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我决定要做更好的人。

【BS】春夜

#比白开水还清的一发完日常 è¯·ä¸è¦è¢«æ ‡é¢˜è¯¯å¯¼

#赶着世界睡眠日和春分发出来了 

#为什么都是给酥皮带花 æˆ‘就要给老爷带花

正文:

他最喜欢哥谭的哪个季节?

对于蝙蝠侠而言这是个无聊至极的问题,他是哥谭的一部分,对于哥谭的气候除了判断湿度、风力,是否会对他的夜间活动产生影响之外没有特殊爱恨标准。

但,如果这个问题让布鲁斯韦恩来回答——

蝙蝠侠打断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他把这一切归于哥谭,或者说在整个地球范围内悄然进行的温度变化对他心智的扰动。哥谭的冬天,是漫长而单一的。大量的海雾从港口飘向市中心,细密均匀,轻柔阴险,辛西娅褪下月光织成的丝质披肩落成了哥谭的冬天。然而蝙蝠侠知道这位神祗只是穿上了猎装,她的弓箭正在这浓雾中等待着。而这浓雾也遮住了她的眼睛,爱人与仇敌从此没有区别。

如今浓雾散去了。辛西娅捡起了她的衣衫,于是她就又变回了月亮女神,阿波罗神秘而美丽的孪生妹妹。

“今天晚上月亮像女巫揭开慢慢坩埚,露出发光的汤。”

“只有外星大脑才会想出这样奇怪的比喻。”蝙蝠侠哼了一声,他蹲在韦恩塔的某只滴水兽身上,黑色的石像与人影几乎融为一体,距离地面百米的高空没有留下任何搭讪的空间——氪星人例外。

“那你觉得什么样才是合适的比喻?”拥有大都会大学文学学士学位的外星人耸耸肩,他停在与蝙蝠侠相当的高度之上,绷直的脚背和脚踝充满力量的线条让布鲁斯想起那些穿着白色丝袜,缎带紧紧缠在小腿肚上的芭蕾舞者。

不过这位舞技不精的家伙大概只能在他的卧室里演出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月牙,哥谭警用频道还很安静,这允许他多消磨一会。自然界中很难能找到比春分的新月更完美的几何图形,宽一些显得臃肿,窄一些显得单薄。

像克拉克微笑的眼睛。

“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文字游戏。”蝙蝠侠撇下嘴角向空中射出抓钩枪,荡向对面的天台,超人跟在他的身后飞过去,“你今晚就没除了跟着我之外的事可做了吗?”

“我今天下午提前把稿子——”

他的话说没说完,因为蝙蝠侠突然地按住了他的嘴唇。“注意些。”他压低声音用比蝙蝠侠习惯的声音更加嘶哑的声音警告着,手指却毫无必要地按压了一下那呈现健康的粉色而富有弹性的嘴唇。而作为回应氪星人只是眨了眨他在黑暗中也光彩熠熠的蓝色眼睛,于是天上的月牙在他眼中突然一分为二。

“这里没有别人,如果你担心这个的话。”他在布鲁斯花了不必要长的时间才撤回自己的手时微笑起来,“你那些关于秘密身份的意见我都有好好的记住。”

“你该更谨慎些。”

“所以你的夜巡……”他的声音慢慢滑进富有暗示性的沉默中,“还有两个街区。我可不会像你一样依赖能力玩忽职守。”蝙蝠侠清清嗓子,毫无疑问,开始回升的气温,人类的代谢,或者其他鬼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让他变得浮躁。超人,抓住了蝙蝠侠片刻的恍惚,在他放松警惕时猛然凑近,但蝙蝠侠的直觉还没来得及警铃大作他就又退回到了标准社交距离。

“你干了什么?”他瞪着超人。该死的超级速度。即便他再怎么提高反应能力也不可能快过超人。

“什么也没有。”超人拿出了正义联盟主席端庄正直的表情。

频道里响起的熟悉嗡鸣声打断了蝙蝠侠对于超级速度滥用的追究,而超人似乎也打算结束这短暂的拜访。这样夜巡中小小的插曲分别极为自然,通常不需要特别的道别。蝙蝠侠瞥了一眼空中飞舞的披风,打算纵深跃下打开滑翔伞,却又停顿了几秒。“卡尔——”他顿了一下,“我今天会早点结束。”

“所以?”

蝙蝠侠没有回答,或者尖叫着被撕裂的空气淹没了他的回答。

蝙蝠侠即恐惧,蝙蝠侠即复仇,蝙蝠侠即——

“疯子!上帝啊他终于疯了吗?!”械|||斗的几个混混在那个黑色的影子从路灯上从天而降之前就尖叫着跑开了,“他头上戴着的那是个什么玩意!”“让我回黑门吧!”“这太可怕了!”“他们真该把他关进阿卡姆!”

这倒是不错,比他希望达到的效果好得多。蝙蝠侠站在原地沉思着,但不太对头。

远处地上的一片明亮吸引了他的视线。早些时候下了一场时雨留下的积水,于是他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浅浅的水洼投射出自己的影子——

面具下布鲁斯韦恩皱起眉,他面罩的外置雷达(尖耳朵!)上被插上了一朵小花。摘下皮质手套取下花朵,淡粉色,单薄的花瓣,规则的形状,大概是杏桃的花。在随意的把花朵碾成泥之前布鲁斯停住了动作——他凑近闻了闻,让人鼻尖发痒的甜味。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认为蝙蝠侠这是中了毒藤女的花粉吗。他端详着这幼稚的报复,叹了口气。姑且当作物证。他把杏桃花放进腰带的一个暗格中。

这是个很不寻常的夜晚。詹姆士戈登这样想。

“我跟着你给我的线索查下去了,那个工厂确实有问题,但是谁搞的鬼我们还没查清楚。他们——”戈登打住话头有些不安地看着黑暗,“蝙蝠侠,你还在——”

“我在。”黑暗中传来稳定而低沉的声音,“你想来点咖啡吗?”

“什么?”

“咖啡。”蝙蝠侠重复了一遍。

“呃——”戈登感到非常困惑,但凭借多年与这位神秘老友合作的经验,他再一次凭借直觉选出了正确答案,“好啊。我正需要来一杯。”

蝙蝠侠走出那片他专属的阴影,他手上端着两个星巴克的杯子。这有点玄幻,蝙蝠侠排队买咖啡,还要忍受身后笨手笨脚的人踩到他潇洒的披风。他看起来像是会开着蝙蝠装甲车撞塌一面墙然后洗劫整个咖啡店咖啡豆储量的人。

“所以,你遇到了什么好事?”戈登接过了其中一个。

“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觉得你今天有点不一样。”他啜了一口,感到温热的液体让能量充满全身,“所以我猜大概你迫不及待地要做点好事发泄一下你心中的快乐。”

漫长的等待,等待,与等待——

好吧,蝙蝠侠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戈登耸耸肩,他仍然是那个不等人说完话就消失的混蛋。

【end 老爷回家看室内芭蕾舞表演去了(不)】

春天真好啊 æƒ³çˆ¬å±± æƒ³åŽ»æµ·è¾¹ æƒ³åšèŠ±æœµæ ‡æœ¬

春天拯救世界!

评论(1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