……你知不知道你把你的伤害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381 凤雏

 哟幼常来啦在建安那边还顺利吗?

#382 非百里才

 马顾问@第五常量  执行官最近常和我提起您,有空来成都来看看大家吧。

#383 第五常量

 我……没有颜面面对大家。

#384 云从龙

 回复#383: 幼常说的这是什么话:-D 幼常是执行官的家人,和弟弟是一样的,难道兄弟之间也会相互记恨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幼常也该原谅自己。大家都非常想念幼常呢;-)

#385 第五常量

 我……谢谢赵总,我……有机会我会回去看看的,我也很想念大家。谢谢大家一直挂念着我。

#386 因【政策】因素改名为【正骨】

 得了,别提过去那些事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说点高兴的。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387 凤雏

 哈哈哈那对幼常来说真的是高兴的事吗?不过我也很好奇后续发展

#388 第五常量

 那天晚上前董事长被法总经理坑去gay吧了,老师知道以后就有点生气,所以我正好那天陪老师加班,就叫老师一块在外面吃饭,吃到一半前董事长忽然打电话过来了。老师不大想接,但又担心前董事长别出什么事,就接了。电话那边董事长一听就是喝醉了,他说什么老师也听不太清,他也没把我当外人,就开了免提。

然后我就听见前董事长问老师有没有男朋友。

当时我满头问号,老师很从容镇定地说,他结婚了。

前董事长就问他丈夫是谁,对他好不好之类的,老师就笑,以为是前董事长想起来道歉了,说虽然他丈夫很不好,结了婚还整天跟别人泡吧,但他还是很爱他,而且永远爱他,所以只要他丈夫道歉,他还是可以考虑原谅他的。

然后,前董事长哭了,一边哭一边开始劝老师离婚跟他结婚。

#389 志虑忠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董事长:我绿我自己

所以前董事长在gay吧到底经历了什么啊哈哈哈哈是被别人秀到了以至于失去理智了吗

#390 云从龙

 回复#389: 前董事长只是喝断片了忘了自己已经跟执行官结过婚了而已;-)

#391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前董事长的记忆可能回到了他跟孔明结婚之前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时代……那段时间真是太可怕了,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392 凤雏

 啧啧啧这个可是资深受害者

#393 季汉一统江山千秋万代!

  😳所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爸到底是怎么追到继父的?我问继父他就只是笑,也不回答

#394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你们了解的基本都是他俩热恋期或者老夫老妻时代的事了……我爆个前董事长单相思时候的料吧……因为前董事长的远房亲戚刘景升在荆州挺有影响力,我和前董事长就得经常拜访他去求点关照,刘景升手下有个叫许汜的,前董事长跟他聊天,然后许汜就光跟董事长聊房价聊房产税政策,还问前董事长在荆州买没买房。

当时我们十几口人挤在那个小写字楼里,有的时候饭都吃不上哪有钱买房,你们前董事长他又比较……心怀天下,关心民生疾苦,以为对方能针对当下贫富差距扩大,社会阶级固化等等深刻社会问题发表一番见解,没想到许汜老谈房价,就把人家骂了一顿,骂的大意是,我刘玄德,就是一辈子没房子,睡大街和广大流离失所人民一起冻死,也不会关心房市的!搞得人家许汜很没有面子。这些都只是铺垫,过了没多久,前董事长得知了刘景升家开的南阳书院里头有个叫诸葛孔明的小可爱,他偷偷去听了人家一节课,然后就一头扎进爱河里淹死了。

#395 云从龙

 回复#394: 宪和你太夸张了,当时前董事长只是比较仰慕执行官而已:-D

#396 我乃泸州老窖祖师爷

 是子龙你太天真了……

前董事长那天回来之后就魂不守舍了好几天,后来他又听说了他的小可爱经常在“水镜论坛”发帖,马上去默默围观了。不过“水镜论坛”那是著名的学术性论坛啊,孔明当时在“水镜论坛”发帖的内容有些比较激进,好多人评论骂他,看了前董事长气的电脑都要砸了,但也没治,前董事长虽然这么多年一直在自学,但是他这个学历毕竟摆在那,人家骂他的小可爱他都没法帮着骂回来,心里就很难受。

然后我也真是很佩服他,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自怨自艾一段时间就把这事抛到脑后了,他不,他去公共图书馆借了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的书,整天晚上挑灯夜战读到天亮啊,就为跟孔明多点共同语言,每天写那么长的评论人家不理他他也不放弃,第二天接着写。后来有一段时间孔明开始发关于房地产的帖子了,我心想这下他得放弃了吧,他的小可爱也是关心房价的俗人啊。

事实证明,和他的小可爱相比,刘玄德原则那就是厕纸,那时候反正我们也闲,没生意,他这个空头董事长也没啥事做,整天荆州城里到处跑,实地研究房产税对楼盘发售的影响情况,我们写字楼那个电视就定在财经和新闻频道再也不换了,新野的楼盘什么时候开盘有几种房型空房率是多少他比房产中介都了解,房产税改革有什么影响他比投资咨询师还清楚,就这么过了大半年,上午各个楼盘瞎跑,下午去蹭小可爱的课,晚上就给我们上课组织集体学习,我们都快被他的爱情给折腾死了。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的小可爱终于注意到了他,给他的评论回复了。刘玄德以为自此就可以和小可爱搭上关系通过网恋解决个人问题,然并卵,因为你们敬爱的前董事长不知道要注册论坛账号,所以孔明压根不知道,每次在他帖子下面写长评帮他摆数据证明观点的【匿名用户】是同一个人。

幸好他俩最后还是在一起了。不然我真要有点心疼前董事长了。(虽然他俩在一起之后我就开始心疼我自己了)

#397 志虑忠纯

 这个……我竟然觉得有点浪漫……这种一往情深默默为你做一切即使你不在乎也不知道的爱……还有这种为你成为更好的自己……太浪漫了(つД`)ノ

#398 无可奈何花落去

 那是,我大哥是谁,那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孔明那小子不知道上辈子休了多大的福分,换我大哥这么一片痴心的守他这么多年。

#399 云从龙

 回复#397: 并不是“默默无闻”哦;-) 执行官知道那是同一个人,只是没有想到是董事长。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啦:-D

【TBC】

下一部分会有曹魏和孙吴的受害者串场,你们想看谁呢?

评论(1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