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r

Freyr

我爱那个最勇敢的孩子。
以及那个来自🌟的孩子。
查看介绍

【脑洞待成文】At Any Given Circumstance

之前做过的写手绝命挑战破了一百热度要求的短篇

因为最近期末考试周复习任务比较重 先码个脑洞和几个片段

等寒假产这个短篇 

#《时光旅行者的妻子》AU  时间旅行者!克拉克

#主要设定采自N52蝙超

#年龄操作 年下及年上提及

地球的黄太阳带给他冷冻呼吸、x视线、钢铁之躯等超能力之外,还让克拉克罹患慢性时间错位症,每当他感到焦虑或者有较大压力,他就会被迫从自己所在的时空被转移到另外的时空。

因为生物力场,他至少不至于赤身裸体的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时代,但尽管如此,他仍不得不应付数不尽的麻烦,包括但不局限于因压力过大错过大大小小的考试,因过分紧张错过与女孩的约会,或者突然出现在监狱、犯罪现场或者其他更糟糕的地方。

但也有好事。

他曾经回到1954年看到了伯尔尼奇迹惊天大逆转,回到1965年看了那场在Shea体育场的甲壳虫演唱会,回到1977年参加了星球大战的首映礼……

大部分时候他不愿意从他所在的时空被转移走,但也有的时候有一些惊喜会发生。他往往只会在某个时空停留一次,但也有例外——

他一次一次地回到他的父母因为龙卷风而死的那一天,他装成陌生人给年幼不知所措的自己盖上毯子,给消防队打电话,帮忙把那些还能呼吸的村民送到医院……

找到他父母的尸首,拂去他们还没有花白的头发中的细沙。

他一次次地回到那一天,一次次地听着他父母心跳声在风中停止,但无能为力。在那个正确的时空中,还是个中学生的他因为恐惧和不知所措被短暂的传送了。那些他生命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吸引着他,一次次地回到那个时刻,他就像一颗宇宙中的流星,不得不被那些巨大的星体产生的引力吸走,偏离他原有的轨道。

二十二岁时,他来到大都会,遇见了二十五岁的布鲁斯韦恩。这位哥谭的骄子声称他曾经见过克拉克无数次,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找他。这是克拉克第一次遇见他在未来遇见的人,但他并不信任这个花花公子,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和这种人扯上关系。几次布鲁斯尝试着与他交流,但克拉克一直在回避。

天启魔与达克塞德来袭,超人与绿灯侠陷入混战之中,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蝙蝠侠识破了他的真实身份,而随后他意识到蝙蝠侠就是布鲁斯韦恩,这让他更加难以信任对方此前接近自己的动机,但情况紧急,他们不得不暂时并肩作战。在达克塞德的射线击中他以后,超人被天启魔抓走,蝙蝠侠紧随其后,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超人在他眼前,在天启魔的魔爪之中在此被传送到了其他时空。

这是克拉克唯一一次被传送到未来。他来到了一间大宅,迎接他的是一个老人,八十二岁的布鲁斯韦恩。对方极有效率地治好了他的伤,就像曾经做过无数次那样。他给了克拉克战胜天启魔的建议,一张写了几百个日期的书的扉页,以及一个吻,一句诗。他们做了简单的交谈,关于布鲁斯韦恩自己,关于蝙蝠侠,关于克拉克,关于超人,以及关于他们俩。这让克拉克第一次感受到被理解、被包容、被支持。

当他在八十二岁的布鲁斯的帮助下回到正确的时空时,他看见了为了救他自愿被天启魔抓住的蝙蝠侠,以及其他在竭尽全力守护这座城市的英雄们。

当战争结束,他们组成了一个联盟,他也向布鲁斯的坚持与魅力屈服。而在那之后,神奇的是,他一次次的回到布鲁斯成长的庄园,他见证了他在哥谭市下城区的冒险,他父母的死亡,他的第一次侦探调查,他的复仇与宽恕,他的妥协与迷惘——

以及布鲁斯的初恋、初吻、成年时的第一次——

他很少被传送到除布鲁斯之外的时空中,在他与布鲁斯交往、订婚、结婚的过程中,他交错地看到了布鲁斯成长的各个阶段,而他们每一次分别,克拉克都会向他第一次在时间旅行中见到八十二岁的布鲁斯时对方做的那样,向他所遇到的布鲁斯念那首诗作他们的告别语。

当他最后一次被传送时,他在蝙蝠洞,那时候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洞窟,他在那里见到了意外坠落的布鲁斯。他按照之前八十二岁的布鲁斯给他的那张纸上写的信息那样告知了八岁的他每一次自己被传送的时间和地点,布鲁斯把它们记在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本小书上,扉页之后正是那首他们的告别诗。

【几个构思时写的片段】

【战场上的突然传送】

“蝙蝠——”一道红色的闪电从远方赶来,“超人他是不是又——”

当他到达近前时,他看见蝙蝠侠跪在原地,双臂张开着,似乎正搂着什么不存在的东西。黄昏的烈日穿过积云,有一道光正好落在他的面罩上,形成一道明亮的光路,就像在夜里流泪似的。

“他走了。”蝙蝠侠站起来转向他,那道光路消失了。“又一次。”

巴里清楚地听见有什么东西碾过蝙蝠侠的喉咙发出“咯吱”一声,那声音那么尖锐,简直让人心碎。“那我们怎么办?”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我等他。”

【布鲁斯的第一次失败调查】

“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他像一条被网住地鲨鱼一样在克拉克的怀里疯狂地挣扎着,“爸爸妈妈只是随随便便地死了——我做的一切都那么荒唐,没有任何意义——”

“嘘,嘘,布鲁斯,没关系的,哭一会吧。”他把这个年轻的孩子搂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防止他呛住,少年柔软的黑发蹭过他的嘴唇,“这都是有意义的。不管是你父母发生的不幸,还是你做的一切调查,还是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有意义的。”

“什么?”男孩抬起头看着他,泪痕在他脸上形成明亮的光路,积蓄的泪水使瞳孔涣散成悲伤的漩涡。他从没见布鲁斯哭过。他更熟悉的那个布鲁斯总是那个安慰、稳定他的人,他对待克拉克就像对待火焰。

“我看的了意义所在,布鲁斯,而你会也看到的,并且你最终学会了用它指引同样怀疑自己的意义的人。”他更紧地抱住了布鲁斯,“而那也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布鲁斯的第一次告白】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那个洞窟里,你说未来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十五岁的布鲁斯韦恩面色潮红,像是喝醉了酒,也像刚亲吻了一朵玫瑰花。

“是的。”克拉克点点头,少年已经完全褪去了他童年时轮廓圆润的稚气,他能看出几年后那张占据时尚杂志封面和报纸头版的英俊面庞具有的深邃轮廓,“但我想知道——那就是全部吗?”

不是。

他想起昨天晚上结束了夜巡的布鲁斯和他滚在被单里嬉笑着,他先是很轻地吻了他的额头,然后是嘴唇,然后更往下——他的脸也开始烧红了,不,这可不妙,他比现在他面前的布鲁斯年长将近十岁,他可不该是那个头昏脑胀手足无措的家伙。

“当然。”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假,布鲁斯——他的布鲁斯会为这个嘲笑他很久的,在他回到他身边以后,“我们是最佳拍档。”

这让那个男孩沉默了,他看着克拉克,“我——我还以为未来我们会在一起的,就是那种永远在一起的——克拉克,我爱你,很爱。所以未来十年我也在傻乎乎地单相思,是吗?”

【只是一时爽产的 可能不会在正文中采用_(:з」∠)_

目前大概就是这样……希望等寒假我的文力能支撑我把它肝出来……

评论(10)
热度(109)
  1. 重雪晚Freyr 转载了此文字
© Freyr | Powered by LOFTER