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玄亮/现代AU】人生苦长 五

“玄德,云长的事我会想办法,荆州也能保住的,只要有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必要非走这一步,这一步太险了。”诸葛孔明近乎是绝望地看着他,漆黑的眸子没有一丝光亮,如同暴雪欲来的冬夜。

那是他第一次听见孔明叫自己的名字,却是那么无奈,那么绝望,虽然是挽留的句子,却比告别更悲伤。

别去。就当是为了我。

于是刘玄德忽而醒来了。

诸葛孔明和刘玄德已经两个多月没见了。

真要论起来,这分别单从时长上讲,和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经历的无数次分别相比几乎不算什么。当年他们新婚之后没多久诸葛孔明便一个人去了杭州,每日十多个小时都耗费在冗长的谈判和与周公瑾等人开会上,一连就是小半年。等到刘玄德前去成都收购益州分公司,大大小小的谈判与手续过渡更是耗费了两年。

唯一不同的是,这两个月内两个人没有通过一次音讯。诸葛孔明有事都是联系他给刘玄德指派的临时助理马季常,在季常出事后两人之间便通过邮件联系。孔明发邮件向来简洁明了,本来他就比起转换成文字更偏好直接用声音来表达,邮件里除了刘玄德可能需要的文件之外没有一句多余关照的话。不过两人多年来早已彼此相知,此刻玄德倒也不需要他开口便明白他发来这些东西的用意,此时此事也不知道是幸或不幸。

他曾经好几次犹豫着想要发送视频请求,或者至少打个电话,尤其是在听到孔明在成都骤然病倒的事,他一夜无眠,天擦亮时脑子一热便开车去了机场,不过最后还是被马季常追了回来。

那天在车上,在公不言私事的马季常忽然开口了,“我听说董事长和老师在一起这么多年很少吵架。”

自从他离开成都以来,季汉的庞士元简宪和等人明里暗里盘敲侧击顾左右而言他没少向他打听这件事,都被他糊弄了过去,但像马季常这么直接开口问的倒是第一个。他素来喜欢直爽的人,又知道季常心思缜密却并非钻营取巧之人,因此也不再隐瞒,“这么多年分歧总是有的,不过以前确实是不怎么吵,应该说我印象中就没吵过。孔明是最讲理的,他不是需要用吵架来解决问题的人。”

马季常若有所思,“老师讲理,董事长讲情,自然是吵不起来的。”

刘玄德听了他这话倒真觉得像是被兜头灌了一桶冰水,从头凉到脚,却当真是醍醐灌顶,清醒了不少。知道他还有下文,便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这次……怕是老师讲了情,董事长讲了理,所以才会闹矛盾吧。”

很长一段时间刘玄德没有说话,半晌才提起嘴角,眼睛里却没有笑,“季常不愧是孔明最出色的学生。”他望向窗外,玻璃上映出模糊的倒影,正如他此刻心中的想法一样模糊不清,“他向来是公私分明的人……除了这次吧,大概。”

季常沉默了半晌才再度开口,“董事长吃药的事情,一直瞒着老师吧?”

刘玄德心中一惊,勉强保持着笑容,“幸好季常是我们季汉的人,不然我可要多操不少心啊。”

笑意在一瞬间攀上马季常的嘴角,不过转瞬之间就变得苦涩了许多,“但我觉得老师会那么做,证明他已经知道了。即使不知道,心里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嗯。”刘玄德点点头,声音闷闷的,“毕竟他可是诸葛孔明啊,我怎能瞒得了他一世。自从云长被带走以后整个季汉的人心都乱了,临时违约撤资的投资方且不提,光公司内部辞职的人数就比以前翻了两番,再这样发展下去,恐怕孙仲谋和曹孟德还没从外面动手,我们自己就先散架子了。眼下我们需要一件事,需要一件能把公司重新凝聚起来的事……孔明心里是明白我这一趟非来不可的,而且必须是我,因为除了他眼下没有人能同时稳住益州和汉中分部,他不能离开。我认识他这么多年,这是他唯一一次……”

“老师是不放心董事长一个人,毕竟谈判这种事太耗心血。”马季常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我又如何放心得下他?”刘玄德陡然提高了声音,“我才走了两个月他就把自己累病了,以后那么多年我看不着他,他又不知道要作出什么事来!他这样不爱惜自己,我走了到时候你们谁能看的住他,我怕是要死不瞑目!”

很长时间马季常都没有说话。破晓时分,几盏路灯寂寥地亮着,城市还没有真正的醒来,整条马路上只有他们一辆车。十字路口,红灯仿佛一只火眼再黑暗中不怀好意地窥伺着他们。刘玄德叹了口气,他垂下眼,似乎有些疲惫地按压太阳穴,声音恢复了喃喃低语,“对不住啊季常,你还那么年轻,却要听我这个老头大发哀音。”

“董事长言重了。”季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着温和,一丝苦涩不易察觉地划过,“您比曹孟德还年轻不少呢,他做了开颅手术以后还能生龙活虎地活的好好的,您怎么就开始大谈生死了。您年轻时那么那么多坎都过来了,生死之关如何就把您拦住了?再说我想老师的本意也不是拦着您,我们和孙吴的对立未来在所难免,只是时间问题,他是想再想个稳妥些的法子。”

刘玄德笑着摇摇头,一道明亮的光路正好打在他黑暗中神采暗淡的脸上,好似流了泪一般。“你和孔明都还年轻,自然不明白生死之关有多么难过……我的身体眼下这种情况,不做手术的话,即使没有这次谈判,恐怕也撑不了多久。我何尝不知道这次谈判的冒险,但这条路太辛苦了,我不忍心他一个人走下去,所以我必须趁着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的时候为他扫平这条路上的障碍。这样即使是我不能陪着他,他也会走的顺畅些、轻松些……”

车子慢慢停在了季汉一行人暂时居住的酒店楼下,刘玄德下了车,却见马季常还坐在车上,似乎在发愣。他唤了两声,马季常才如梦方醒,脚步有些虚浮地下了车。刘玄德见他亦是眼中布满血丝,脸色发灰,心中不忍,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快去睡吧,这个周末都没有安排,孙吴那边也需要时间商量对策。你赶紧补一觉,下周还有的忙呢。虽说过去两个月了,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马季常摇摇头,“我不累。”
刘玄德无奈地笑笑,“你怎么这也跟孔明学,这么不听劝。”

季常笑笑,抬起眼看着刘玄德,眼中虽然满是疲惫,但更闪亮的是不可更改地决心,“董事长,我有件事想求您。既然今天没事,我想坐最近的一班飞机回一趟成都,一是看看老师,二是这次谈判有几个问题需要向老师核实一下,问问他的看法。”他取出手机看了看飞机的时刻表,“我会坐明天上午的飞机回来……不会耽误下周一的谈判。”

刘玄德听他这样说,又见他连轴转了两个月实在憔悴,其实是不想答应的,但看马季常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他心里又确实放心不下孔明,便点了点头,“好吧。你在飞机上也能睡一会,不用急赶着回来,在成都过一夜再说吧,那样太折腾了。工作是自己的,身体可也是自己的。”

马季常一笑,晨光中和煦却有些遥远,“董事长放心。您有什么话要我带给老师吗?”

刘玄德略一沉吟,“你告诉他,我……算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叹了口气,“你只说我很好,谈判也很顺利就好。”想到孔明听到这话眉头微蹙抿着嘴有写不屑又有些无奈的表情,刘玄德竟笑出来,他忽而觉得很轻松——这两个月来他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真心笑出来是什么时候了,“他必是不信的,然后必会告诉你,他也很好,公司也一切都好。”说这刘玄德带着些狡黠地瞥了一眼马季常,这生动的表情让他鬓角的白发和眼角的刻痕不再那么刺目了,整个人也显得年轻了不少,“他肯定会这么回答,你就瞧好吧。”

“董事长了解老师,必是不会错的。”马季常仍然微笑着,冲他招招手,“那么,董事长,我走了。”

“嗯,”刘玄德点点头,“一路平安啊。

刘玄德手术后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是诸葛孔明。后者正聚精会神地抱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床头柜上还放了个削到一半的苹果,皮还精妙地连在苹果上,然而裸露的果肉已经变成了倒胃口的褐色。孔明皱着眉,或许是因为眼干,时不时要用力眨眨眼,很辛苦似的微微咬着下唇。他大概刚喝了咖啡,因此柔软的嘴唇透着泛水光的粉色,吐息间带着淡淡的咖啡味。

刘玄德入神地看着,眼也不眨一下。

这和他预想中可能出现的画面不一样。刘玄德想着,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是诸葛孔明握着他的手,枕在他的身边陷入睡梦,睫毛和眼角都是湿润的,口中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

我这想什么呢。刘玄德因为麻药地作用还没过只能勉强扯扯嘴角,笑得有点难看。诸葛孔明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孔明。”他轻声叫道,诸葛孔明这时才慢慢抬起头,他应了一声忙把电脑搁在一边去拿那个削到一半的苹果,见苹果已经变色了,孔明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刚才公关部发邮件过来问我,下周云长的案子开庭我去不去。”他还尴尬地拿着那个苹果,想了想还是接着削下去了,“我让幼常代我去了,之前就一直是他在跟进这事。”

刘玄德点点头,看着孔明把那个苹果重新削好然后一切两半,金黄色的那一半递给他,黄褐色的那一半他自己咔嚓咬了一口,似乎毫无意识地咀嚼着。见刘玄德不接,孔明又晃了晃。“我麻药没退净。”刘玄德困难地摇摇头,这是他现在能做出的最大动作,“你吃吧,我不饿,也吃不下。看你吃就行。”

孔明想了想,把手上的半个苹果放下,拿刀切了一小块苹果,很执着地送到了他嘴边,“这样好嚼。”

刘玄德有些无奈地看看他又看看苹果,微笑牵动眼角蛛丝般细密地皱纹,“你说你,这么不会照顾人,以后可怎么办。”他只能勉强含着苹果,声音很模糊。

诸葛孔明听了这话手上动作一顿,抬头看着他,神色有一闪而过地仓皇,却很快隐藏在了他一惯镇定自若的面具之后。他把苹果又搁到了一边,重新包过了电脑。

“现在你也清醒了,正好闲着也是闲着,公司里有几件事我拿不定主意,还得请董事长定夺。”他的声音很平稳,但刘玄德知道那同样是他的伪装。他装的太辛苦了。刘玄德心里想着。“翼德辞职了。”诸葛孔明瞥了他一眼,“他本来是要直接跟你交辞呈的,但那时候你在夷陵,我就先把辞职信扣下了。”

“是因为云长的事?”刘玄德扭过头直视他,诸葛孔明与他视线相接有一瞬间失神,反应过来后便慌乱地低下头,心里说不清地情绪翻涌着,“肯定有一部分是这个原因,但也不全是。你在夷陵的时候翼德有一天喝多了,有几个因为加班抱怨的员工,正好被翼德听见了,就和他们动手了。公司已经赔偿了他们,钱给的不少,条件是他们拿钱走人,永远不再提起这事,他们也应下了。”他把椅子拉得近了些让刘玄德能看清张翼德的辞职信,“翼德也后悔了,酒醒以后就给我发了这个。我还一直没答复他,这几天他一个人呆在家里喝闷酒,不过我放了星彩假让她看着她爸,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样啊。”刘玄德粗略看完了信,似乎有些疲惫地阖上眼,“那你就批了吧,跟人事部说是我的意思,你代我签了字就行。”

孔明略一怔,半垂下眼帘,“我觉得翼德其实是不想走的。他只是——”

“他想走,就让他走吧。”刘玄德没有睁眼,“这么多年,你没少迁就他,辛苦你了,孔明。”

诸葛孔明又一次下意识地触碰那枚已经消失在无名指上的戒指,“这不就是家人该做的事。”

刘玄德控制不住地一吸鼻子,“是啊,家人。”他勉强向孔明摊开手心,几乎是瞬间孔明的手就覆了上去,他握得很用力,或许是怕刘玄德感受不到。

孔明的手很软,不再会生冻疮干燥得皲裂了,真好。

或许是因为麻药的效果,他常常做些漫长的梦,梦见一些奇怪的事情。梦见桃花林中隐隐约约有香火燃烧的味道,梦见金戈铁马、杀声震天,梦见军队身着白甲戴孝出征,梦见一把长刀一杆枪生了锈,梦见冲天的火光烧到自己的床角,梦见珠帘挡住了自己的眼。

“还有一件事,”孔明继续说着,没有抽出自己的手,“遗嘱的事。”他握得更紧了些,几次张了口都发不出声音,“医生说心脏支架手术很成功,平时注意饮食和锻炼,坚持吃药就不会对健康有太大影响。不过这次也是给你提了个醒,”他浅浅地抽了口气,酸酸涩涩的东西潮润润地浸透了病房里的空气,“我已经联系过陈承祚了,等你身体再好些让他过来一趟,有所准备总是好的。”

“说话这么小心了,都不像是我的孔明了。”刘玄德半阖着眼,眼里的温柔几乎要漫溢出来,“我又不是忌讳这个的人。你让他明天就过来吧,早弄完早没心事。”

突然一滴温热的液体砸落在刘玄德的手指上,他的触觉还不太灵敏,但如烫伤般的刺痛如此鲜明,好像直接刺入了他的心脏。

我忌讳。诸葛孔明紧紧地攥着他的手,眼中氤氲的水汽仿佛冬日里封冻的湖面,但是只要顶住寒冷,紧紧地贴在冰面上,你就会看见冰封的湖面之下爱意如同尚未陷入冬眠的鱼,在被不断降温的冷水冻住血液之前奋力向着温暖的地方做最后一搏。

而现在刘玄德就掉入了那冷水之中。

他忽然想到在马季常追悼会上那一日,他们说诸葛孔明时最迷信、最忌讳的人,是无颜面对马季常才不来参加葬礼的。

诚然,越是从事高风险工作的人越是迷信,海员和金融家是最迷信的两个行当。诸葛孔明是行走在万丈深渊上空一根蛛丝上的人,他把握的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遇,去赢得百倍千倍万倍的利益,稍有不慎,满盘皆输,他没有理由不迷信。他迷信到连自己的终生命运都全然听凭天意,放弃了自己的选择权,决意跟着上天第一个送到他面前的人。

但说这话的人,不了解季常,更不了解孔明。

那一夜刘玄德一直等在那颗缤纷盛开的桃花树下,透过浓密旖旎如粉云的桃花看着星光寂寥的星空,企图从中略微参透出些许未来的剧情,身后忽然有人唤他的名字。刘玄德极忙转过身去,是自己几小时前打听过诸葛孔明行踪的门卫。

“刘先生别等了。”那门卫许是见他等的太久,心里一方面不安,另一方面又不自在。

“我在等一会。”刘玄德陪着笑脸,忙给门卫递了根烟,门卫摆摆手,“我的意思是说,您都在这等了仨小时了,还是进去吧。诸葛老师的办公室您也知道,进去找他就是了。”

“这……”刘玄德虽然动了心,但还是犹豫地站在原地,“不好吧……这个点了,诸葛老师应该在里面休息,我这么贸然打扰——”

“不能吧?”门卫想了想,“他知道你要来,怎么会休息呢?”

“孔明他,知道我要来?”刘玄德忽然感觉心中某些柔软的部分下起了雨,柔柔的,酥酥的,好像一阵春风直接吹进了心里。

“应该知道吧,诸葛老师神的很,我听了他的话买的彩票还真中了几千块钱呢。他能猜中中奖号码,应该也能猜中您哪天会啊来找他吧。”门卫耸耸肩,拨弄着收音机换了几个台,嘶嘶啦啦的电流声缠住了刘玄德的思绪,“他还跟我说了,如果有人来找他,一律说他不在。除了你,刘玄德先生,他还特意给我写了你的名字呢。”

他诸葛孔明本就是世间最不迷信,最不忌讳的人。

【TBC】

赶着最后时刻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顺便贴一首很适合本文中玄亮心境的中秋望月词吧


《唐多令·芦叶满汀洲》

            刘过

芦叶满汀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柳下系船犹未稳,能几日,又中秋。

黄鹤断矶头,故人今在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