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底特律:变人AU】应许之人 The Promised Person 02

前篇 01

【02】

一路上布鲁斯没有表现出与他搭话的意愿,只是托着腮漠不关心地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或是浏览着手头案件的有关资料,于是卡尔也没有打扰他。

他们即将前往一个凶杀现场。卡尔思索着,它已经保持关闭状态十二年了,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生人开始从事相比他仍在工作的那个时代更加精尖工作。卡尔看向车窗外,高楼的全新屏幕上开始播放最新的家用助理型仿生人广告,路边的仿生人或跟在人类身后或成列地站在路边待机,路过的人类丝毫不感到惊奇,他们阅读着二手仿生人的打折广告,批量采购需要的型号……仿生人已经成为了普通的商品,人类可以随意地交易、替换它们,量产的仿生人每天都在推出新的功能型号,更换它们就像更换手机一样自然,甚至很少有人想着需要维修故障的仿生人。

它在被关闭以前来过哥谭市一次——或者说从这里“离开”更为得当。

那时候情况不是这样的。云端记忆保存的影响在卡尔的记忆中枢中回放,那是肯特夫妇开着那辆老雪弗莱皮卡把它带回肯特农场发生时的事情,街上站着戒严的GCPD守卫,反对仿生人的游行队伍一只接着一只通过干道,激愤的人群口号震天,他们不得不停车等待了半个小时。乔纳森的车载音响里放着轻柔的乡间民谣,他的手指和着歌曲的拍子轻轻敲打方向盘。副驾驶的玛莎转过身微笑着递给它一个肯特来自农场种植的番茄,红中泛青的外表看并似乎没有完全成熟,但实际上内里含糖量已经超过了2%,可以称得上“甜美多汁”……卡尔仍然保留着那个番茄的相关信息,它的光滑触感以及清新气味,亲自采集信息的过程不同于检索信息,那是一种让人微微发痒的感觉,温和地触碰它的人造感官。仿生人不能使用人类的食物,但能够了解这个番茄的依然让卡尔觉得非常有趣。

那时候它的登记唤醒姓名并不是卡尔。

他们乘坐的车子已经保持不动超过了五分钟,从身边的探长不断更换重心位置的举动推测他有些焦虑,“前方发生了拥堵,韦恩探长。”卡尔查看了GPS路况,“拥堵时间预计还要持续八分钟。不过好消息是我们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步行不会超过五分钟,请问需要现在结束计费下车吗?”

布鲁斯没有说话,径自打开车门下了车,于是卡尔也紧跟着他出去了,同时连接终端付款。

“拥堵的原因是卡姆斯基街40号附近出现了大量临时停靠的车辆。”布鲁斯走的很快,卡尔选择与他保持三步远的距离,根据观察韦恩探长的舒适社交距离要远于普通人,“这个案子引起了高度关注,探长,但请不要太过焦虑,你的高焦虑水平已经维持了二十三分钟,这不利于你的健康。我这里准备了文香香包,是白檀香调的,与你的一年内香水购买偏好记录一致,能够起到很好的放松作用。”它说着低头翻照随身携带的旧公文包,内置的动态平衡装置让它在撞上前面突然停下的布鲁斯韦恩之前稳稳地定住了。

“重复你从阿尔弗雷德那里接到的指令,仿生人CK0229。”布鲁斯牢牢地盯着它,卡尔尝试着扫描他的表情,不过一无所获,然而从他的措辞中可以判断布鲁斯韦恩的心情指数下降了18个百分点。“照顾好布鲁斯韦恩。”仿生人顿了一下,“不要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他们站在路中间,两个身高加起来接近成年长颈鹿身高的大男人一动不动地面对面站着引来了不少路人困惑的目光,卡尔冲路人投来的困惑视线报以歉意的微笑,暗示性地拉拉布鲁斯,但后者保持一动不动,“我们的时间很紧张,韦恩探长。”卡尔眨了眨眼,“或许我们不应该再——”“知道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叹了口气,两根手指捏过卡尔递过来的香包丢进了风衣口袋,加快了脚步。

不出意料,案发现场已经被记者闻讯赶来的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布鲁斯掏出证件挤进人群中,卡尔只能跟在他后面小心地一边道歉一边避免踩到人家的脚。黄色的全息警戒线外站着GCPD的仿生人警卫,型号是PL700。布鲁斯穿过警戒线后回头看了一眼,记者们立即高叫着喊出各种问题,但他一概没有回复,只是冲他们机械性地一笑,似乎只是为了确定卡尔跟了上来。“请出示证件。”并不意外,它被仿生人警卫拦住了,卡尔眨眨眼,布鲁斯不希望被人知道他和仿生人在一起,他不能暴露身份。“韦恩探长。”他小声呼唤着已经自顾自地走近案发现场所在公寓的布鲁斯,“我——”

“他是跟我一起的。”布鲁斯瞟了他们一眼,“我的随行记者。”

“GCPD登记名单之外的人类和仿生人都必须出具相关证件。”仿生人警官看起来不打算通融,而被拦在外面的记者在听见了“随行记者”这样的字眼以后也开始骚动不安,卡尔舔了舔嘴唇,浅浅地抽了口气——这些动作模组要比近些年研发的仿生人更加细致,“韦恩探长,我还是等在外面——”它的话还没有说完,仿生人警卫突然放下了刚才拦住他的手臂,若无其事地侧身为他让出了通道。卡尔尝试着扫描他,但看见布鲁斯韦恩不耐烦地按着手机,便放弃了深究快步跟上去。

“请原谅我问了任务之外的问题,韦恩探长,刚刚是怎么回事?”直到上了电梯,确定他们已经摆脱了人群,卡尔才终于再度开口。“我不是带你来这扮家家酒的。”布鲁斯回答的有些漫不经心,手指快速划过屏幕浏览着信息,“你是仿生人,人类的种种麻烦事和你没有关系,唯一与你利益相关的只有阿尔弗雷德交给你的该死任务。”他不自在地顿了顿,根据系统运算分析有89.63%的可能是出自对阿尔弗雷德的愧疚,“我刚刚说的话不是开玩笑,我要你根据现场的实际情况以及案件的真相撰写一篇报道,我会联系我在报社的内线发表。无需任何辞藻修饰,只要公正真实。我想着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没问题,我的系统内置新闻编写模组,尽管它可能更适用于编写体育新闻。但我真正想问的是,”它转过头直视布鲁斯韦恩,“刚刚那个仿生人警卫PL700发生了什么?它为什么——”“我黑了他。”布鲁斯说的理所当然,“只是暂时宕机,几秒钟之后就会恢复,不影响正常功能。”“你骇进了仿生人系统内置防火墙?!”卡尔瞪大眼睛,瞳孔配合地缩小了,以便展示惊讶情绪,“用一部手机?”

布鲁斯没有回答,似乎是嫌它烦。恰好此时电梯已经到达了事主所居住的46楼,于是布鲁斯和卡尔便一前一后地走出电梯,原本十分宽敞的楼道里因为进进出出的警员有些拥挤。他拦住路过的一个警员,询问了法医的到达时间和仿生人的情况,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回过头看见卡尔并没有跟上来,还站在电梯口,抿着嘴瞅着他,双手不自然地在身前交握,在人类眼中到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你还有什么问题?”他边问边给登记物证的新人女警员签了个名,顺便安慰了有些紧张的女孩,露出一个少见的温和笑容。

“抱歉。”卡尔就像被他叫醒了那样,整理了一下帽子跟上来,“我只是——你不会对我像刚刚那样做的,对吧?”它对着布鲁斯眨眨眼。“你这是在害怕吗?”布鲁斯微挑起眉毛,“仿生人也会害怕?还是说这是你的程式设置的‘面对被强行关机威胁’的固定反应?”他注意到仿生人的眼睛很吸引人,有种婴儿般的纯真和不谙世事,而现在更是显得有些可怜巴巴。“不,当然不,只是如果我在任务中被中途停机会造成一些麻烦,我是比较老的机型了,我不想给你添麻烦。”仿生人垂下眼,嘴角绷紧了,似乎是遇见了自己将会被报废的命运,“而且你只用手机就能骇进最先进警用机器人的防火墙,我想我也——”它抿了抿嘴,用真诚、满怀希望地语气说,“但我们是朋友,你不会对我那样做的,对吧?”

布鲁斯韦恩突然感觉玩心大起——按理来讲他不该这么做的,这是个凶杀现场,而他面对的是没有感情的仿生人,但这带给了他比假意扔球让提图斯去捡,看着他在花园里乱拱乱翻,因为找不到球而自责不已更大的乐趣,“难说。”他做作地耸耸肩,摆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如果你继续喋喋不休地烦我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说着便不再理会因受到了威胁而软体不稳定的仿生人,走进了事发公寓。

这是个过分干净的现场。

没有四处喷溅的血迹,也没有惨不忍睹的尸体,被害人的尸体被摆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如果不是太阳穴上有个血迹已经干涸带着灼伤痕迹的小洞,她看起来与熟睡无异。整个现场被大量的鲜花环绕,屋角的留声机低低吟唱着蓝调,不知情者或许会将之错认为葬礼而非凶案现场。“没有人动过现场吧?”布鲁斯戴上手套,“没有,我们没动过,但犯案的仿生人——”现场警员因为不知道如何选择用词而僵硬了一下,“……自首之前已经收拾过这间屋子了,所有的抽屉和柜子都是空的,我们连死者的身份都是找房东确认才知道的。”

布鲁斯了然地点点头,房间的温度调得很低,不仅仅是空调的作用。布鲁斯看着抹过通风口的手套上的水渍,仿生人还在通风口撒了干冰,因而尸体腐败速度很慢,已经冰冷僵硬但还没有开始腐败出现尸臭,死亡时间至多五个小时,更具体的时间还要等法医到达才能确定。他环视着房间的布置——凶手无疑下了一番苦心。女孩的床边除了大量的白玫瑰和百合以外还有许多粉色的风信子,它们散发出让布鲁斯想打喷嚏的香味,明亮鲜嫩的颜色与房间肃穆的整体色调显得有些冲突,而留声机很新,根据唱针的磨损程度判断可能是第一次使用。

“异常仿生人在哪?”“在书房,我们暂时把它羁押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它拒绝离开房间,也拒绝回答跟本案有关的任何问题。”警员回答,“我感觉它好像在等什么人。你要要现在去和它谈谈吗?”“现在不。”布鲁斯打发了其他看热闹的警员——这样的人还真不在少数,毕竟仿生人作案这种事听起来就好像自己家里的扫地机器人或者微波炉蓄意杀人一样不可思议。

现在屋子里清静多了。布鲁斯转过身去看着仿生人,卡尔正在看着那具尸体专注地思考,它的帽子没有拉好,一撮固执的小卷毛钻了出来正好落在纤长的睫毛前,看的人心里痒痒的。“你有什么发现?”“这个女孩,布兰妮哈里森小姐患有严重的抑郁。”卡尔垂着眼,光线穿透它的虹膜,让它的眼睛看起来像颗蓝色玻璃珠子。“你怎么知道她抑郁?”这虽然是个问题,但布鲁斯似乎并没有提问的意思。“我分析了哈里森小姐的血样,她生前长期服用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剂(*抗抑郁药物)。”“分析血样?”布鲁斯皱了皱眉,“你——”“韦恩集团模控生命部提升了我的性能,”卡尔似乎很骄傲地站直了身子,布鲁斯这才注意到它实际上略高于自己——或许是为了避免减少压迫感,之前仿生人一直是微驼着背,“我的舌头上具有极其敏感的传感器,可以在三分之一毫秒之内完成对血液及其他化学物质的分析,性能方面超过市面上流通的80%警用仿生人。”“你舔了——”“没有直接舔,别担心,韦恩探长。”说到这里卡尔降低了音量,警觉地四处观察了一下,“是用手指采样然后舔的,没有人看见的。”说着卡尔露出一个纯洁无暇的微笑,向布鲁斯友善地眨眨眼。

布鲁斯的表情有点僵,他抽了口气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放弃了,随后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意味不明地瞧着仿生人挑眉。卡尔瞪大眼睛看着他将手伸进西装内侧兜里——是手机!他要掏手机了!卡尔内心尖叫着,虽然它只被重新激活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但它也不想再重新回到停机的一片黑暗之中。得赶紧阻止他!按韦恩探长的水平,骇进最新型号的防火墙只靠一部手机,对他这种像二战的法国一样全无设防的原型机简直易如反掌。卡尔的中枢飞速运算着,像布鲁斯韦恩这种人,跟他求情是没用的,道歉也只会被视作示弱反而更不被重视,这种时候应该——

“慢着,等一等,韦恩探长!”仿生人大声说,顿时整个屋子里的人视线都集中在了这个脸颊微微涨红,双拳紧张地紧握在身体两侧的年轻男人身上,“我还知道别的!”

布鲁斯停下了动作,但他的手还固执地停在兜里,“什么?”他转过身有些恶意地在仿生人耳边低声耳语。

“哈里森小姐——”仿生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仿佛说出接下来的句子需要更大的勇气,“哈里森小姐在死前吸食了大量红冰。她血样的红冰含量达到了0.27毫克每升,即将达到红冰中毒临界值。”

布鲁斯似乎并不惊讶。“红冰……”他低声低喃,不快的往事化作阴翳蒙上了眉眼,表情回复了卡尔与他初见时的凝重与压抑,带着冷冷的笑意。

这大概是从被强行关机的危机中解脱了出来。卡尔不知所措地看着周身缠绕凝重空气的布鲁斯,不知道为何,它得到了希望得到的结果,却并不因此感到满意。“果然如此。在闻到风信子的香味的时候就在考虑这件事,现在是冬天,尸体死去了至多五个小时,还不至于出现尸臭,这风信子强烈的香气到底是想掩盖什么……”他的手慢慢滑出,五指紧握而微微颤抖。“我去看看异常仿生人。”他拦住路过的鉴识警卫,“他现在还是不开口,是吗?”

“它只是一口咬定自己杀了布兰妮哈里森,要我们把它送去下‘地狱’。”警员面有倦意,漫不经心,“我们很少遇到这么轻松的案子,依我看二十四小时以内就可以结案了。”

“地狱?”卡尔一愣,它检索了这个词汇,得到的只是一片泥泞的硫磺味黑暗。这个词太遥远,也太模糊,玛莎和乔纳森从未向它提起过,他们都不信教,对卡尔来说那仿佛只是“宗教知识数据储备库”中一个落了灰尘的死角。

“就是奈何岛,哥谭河中心的一座小岛。以前是贫民窟,十年前韦恩集团包下了那里并做了城区改造,把那的原住民迁到了考文垂区,将奈何岛作为报废仿生人的集中处理填埋基地,现在那里基本上是无人岛。”布鲁斯的声音像一片迷雾中突然出现的灯塔,带着潮湿的明亮照进卡尔的脑海中,“又被称为‘仿生人的地狱’。”

【TBC】

吃手验尸这个梗我是绕不过去了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